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安清】曾几何时下雪之日 06(完)

本丸日常

冲田组清水无差

完结撒花




前情提要:05




6.最后一场雪

加州清光第三次涂歪了指甲,原本圆润饱满的色泽被失衡的薄红打破,像在这白生生的肌理上多划了道口子,显得狰狞又突兀。微弱的烛火被从门缝间溜进来的风吹得晃动几下,将盘腿而坐的人在纸门上打出层层叠叠的影子。加州清光从一旁抽出一张手纸,默默把多余的红色擦掉,抬手想继续涂抹下一个,半晌又盯着指甲发起呆来。

他以前没觉得涂指甲是件难事,早些时候都是自己一人偷偷找个角落捣鼓的,反复练习也终于是弄得像点样子。要不是后来大和守安定来了兴趣,每每都要将毛刷抢过去自己玩了起来,也不至于最后形成了习惯,再回到一个人反倒又成了最初的笨拙模样。越想越是出神,加州清光索性托腮端详着自己的手指,脑海全是大和守安定埋首为他涂抹时的样子。打刀神色虔诚,小心翼翼的动作如同对待稀世珍宝,有时嫌蔻丹干得慢还会急性子地俯身吹一吹,微热的气息喷洒在指尖上,总是让加州清光会面红耳赤地想着这家伙是不是又在故意整自己。

加州清光摇摇头,把这些纷杂思绪甩开来,继续低着头,慢吞吞地涂着指甲。纸门的缝隙间,月亮依旧一成不变的散发着柔光,这样的圆满,却又好像处处残缺。

最开始得知大和守安定碎刀的那几天,仿佛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那时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加州清光已经有些记不清具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周遭影影绰绰,日子浑浑噩噩。习惯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当有一天开门时不再有另一人的笑颜,平日里没了那个人的相伴,就连出阵战斗都不知该把后背交给谁时,绝望与痛苦如排山倒海,几乎将他淹没。加州清光觉得自己又一次体会到了在池田屋折断帽尖的感觉,那一瞬间连世界都失了颜色,仿佛被所有人遗弃。他有些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恢复过来的,只是等内心终于平复,也就逐渐接受了没有了那个人的事实,正如他当时接受自己被抛弃一般。

审神者前来看望过多次,秉承着作为一把尽职尽责的刀剑,加州清光每一次的回答都只是“没事、我已经恢复、多谢主人关心”。最后一次来时审神者留得久,与他讲了许多关于锻造刀剑的事情,果不其然,最后的最后,她提出再制造一把新的大和守安定。那个时候折毁于检非违使刀下的莺丸已经有了新的代替,依旧一样的音容相貌,依旧一样爱手捧热茶,若不是知晓真相,倒真的以为莺丸从未离开过。但加州清光拒绝地坚决果断,他几乎是恳求地望向审神者,拜托她不要锻出新的大和守安定。审神者几番犹豫还想劝导,却被加州清光推拒个彻底。

期间鹤丸国永也来过几次。调皮跳脱的太刀罕见没了笑颜,耸拉着脑袋拽着加州清光道歉。即便知道了大和守安定碎刀的缘由,加州清光也依旧无法去责怪什么,更不能去怪罪鹤丸。起初可能的确会带些情绪,但到了嘴边全都成了没关系,毕竟救助队友,实在是件天经地义的事。要怪就只能是大和守安定那家伙没点自知之明,没有御守还非要往上凑。加州清光在心底把这人骂了个来会遍,什么不忠不义,太过执念过去,他在屋子里烦躁地转着圈,嘴巴上根本不留情面。说得累了觉着有些渴,加州清光舀了杯水打算喝完接着说,却觉得突然脸上有什么东西,抬手一抹,一片湿漉漉。

杯子从手指滑落,里面的清水泼了一地,也沾湿加州清光的白足袋。但他已经无暇顾及再多,生理泪水不受控制地倾泻让他只能努力抽着鼻子,拿手不停抹擦,最后眼角通红地看着这一片狼藉,咬牙切齿地说了句。

“你这个骗子,你根本就没有回来。”

那次之后,似乎所有的悲伤都已经顺着那杯被泼洒的水一般再没了踪迹。本丸依旧是那个本丸,不会因为一把刀的离去而停止转动。加州清光也依旧是那个加州清光,即便没了大和守安定,也是可以好好地过。

接连两把刀的碎裂给本丸带来了极大重创,审神者开始严格把关每一次的出阵,稍有不慎便是赶紧将人叫回。索性后来也再没了那次的惨状,刀剑们也得到了迅速的成长,也有了与检非违使对抗的力量。莺丸的再度回归也让本丸又欢声笑语好一阵子,虽然有人疑惑大和守安定,但在审神者的告诫下也无人再主动提及。

