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静临】今非昨日 04

原作延伸

13卷后的故事






前情提要:03





04

岸谷新罗即将经历一件人生中的头等大事。亦或者说,是对于他本人而言不会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

和塞尔缇结婚是所有人都预料之中的事。或许对于从一开始就处于同居的两人来说,这只不过是让同居合法化的程序而已。甚至于当他兴致冲冲地向朋友们宣布这件事时,大家都是一脸“啊,你们终于要领证”了的表情,让准备给大家惊喜的岸谷新罗一个深深地挫败感。但很快天性乐观的他就忘记了这个小插曲,转而继续大谈自己的婚礼。

当大家第N次否决了岸谷新罗执意想穿那件百年不换的白大褂去参加婚礼时,门田像是意识到什么发出一声疑问语气,“说起来塞尔缇的头不是又给新罗你砍掉了么?那结婚时候要怎么办?”

这个话题立马引起大家一片共鸣,宣扬浪漫主义的腐女姐姐第一个从椅子蹦起来说着新罗你这样交换婚戒了之后不就不能当场亲吻了么。几个刚刚毕业的年轻少年少女也在一旁七嘴八舌,听得岸谷新罗晕头转向。

再度砍掉塞尔缇的头是在那次大战之后的事。说起来也有些想笑,为之执着了那么久的事物,哪怕终于得到,最后也不得不因为种种原因而再度放弃。每每新罗回想起时,也总有些不是滋味。但他从未后悔当初的决定,罪歌在手上很重,沉甸甸地压得他抬不起手腕,但即便如此,也依旧不能阻挡他挥刀而上的决心。

话过三巡,话题早已跑偏到了不知什么地方,再等岸谷新罗从回忆里挣扎出来时,大家伙已已经讨论起婚礼邀请人的名单。岸谷新罗楞了楞,但很快熟悉的笑容又重回到了面上,他忍不住低头笑了两声,随后像往常一样神经质似的大呼小叫地加入了热火朝天的讨论中。

是啊。说到底这些人都是知根知底的,适才的话,也不过是照例对他的打趣罢了。

因为要娶的是都市传说里的无头骑士,婚礼自然不可能办得多大,况且岸谷新罗本来也就没那个想法。要不是小伙伴们非要吵吵嚷嚷地来个正式婚礼,不然他早就偷偷拉着塞尔缇去民政局扯个证继续回家过着开开心心的小日子去了。但既然要办,肯定就要上点心,按狩沢绘理华的话来说,这可是一个女人一生当中最重要的时刻。邀请的人没有太多,岸谷新罗虽然面上总是笑嘻嘻一副好脾气的样子,其实对于朋友这种东西也是挑得很,不然也不会直到高中真正算得上走心的也只有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两人。想到这,岸谷新罗不禁有些郁卒,他本想着请些自己和塞尔缇的朋友加上爸妈就成了,但偏偏这些朋友又不是全都能请得来的,若是普通朋友也就罢了,偏偏那两个家伙都对他不言而喻,真是脑子都给想痛了。

龙之峰帝人坐得离他近,自然很快就瞧见了岸谷新罗皱着脸的样子,听着耳畔大家伙讨论的话题,龙之峰帝人很快就知晓了岸谷新罗究竟犯难在何处。大概是前段时间聊过这种事情,想起上一次天台相见岸谷新罗说起高中往事时脸上的落寞,以及谈话之间语气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叹息,龙之峰帝人摸摸鼻头,悄悄凑了过去。

“新罗先生是在想那两个人么?”龙之峰帝人眨眨眼,岸谷新罗很快就会了意。又恰逢狩沢绘理华几人又把话题引到了ACG上,高亢的声音刚好让周围人都注意不到这两个人的悄悄话。见岸谷新罗默认,龙之峰帝人犹豫片刻就大着胆子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对方。

“或许新罗先生可以试着邀请看看?”龙之峰帝人挠挠头发,“平和岛先生和折原先生的深仇的确有目共睹,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两人都是新罗先生最要好的朋友,自己的婚礼邀请好朋友来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他顿了顿,继续说下去,“而且我总觉得,经过了那么久,或许很多事情已经变得不再像我们所认知的那样了。”他说这话时不禁想起前段时间自己对圆原杏里的告白,虽说这两件事不能一概而论,但龙之峰帝人依然坚信有些事真的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悄然改变。

