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静临】今非昨日 01

原作延伸

13卷后的故事

 




01

田中汤姆的早晨是从一杯乌龙茶开始的。

不同于他的工作,田中汤姆本人的生活是极其正常的小市民日子。闲暇时去佐和子小姐那喝上几杯,最喜欢看的是写满了池袋市井生活的池袋日报,吃得多了也会有夜晚出门散步的习惯。但如若牵扯上他的工作,田中汤姆的生活似乎又并不是那么正常普通。究其原因,还是要归结他的工作搭档——平和岛静雄的身上,这个被无数人称为池袋最强的男人。一身不属于人类的巨大蛮力,以及与之恰好匹配的火爆脾气,造就了平和岛静雄整个人如原子弹般爆炸的存在。不过说到底,这也都是旁人口中的夸大之语,毕竟他们并不知晓这份酷似野兽外表下,平和岛静雄真正的模样。

但,又该如何正确形容这个人呢?

田中汤姆喝完最后一口浓茶,看着原本树立着的茶叶静置杯底,思索半天却始终无果。他整了整有些皱巴的衣领,最后将茶杯与吃完的早餐盘子一股脑丢入洗手池,把手上的水渍擦抹干净,戴上度数不高的眼镜,准备投入一天的忙碌之中。

好巧不巧,走在路上正好接到了平和岛静雄的电话,哪怕一起工作这么多年,这位他人口中可怕的池袋最强,依旧用着前辈这样古板的尊称,语调不急不缓,与打架时愤怒嘶吼的声音比起来判若两人。

“前辈今天还是老地方么?”

“是啊,静雄你是有什么事么?”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新罗那家伙让我搬点东西,前辈你知道的,那家伙快结婚了。”

“这样啊。”说话之间田中汤姆已经到了平时约好的地方,将举得有些僵硬的左手换到右手,“反正今天工作量也不多,晚点来也没事的。”

“真是麻烦前辈了,我一定尽快赶到。”大概是岸谷新罗催得紧,已经能从平和岛静雄的手机那头听到他高亢的叫声,一如既往咋咋呼呼,果然一句简单的感谢之后他就匆匆挂了电话。

田中汤姆把手机放回衣服里,抬手看看手表,天色尚早。罕见的,他有些无事可做。平日里平和岛静雄总是早早来到这里,而他所要做的也只是冲这位认识很久的后辈说声早上好即可,少有的轮到他来等待的时候。

清晨的池袋像是仍陷入沉睡的孩子,没了往日里的闹腾劲,有的只是偶尔几个晨跑的年轻人,以及像他这样过早到来的上班族。广场那头的喷泉处也没了动辄聚首的小混混,有的只是推着早餐车的大妈们的吆喝声,以及顺着街头咖啡屋传来的淡淡香气。

田中汤姆拿着顺道买的咖啡,坐在离和平和岛静雄约定地方的不远处,见身旁刚好有免费的报纸,便顺手抽出一张。视线快速从上而下的扫视,发现依旧是那些老生常谈的话题。诸如都市传说里的黑色摩托,神秘到不可追踪的Dollars,人人都乐于津道的池袋最强。虽说大致看上去依旧是与以往一样的池袋,但田中汤姆知道有些东西已经彻底变了。

那次被罪歌支配的人群袭击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从俄罗斯杀手到情报贩子,从被炸毁的大楼到决斗的屋顶,反倒让现在的池袋看起来似乎要平静许多。田中汤姆换了个让自己更为舒服的坐姿,铺平了放在膝盖上的报纸,手边的咖啡早已见底,浓重的苦涩味回荡在唇齿间。继续翻阅几页,说的都是些无痛关痒的话题,直到最后一面的广告也被翻完,田中汤姆这才理了理被自己翻乱的报纸放回报刊架上。硬要说的话大概是先前的大新闻太多了,几乎每时每刻的池袋都在瞬息万变,像是一盘将要下完的棋,越是在最后关头越是显得精彩,从而趁得现在的池袋略显无趣很多。倒不是说他田中汤姆多喜欢刺激的新鲜事物,毕竟他只是个毫无超能力的小人物,所以相比起来自然更喜欢这个和平的池袋。只是在见过太多之后,再度看着在初生太阳下逐渐复苏过来的城市,不免有些唏嘘不已。