似乎所有的伤疤都在逐渐愈合,时间溯行军的节节败退也让仿佛昭示着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加州清光有时忙了也会忘记去想那个家伙,堀川与和泉守也总喜欢把他拉去道场热血一番暂时忘记悲伤,久而久之,连他自己都觉得那道伤口真的已被治愈,心悸般的痛楚已经远去。直到有一天加州清光在路上碰到歌仙兼定,对方手捧个食盒似乎有些犯难,见着有人来了,连忙奔了过来,满脸笑意地拽着加州清光,说着自己新做了一道糕点请他尝尝。

加州清光自然满口答应,他以为又会是什么极其风雅的美食,谁知掀开盖子,居然是两块被切得端端正正的羊羹。

“怎么样加州?味道如何?”见他捧起一块放进嘴里,歌仙立马双眼放亮的凑上来询问。

加州清光本想扯出个微笑说真的挺好吃,但却觉得左手手心刺痛,如同神经被点燃,一路蔓延全身。没等他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听歌仙突然惊疑一声,手指着加州清光的左手。

“加州,你怎么突然流血了!我去给你拿绷带!”说罢连忙放下食盒往回跑。

加州清光痛得厉害了,觉得眼前一片黑,只得蹲下身子颤巍巍拿起手掌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就见原本因为烟花而烧伤的手心上的伤疤又裂开了口子,殷红的鲜血正汩汩流出。

他突然就有些想哭,也不知是因为痛得还是因为别的,只觉得没有任何时候都比这一刻还想流泪了。

 




第六场雪时,希望的曙光终于悄然降临,刀剑们迎来了消灭时间溯行军的胜利。当审神者几乎是泣不成声地宣布这个消息时,几乎所有人都呆愣住了,随即便是快要将这房顶都给掀翻的欢呼。

没有任何比这更好的事了,当所有人都以为前方只有无垠黑暗时,前方突然见到了出口的光明。那种从绝境中挽救的喜悦几乎冲破胸腔,最后只能化为高声的呐喊和幸福的泪水。

但同时战争的胜利也预示着本丸的终结,作为为了打败时间溯行军而被召唤出来的刀剑,没了敌人,自然也就没了继续存在的理由。他们被告知将在几天之后被送回历史,重新成为刀剑,而不再是有着人形肉身的付丧神。这明明是一种必然的结局,但真当这些话从审神者口中说出时,连传递消息的她自己,就率先忍不住哭了出来。这明明是件很好的事,她想,比起不知何时何地会断送在战场上,回归历史反而是刀剑们真正的归宿。如同落叶归根般,去往他们本该存在的地方。尽管比谁都明白这个道理,但直至必须面对现实时,她依旧无法控制像个孩子一般泣不成声。

那些朝夕相处的日子不是一场梦,那些冰冷的刀剑重获的肉身不是脑子里幻想,他们在这本丸里所做的每一件事,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真正正存在着的。越是这么想就越是无法接受,人一旦有了感情,那便是千刀万砍都无法割断的。

“主人。”先开口的不知是谁,声音细小,但却清晰可闻。有了这个开头便有了下一人接上,先是只有几个人的声音,随后愈来愈多的人加入进来,他们轻声呼唤着那个哭得如同还提般的女人,声音如浪潮,一叠高过一叠。

“主人,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主人!别哭啦!

“主人真的是,这样哭下去一点都不好看啦!”

“主人……”

“主人……”

待到大伙终于把审神者围在中间,悄声叫着她时,女人才终于放下蜷缩的双手,眼角泛红地抬起头来。她看着这些一把把陪伴着她的刀剑们,这些在无数次的锻造中在无数次历史长河的打捞中得到的刀剑们,终于是努力勾起了嘴角,带着泪痕绽放出最灿烂的笑颜。

“别叫啦,我在这里呢。”

 




审神者决定最后再办一次离别的晚宴,她红肿着一双眼睛中气十足地说着“虽然是离别但是谁都不许哭啊!必须要从头到尾的笑!”这样任性的话语,所有的刀剑们一边取笑着审神者自己哭到无法消退的一双眼睛,一边高声应和着开始热火朝天的准备。

所有人都在参与进了这最后的盛宴中。身为近侍刀的长谷部指挥全场,歌仙兼定跟烛台切光忠带着一群人准备料理,短刀们一个个想着花样布置现场,几个老人家聚在一起说着到底该和什么年份的好酒,狮子王和陆奥守吉行在院子捣腾着庆祝用的烟花,鲶尾拉着骨喰到处嚷嚷着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待到加州清光在百忙中抬起头来,周围皆是一片其乐融融的和睦场景。

这是一段难以忘怀的记忆,他想。从历史的滔滔长河中被打捞上来,冰冷的刀身被赋予了温暖的肉体,遇见了形形色色的前辈与后辈,并在一位共同的主人的带领下征战四方。不知何时,大家已经将这里当成了一处避风港,一方净土。没有彼此之间的兵戎相见,来自于主人的成见也一同消失,有的只是并肩作战的默契,以及回到本丸后享受生活的惬意。加州清光不得不承认这里是继屯所之后于他而言的第二个家,前者仅有冲田与大和守安定,后者则让他有了更多的家人与朋友。他尚不知晓以后的未来究竟是何种样,更不知道还能否与大和守安定相会,被重新投入历史到底是什么意思,倘若再有如时间溯行军一样的敌人出现是否会再度被召回,这些的所有,他都不清楚。但此时此刻,加州清光并不想再想更多,此刻他想做的,便只是与这些人再共赏一次雪、共饮一盏酒、共享一次美食、共同度过这最后的时光。仅此而已罢了。

待到入夜,大家纷纷就坐,长桌四周挤得满满当当,小小的和风屋里一片人声鼎沸。等到菜肴上好,美酒斟满,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了居于首位的审神者。女人悄悄用袖子快速抹了下眼,随后捧着酒杯站起身,摆出自己最明媚的笑脸,高声喊了一句。

“干杯——!”