“我也不是没有那么想过。”岸谷新罗收敛起笑颜,面色罕见地有些茫然,“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俩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如果从源头想想一切还要归咎于我,毕竟最开始介绍他俩认识的人是我。”

见岸谷新罗语气里满含着自责,龙之峰帝人有些着急,他连忙出声打断,语速都不自觉地快了几分。

“那都不关新罗先生的事!”骤然拔高的声调一下子引起了他人的注意,龙之峰帝人连忙低下头,放轻了声音,但眼睛依旧一瞬不瞬地盯着岸谷新罗,灰蓝色的眸子里似乎有火焰跳动。“这只是一个婚礼,而新罗先生现在只是想邀请自己的好朋友来参加婚礼,再没有其他任何事情了。他们的过去,他们的纠葛都跟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

岸谷新罗一下子没有适应过来如此态度如此强硬的龙之峰帝人,还未等他出口,少年像是意识到了自己此刻的语气,面上一红,语气倏地放软,甚至还带了点结巴,丝毫没有适才咄咄逼人的样子。岸谷新罗忍不住扑哧一笑,看着龙之峰帝人慌乱的样子没有半点不悦。他这才意识到面前的少年曾经也在池袋掀起过多少风云,但放眼现在,也不过只是个刚刚毕业的毛头小子罢了。

“是我想多了。”岸谷新罗忍不住叹了口气,连小他几岁的少年都知道的浅显道理自己却身陷囹圄想不通彻。他伸手摸了摸龙之峰帝人还有些乱翘的头发,嘴角挂起与往日一样的笑容,“这次谢谢你了,帝人。”

 




说到底为什么会和那两人成了朋友?岸谷新罗也为此想了很久。

与平和岛静雄的相识源于小时候对方超乎常人的举动,诸如砸桌子、拔电线杆、砸冰箱等等。出于对人类身体病态般的喜爱的本能,岸谷新罗几乎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这个家伙,并且死皮赖脸地凑了上去,每天都想着如何才能解剖掉这个神奇的家伙。这样想起来那时候的静雄也是挺有耐心的,岸谷新罗摸摸鼻头想到,毕竟当时的自己天天围在他身边吵吵闹闹烦不胜烦,平和岛静雄居然能忍下滔天怒火没有把冰箱砸到自己的头上,想想也是福大命大。

不同于平和岛静雄的简单粗暴,折原临也完完全全就是一团迷雾,神秘而看不透彻。当然这只是岸谷新罗最初的想法,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这家伙也是意外地好懂。嘴上说着喜爱人类,热爱观察,表面上无所畏惧,骄傲自信,可相处久了才知道并非这么一回事。岸谷新罗不禁回想起面对间宫爱海时他对折原临也的评价,因为内心太过脆弱所以一开始就采取了回避一切的方式去爱人类。

那新罗你自己呢。

坐在一旁的塞尔缇手机飞快地打字,把手机举到他面前问道。

即便脖颈之上只有屡屡黑烟,手机上显示出来的字都无法带着人类的语气,岸谷新罗依旧能从她的字里行间感受出对自己的关心。

我啊。岸谷新罗脸上又浮现出那种没心没肺的笑,仿佛刚才说着沉重的人不是自己一样,他像只无尾熊一样一把扑到塞尔缇身上,在心爱女人的惊呼中满意地蹭了蹭,语气亲昵地说道。

我啊,只要爱着塞尔缇就够啦。

 




因为岸谷新罗和塞尔缇两人都执意不需要太过隆重的婚礼,所以诸事很快就被办妥,日子也在这一天天的忙碌中悄然临近。

婚礼现场被选在了池袋某个不知名的小教堂里,说来也算是门田他们能耐,能在这整日人声鼎沸的城市里寻到一处僻静安宁的教堂。当天大伙都到的很早,尤其是新郎本人,更是兴奋到彻夜未眠,明明自己未来的妻子就睡在旁边。伴郎伴娘选的是帝人和杏里,虽然大家都知道与岸谷新罗关系最好的是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但为了安全起见,并没有将那两人放到伴郎的位置上,再者说,折原临也这个人出现的可能性也是十分低下。毕竟不管怎样平和岛静雄都是一定会到场的,而那次大战所有人都有目共睹,更何况现在折原临也又不知去向,自然也就没什么可能出现在婚礼现场。龙之峰帝人听到狩泽绘理华几人的声音时下意识地看了眼身旁岸谷新罗,对方也只是气定神闲地整理着西装,感受到了视线后也只是转头冲他笑了笑,一点异样都没。