那场大战过后有太多人离开,而这些过分精彩的大人物走时也恰好带走了池袋最为精彩的部分。田中汤姆不可自制地想起那个情报贩子,那个名为折原临也的可怕男人。其实他对这人并未有太多好感,或许整个池袋都没人对他有好感。这个举手投足间仿佛游戏人生的家伙太过高傲,那样轻蔑的态度也太过让人讨厌。而且究其根本,大概就是他是平和岛静雄的死敌吧。哪怕是自诩成熟大叔的他也不可免俗地有着护短心态,毕竟折原临也那家伙可是打算要杀了自己后辈的人。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田中汤姆又是极其佩服这个人的。将世界玩弄于股掌之中这种事还是少有人能有勇气做到的,虽说那家伙最后的结局并非多么好看,但折原临也那样的人也是不需要其他人过多的怜悯情感的。并且在田中汤姆心中,也只有他和平和岛静雄两人,才能将彼此逼上绝路,或者说是将自身的极限发挥到极致,那种从内心深处萌发出的想要杀死对方的坚定信念,某种意义上来说,折原临也的离去也正好带走了属于平和岛静雄的一部分,毕竟再也不会有人让他露出如此可怕的表情了,也再不会有人让他如此愤怒了。

思来想去之间,时间已经过去大半,待到田中汤姆再度抬头,已经能看见街头那边平和岛静雄向自己奔来的身影。依旧是百年不变的酒保服,为了方便跑步而放进口袋的墨镜,扎眼的金发在清晨的日光中熠熠生辉,许是瞧见了自己,平和岛静雄在不远处就抬起了手臂,面上带着欣喜地挥了两下。田中汤姆楞了楞,随后也微笑着回礼。

“前辈等很久了么?”平和岛静雄微微喘气,因为一路小跑过来胸腔还在剧烈起伏着。

“也就一会。”田中汤姆笑着回道,“静雄你要喝点水不?等你缓过气了我们再去工作也不急。”

“我没事的。”平和岛静雄抓了抓头发,咧嘴笑了两下,“不能再耽误前辈的时间了,我们快去工作吧。”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好吧。”

田中汤姆看着把墨镜拿出来准备戴上的平和岛静雄,看着对方早已超过自己大半个脑袋的个子,不由得想起很早之前刚认识这位后辈时候的事。

那时候自己刚从便利店买了啤酒准备回家,雨色朦胧中恰好看见了站在广告牌前的那个一头金发的身影。说起来这个发色还是他自己建议的,未曾想过这位后辈如此听话,居然真的第二天就染上了。说到底他田中汤姆不是个多么有善心的大好人,也不是看见一个无业游民就会积极上前给对方找工作的那种。只是那天自己印象中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后辈居然会在雨中露出如此落寞的神情,加上环绕在四周的朦胧烟色,一身湿透的狼狈模样,不知怎的,田中汤姆就突然升起了带这家伙一起工作的念头。很多年的后来田中汤姆都无比庆幸自己当初的高明决定,显然平和岛静雄似乎就是为这个工作而生的,他骨子里的善良让他手下留情,但大脑里的愤怒情绪又让他很好的达到恐吓效果,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仿佛暴力化身的男人的确是个绝佳伙伴。

“今天又是红灯区么?”走在半路上,平和岛静雄突然开口问他,虽然有墨镜遮挡,但也不乏田中汤姆能瞧见这个男人面上隐隐浮现的红晕。

“这都多少次了静雄,你也多少该习惯了。”谁又能想到这样一个暴力化身的男人居然还有如此纯情的一面,田中汤姆不由得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这并不是习不习惯的问题。”平和岛静雄急于解释的时候总会恨不得手舞足蹈,说实在的,这样搞笑的样子很与他即将到来的所作所为极不相符,“我有些受不了那些脂粉味,还有,你知道的,她们总喜欢扑上来什么的。”

听到这个形容田中汤姆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他推了推眼镜,笑着说道:“静雄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到现在都没谈过恋爱?”

