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静临】今非昨日 03

原作延伸

13卷后的故事





前情提要:01 02





03

毕业典礼的当天龙之峰帝人起了个大早,一番洗漱过后便迫不及待地准备出门,昨夜被熨烫整齐的校服被叠放在床头,拿起时还能闻到清冽的皂角味。这大概是最后一次再穿校服了吧,摸着被洗得有些发白的衣领,龙之峰帝人这样想着。依旧是熟悉的浅蓝外套,与往常一样的着装打扮,在踏出家门的那一刻,一切也都似乎和平常没什么两样。若是放在以前,这大概就是他最讨厌的日常了吧,一沉不变,死气沉沉。

接受日常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呢?硬要细想的话,自己也没办法好好回答。因为从一开始,除了龙之峰帝人自己,就没有其他人知道他是如此地向往非日常,毕竟最初也并未有人能窥探到那张随遇而安的外表下一颗躁动的心。其实最开始收到纪田正臣的邀请时,他是高兴的,哪怕是在人流攒动的地铁站迷失了方向,也依旧不能浇灭半分他对于即将到来的非日常的期待。而事实也的确如此,他的新生活也就此从变幻莫测的池袋所展开。

池袋的清晨是少有的安静,这个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沸腾着的城市终于停息了半分,虽然知道再过几小时这个地方又会恢复往日的喧哗,但龙之峰帝人依旧选择享受片刻这难能可贵的时光。

路过熟悉的街角时,他不由地想起初来乍到的那天,也是同样的地方,耳边回响着纪田正臣欢喜的叫嚷,夹杂着呼啸而过的风声,满眼都是那道疾驰而过的黑色身影。想来缘分就是在那时结下的,亲眼目睹了谜一样的都市传说,被池袋最强丢起的自动贩卖机,现在回想起来,龙之峰帝人自己都不由地感叹着他的好运。那些惊心动魄的战斗仿佛还是昨日,鼻尖还残留着战场的硝烟味,耳边回荡着好友的嘶吼,而当看到毕业典礼的通知时,这所有的一切又都好像是大梦一场,难以苏醒。

再抬头,不远处已经能瞧见学校门前拉起的巨大横幅,周遭来往的学生也多了起来,和他一样穿着可能不会再穿的校服,神色间带着对于未来即将来到的憧憬,每一个毛孔都流露着独属于年轻人的朝气。好像是被气氛感染,脚步也逐渐变得轻快,龙之峰帝人加紧了步伐,穿过层层人群,努力奔向自己要去的地方。

 




因为是最后一天待在学校,除却上午例行组织的毕业典礼,学校还更加人性化地留给毕业生们更多的时间与这个布满青春回忆的地方做最后的告别。

结束上午的日程,龙之峰帝人便和圆原杏里匆匆赶往目的地——教学楼的天台。说来也巧,与他们交好的很多前辈们都毕业于来良学院,于是大家决定趁此机会故地重游,不仅庆祝了他们的毕业,也正好再回到这个老地方看一看。

“好像新罗先生他们都到了。”圆原杏里一边走一边偏头说道。她说这话时恰好两人路过一片樱花林,粉红色的花瓣纷纷扬扬下落,遮挡住了龙之峰帝人的视线,只能瞧见少女躲藏在满目樱色后面的姣好侧颜,以及耳畔萦绕着的熟悉的柔软声线。

“说的也是呢,看来我们要加快脚步了。”龙之峰帝人笑着回答道。

时至今日,身边的人依旧不能理解为什么他还没和圆原杏里在一起,明明两个人都互生好感,单独邀约更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但嘴上依旧是客客气气的“龙之峰君”和“圆原同学”,这样看似生疏实则亲密的关系一保持就是整个三年,到了最后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禁想问自己这个问题。他们依旧会见面脸红,说话时忍不住抓耳挠腮,一个不经意地手指相碰都能彼此道歉好半天。但不同于最初,此时此刻的他们又是如此地了解彼此,每一个眼神都交递着共同讯息。

也许需要一个契机,龙之峰帝人想,这就好比做了太久的朋友,只剩一个小小的突破口,剩余的一切都能水到渠成。

胡思乱想之余,竟已经顺着楼梯走到了天台门口。隔着墙壁,就能听见那头熟悉的喧哗声,龙之峰帝人偏头,对上圆原杏里的眸子,那里面写满了和他一样的情愫,两人都忍不住一笑,伸出手碰上了门把。

“呜哇!帝人你终于来了!”