平和岛静雄和田中汤姆来的比较迟,人还未到,就能听见他骂骂咧咧的声音,说着什么今天催债太不顺利要不是前辈来着不让打人早就能来。

“我说静雄,今天好歹是个大日子,你怎么还穿着酒保服?”岸谷新罗一见到好友就大呼小叫起来,仿佛十分不满今天对方的服装。

“我还以为你这家伙今天会穿着白大褂出席婚礼。”平和岛静雄上下打量着岸谷新罗,看着被西装革履衬托地帅气十足的新郎,咧嘴笑了笑,“不过你这样挺帅的,不过估计也仅此一回了。”末了还不忘损对方一句。

气氛很快就在你来我往的一字一句中被炒热,岸谷新罗被众人簇拥着嬉笑了好一阵子,直到牧师走了出来,大家才嘻嘻哈哈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等到人声渐渐平息下来,牧师才清了清嗓子准备开始仪式。

岸谷新罗觉得领带有些紧,勒得他呼吸急促,手心也在冒汗,一点点沾湿白色手套。罕见地他有些紧张,非常紧张,那些哪怕面对危险的病人都能不动声色地勇气全都消失殆尽。为了平息心间的波涛汹涌,岸谷新罗开始回忆起自己与塞尔缇的点点滴滴。幼时初遇,少年情愫,过往爱恋,那些景象一幕幕呈现在他的眼前,里面皆是那个让他爱到骨子里的女人。待到牧师说完最后一句开场台词,礼乐声响起,大门随着无数白玫瑰花瓣的飘花缓缓打开时,岸谷新罗才缓缓睁眼。随后面前的身影与记忆中重合,对接,最后拼接到一起。岸谷新罗的眼睛慢慢发亮,里面盈满了光,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如潮水般褪去,滞留眼底的,只剩下面前的这个人。她虽然没有头颅,无法大声呼喊,但岸谷新罗依旧从那台小手机的文字里听到了一个温柔声音。

说着我愿意。

 




平和岛静雄没有坐在前排,而是和田中汤姆挑了个后排观看婚礼。尽管他不爱热闹,但也依旧被此刻的氛围所调动,忍不住伸手鼓起掌来。

“今天临也应该不会来。”身旁的汤姆前辈也顺势鼓掌,嘴里漫不经心地说道。

平和岛静雄的手掌有一瞬间的凝滞,但很快又放松下来,他的视线掠过前排欢呼的众人,顺着整个教堂望了一圈,最后又回到了前辈身上。“他回来的。”平和岛静雄沉声说道,如狼般的视线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田中汤姆显得有些无奈,“他来了你又要做什么呢?好歹那家伙是新罗的朋友,你总不能在婚礼上杀了他吧?”

平和岛静雄被问得喉咙一哽,他下意识地就想反对前辈的话,但那句我不会杀他却怎么都没能从嘴里蹦出来。

“我有分寸。”过了半晌,才干巴巴回了这么一句话。

“但愿吧。”田中汤姆显然不信,伸了懒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看着新娘将手里的捧花扔了出去,然后在众人的欢呼中落在了圆原杏里的手里,“不过你要是真想让那家伙死,我们直接去新宿得了。”

“我……”平和岛静雄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最后在田中汤姆诧异的眼神中站起身,“这里有点闷,我去外面透透气。”说罢也不顾还在婚礼的现场,步履匆忙地走了出去。

“今天真是奇怪啊……”田中汤姆看着拿着捧花一脸羞涩的圆原杏里,忍不住叹了口气,嘴里嘟囔道,“可别静雄一出门就碰到那家伙啊。”


-TBC.

下章就碰面啦。


你们的喜欢和评价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4)
热度(51)
  1. 鲸鱼森Mercury. 转载了此文字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