“这个……”平和岛静雄掩饰性地推着墨镜,不知是想到些什么,并没有如田中汤姆所料第一时间解释或者反驳,“前辈你这可就难为我了,说真的我不太能分得清那种感觉,而且实质性的谈恋爱的话的确没有。”

这番模棱两可的话语让田中汤姆不由得来了兴趣,“或者你可以说说看,我还是挺乐意洗耳恭听的。”

“就比如小时候每天路过的那家面包店的老板娘?”平和岛静雄挠挠头,试探性地开口。

“嘿!那种可不算。”田中汤姆立马反驳,“那最多只能算是有个人对你好然后你有些感激吧。”

“但至少因为她,我喜欢上了喝牛奶。”平和岛静雄很认真地说着。

“那毕竟还是小时候,心智还有些不成熟。”田中汤姆漫不经心地说道,“不如说说长大之后,如果按照你的理论来说的话,有没有因为什么人而心境发生改变?”

田中汤姆说完继续往前走,可走了几步却发现身后没了脚步声,诧异回头才发现平和岛静雄不知为何低着头看着脚尖陷入了沉思,竟然连路都忘了走。

“静雄——”

“我认为这样说不对!”他突然大声起来着实吓人一跳,田中汤姆推了推差点被弄掉的眼镜,有些错愕地看着抬头走过来的平和岛静雄。他像是想起什么深恶痛绝的人一般面色有些扭曲,双手无意识地交叠揉搓,显得焦躁不安。“这样说起来也太以偏概全了,心境的改变是分很多种形式的,并不是存在就证明那种感情了。”

他说的话让人有些毫无头绪,见田中汤姆一副迷惑表情,大概平和岛静雄本人也自知,捂嘴掩饰性地轻咳一声,几步越过面前的人快步向前走去,末了还不忘回头喊道:“前辈,快走吧!”

“所以说……这家伙刚才到底想到谁了啊。”田中汤姆摸摸脑袋有些不明所以。

除却这一段小插曲,今天工作的完成还是相当顺利的,毕竟当一听到池袋最强的大名时,对方几乎就立刻哆嗦着准备上交欠款了。结束完一天的辛苦劳作已经是暮色时分,两人在回家路上都不约而同地点上一根香烟,漫无目的地在烟雾缭绕中观赏夕阳下的池袋。

这时候的池袋似乎更像田中汤姆记忆中的池袋了。尚未走到露西亚寿司店门口就能听见赛门一口俄罗斯式的日语叫卖声,街头巷尾藏匿着形形色色穿戴不同颜色的小混混,无数少年少女或坐或站相互交谈于广场附近,甫一抬头还能看见巨大LED屏幕上平和岛幽的最新广告视频。

“前辈,关于今天我们讨论的那个话题。”正当田中汤姆正看着边上杂耍卖艺看得兴起时,平和岛静雄蓦地开口,声音低哑到仿佛在掩藏着些什么。

“啊?静雄你说什么?”奈何他的声音被四周突然高亢的喧闹声所盖过,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马路上那辆黑色摩托给吸引过去,就连见惯不惯的田中汤姆也随大流地掏出手机准备拍上两张。

见自己的话就这么不了了之,平和岛静雄也未生气,面对田中汤姆后知后觉地疑惑,他只是说了句没事,随后摸摸鼻子又把头转向其他方向。视线顺着交警车后面闪烁的灯光往上爬,最后落在了黑色摩托头顶的天桥上。平和岛静雄忍不住揉揉眼,再眨两下,随后在看清楚上面一个人都没有时才放下手。

“静雄,走吧。”田中汤姆拍了拍正在发呆的平和岛静雄,指了指回家的方向,“早点回家,明天接着早起啊。”

“好的,前辈。”平和岛静雄收回目光,跟着身边的人慢慢转身走远。

身后嘈杂的声音如潮水般消退,月光渐渐顺着街道洒满两人的肩头,他们的前面是漫无止境的回家之路,而他们的身后,依旧是那个瞬息万变的池袋城市。


-TBC.

下一章说临也。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2)
热度(81)
  1. 鲸鱼森Mercury. 转载了此文字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