“哎呀帝人君你们好慢啊,还是和杏里酱一起来的!”

“哈哈哈都快毕业了快趁势表白呀!”

入目的依旧是那一张张熟悉容颜,新罗先生一如既往的调侃,门田先生温和的笑容,在一旁一直起哄的游马君和腐女姐姐,罕见地连平和岛先生和汤姆前辈也来到了这里,视线游移,最后还是停在了那个冲着自己挥手的金发少年身上。

岁月似乎在纪田正臣的身上并未停留太多,依旧是醒目的金发,嘴角勾起的弧度也未曾改变,甚至连说话的语调都和记忆中的一样,永远是那样轻快活泼,仿佛今日头顶的灿阳。

“哟帝人!已经激动到话都说不出来了吗?”纪田正臣几步上前,上下打量着已经有些呆傻的死党,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对方凌乱的头发,笑嘻嘻地说道。

“正,正臣君!”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由内心迸发,流经四肢百骸,最终尽数汇集到了眼眶,若不是龙之峰帝人下意识地抽了抽鼻子,怕是要顺着面颊滑落。虽说那次大战之后他们早已和解,三个昔日好友在病房里抱头痛哭的场景仍然历历在目,但这依旧无法改变纪田正臣离开池袋的事实。尽管嘴上说着永远的朋友,但真当尘埃落定,世界再度回到过往的日常中时,龙之峰帝人这才发现自己早已熟悉了那人无时无刻地喋喋不休,以至于在没了那些聒噪声音时不免失落良久。

“好久不见啊帝人。”

“正臣……”太过激动的后果就是嘴里来来回回除了这个名字再说不出第二个字,要不是纪田正臣一把拉过他用手死命地折腾了几下那可怜的头发,龙之峰帝人仍有点回不过神来。

“我知道你很高兴见到我,但你可别露出一副快要哭了的表情哦。”

“谁,谁会哭啊!”

“呜哇!我都看到了!眼角那个闪亮亮的东西!”

看着面前人睁大了眼睛搞怪的样子,不由得让他想起三年前池袋地铁站那个和自己说冷笑话的少年,一时间两个身影重叠,依旧是那个神采飞扬的模样,恍惚间龙之峰帝人仿佛又回到了昨日。不一会圆原杏里也加入了聊天,三个老友彼此交换了视线,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一番叙旧之后,龙之峰帝人才知道原来认识的许多前辈都是毕业于来良学院。而现在这些早已出入社会的大人们再度像一群学生一样嘻嘻哈哈地围坐在天台,一同聊起了那些尘封在记忆深处的峥嵘岁月。

“原来新罗先生和平和岛先生高中就认识啊。”看着笑眯眯地说起自己高中的岸谷新罗,龙之峰帝人忍不住睁大了眼。

“不只是静雄哦,其实临也和和小田田也是在这里认识的。”

听到某个名字的时候龙之峰帝人不由地哆嗦了一下,却罕见地没有听到来自于池袋最强的怒吼,他偷偷拿余光四下搜寻着平和岛静雄的身影,这才发现那人正站在离他们最远的栏杆边上抽烟,龙之峰帝人这才松了口气,感觉自己像是免去了一场世界性灾难。

“那静雄先生和临也先生那时候就已经结下梁子了?”按耐不住内心的好奇,龙之峰帝人小声地问了出来。

“是这样的哦。”岸谷新罗拿手摸了摸下巴,一副像是在回忆的样子,吊足了周围不明真相的小辈们的胃口,“说起来他俩似乎就没有真正友好相处过一次,明明我一开始还希望他们能成为好朋友呢。”

好朋友……那个折原临也和平和岛静雄?几个少年少女不由地在内心想象了下,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说起来这个地方也是很怀念呢。”岸谷新罗环望一周,感叹道:“以前临也总喜欢在这里看静雄,因为这里可是能看到全校的最好位置,有的时候静雄不来上课,临也就翘课跑去天台看,发现目标之后立马就找人去骚扰静雄。说起来他也真是锲而不舍,哪怕被揍了无数次都不长记性继续去招惹静雄。”说起以前的事时,岸谷新罗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许多,眼里没了那些戏谑情绪,更多的则是沉浸在过往回忆中。

“说起来真是怀念以前呀。虽然他俩天天打架,但说到底都还是半大的少年,脑子里想也都是第二天还要见到那个家伙,哪像现在……”最后的尾音消弭在了无声的静默中,岸谷新罗没有再说下去,他很快收起了脸上略显忧愁的表情,再一睁眼,脸上又恢复了平时的笑容。他在几人的视线中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白色大褂,冲不远处的其他人挥了挥手,最后转头笑着说道:“时间也不早了,不如一起去赛门那里吃一顿吧!我可是有优惠券的哦。”

这话一出,龙之峰帝人这才发现太阳已经半沉入了地平线,游弋的云也已被残阳染成了驼红色。身边的人有说有笑地准备向门外走去,发愣之余,纪田正臣和圆原杏里已经走出去老远,正回过头来向自己招手。龙之峰帝人应和着,但他的目光却不可自拔地黏着在那个栏杆不远处的两人。

夕阳将岸谷新罗的面容染得绯红,他像是在和平和岛静雄说着什么开心的话题,笑意直达眼底。或许是刚才的谈话勾起了回忆,龙之峰帝人想,他瞧着岸谷新罗把手往栏杆外面伸,像是指着外面的操场说着什么。平和岛静雄面色有些不耐,显然那并不是他喜欢的话题,但这位池袋最强并没有放任怒火,而是选择把烟掐灭任由身旁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他们大概会说些关于年少轻狂时的蠢事吧,讨论着点点滴滴独属于来良学院的回忆,可能中途会停顿几下,因为一定会不免想起临也先生,然后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将谈话进行下去。

“帝人!你在做什么啊!他们都要走了哦!”

“来了!”

但不论怎样,那都是已成昨日的事实了。




 

那天晚上大家闹得很晚,嘴上说着庆祝他们顺利毕业,其实说到底不过是想找个聚会的借口罢了。作为主角的龙之峰帝人免不了被拉着喝了几杯酒,要不是最后被纪田正臣拉了过去,估计就要醉倒当场了。但尽管被及时拽走,龙之峰帝人的情况也好不了几分,酒精灼烧着他的神智,眼前一片昏昏沉沉。迷迷糊糊中能感觉到有一双放在他的额头上,略带凉意的指腹拂过滚烫的面颊,龙之峰帝人惬意地不由低吟一声,而那手的主人也在听到他的声音后手指一颤,但并未收回。后来龙之峰帝人感觉自己的头被放在了一处柔软地方,像是谁的膝盖,一呼一吸间还夹杂着清冽体香。他睁眼,果不其然,抬眸就是圆原杏里姣好的侧颜。少女正侧着身和别人说话,但右手却始终没有从他的额上离开。

龙之峰帝人突然就想起下午新罗先生说话时的语气,那是对于过去的扼腕叹息。哪怕再厉害的人物,也都有着想要重来一次的冲动,为的只是不再让自己回首过去时再发出遗憾感叹。不知为何他忽然就想通了,像是黑暗中摸索的旅人,找到了寻觅已久的突破口。

他拽了拽圆原杏里的袖子,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中轻声说了一句话。

“我喜欢你。”


-TBC.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3)
热度(52)
  1. 鲸鱼森Mercury. 转载了此文字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