下面的刀剑也纷纷举起手边的酒,做着和审神者一样的动作,声音洪亮,几欲冲破本丸的云霄。

“干杯——!”

今宵苦短,每一秒都弥足珍贵。人声鼎沸中,渐渐有人喝上了兴头,满脸红晕,手舞足蹈,好不快活。也有人拽着身边人的衣袖当做手纸用,鼻涕眼泪一大把,对着不知是谁的脸唏嘘感叹不知名的未来。喝得最欢的要数审神者,那气势仿佛是要喝尽所有的美酒佳酿,恨不得醉到不知生死,她从预示着上位者的座椅上走下来,拉着每一位刀剑男士喝上一壶,兴致来了,拽着对方说上几句,从初见时的调笑言辞,到不知哪听来的八卦小道,说得津津有味,但即便醉到走路都打着弯,她也依旧牢记今天的誓言,不曾说起一句煽情的话,没再流过一滴离别的泪,只是将脸上的笑容愈加扩大,从嘴角到眼睑,无不满含欢悦。

加州清光也有些上头了,他好不容易从和泉守兼定的拥抱里逃出来,连忙拽着一旁的堀川作挡箭牌,有些好笑地看着胁差手足无措地被已经醉到开始说胡话的打刀搂了个满怀,这才晃了晃有些晕乎的脑袋,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怔楞了好一会。良久他有找人借了个酒杯,再把自己的也拿上,两杯都斟满,左右手各执一个,一边嘴里念叨着“干杯,安定”,一边两个酒杯相碰,最后自己尽数仰头喝了下去。一杯终了,便一头栽到了桌上。他倒也不是因为醉得太狠,只是觉得头有些重,眼皮打颤,面颊贴合在桌面上,冰冷的凉意让加州清光稍微清醒了几分。他就着这样的姿势看着闹成一团的大伙,每个人似乎都乐在其中,就连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都有些面色潮红,靠着身边已经醉倒在桌上的鹤丸小声地说着些什么,孩子气的太刀似乎还没完全睡过去,时不时还伸出手来挠弄三日月几下。再那头的一期一振身边围满了弟弟们,这回这些小孩子们终于被允许尝上点酒,一杯都没喝完,几只小的就已经窝在了哥哥的怀里撒起娇来。

加州清光看得真有些困了,神经被酒精麻痹而有些迟缓,视网膜随着眼皮的下搭逐渐变得模糊。朦胧间,他似乎瞧见了一只葱白的手伸到自己面前,这手生得漂亮,更生得熟悉,关节处生着老茧,一看就是长期握刀形成。加州清光的视线顺着那只手下移,直到对方摸上了那盏酒,顺着杯沿捏紧,随后拿起。渐渐地,那双手的主人暴露于视线中,样貌还是记忆中的那般清秀干净,蓬松的马尾束于脑后时不时还因为身体主人的动作摆上几下,加州清光瞧着他把酒杯放在唇边,似是轻笑了声,随后一饮而尽,还不忘冲自己眨了眨眼。

大概是真的喝醉了吧,不然为什么会看到那家伙也坐在这呢。加州清光的思绪滑向沉睡的边缘前,这样想着。

加州清光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个很长的梦。梦里他并未在池田屋折断帽尖,反倒是打了个胜仗洋洋得意地回到大和守安定面前嘚瑟,小小的刀灵不服气叉着腰说要比上几局,加州清光也是经不起挑衅的主,嚷嚷着好啊打就打,于是两个小孩互相瞪着眼就往道场跑,后面冲田总司笑得开心,说着你们慢点打,要是折了我待会可就没法带刀巡逻了。

话音刚落,加州清光就醒了。没有预想中因为宿醉而带来的头痛,睁开眼发现四周也不是昨晚吃饭的地方,视线顺着拜访整齐的书架上一一划过,一直落到被随意摆放的书桌,他才发现这里似乎是审神者的房间。

思绪至此,刚好纸门被拉开,审神者正面带微笑地冲他挥了挥手,“已经醒了么?”

“主人……这里是……”加州清光还有些没回过神来,似乎不太明白事情的发展。

“只能说是我的私心吧。”审神者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轻轻地耸了耸肩,“我把大家都送回去了,只把清光你留了下来。当然一会肯定也是要送走你的,只不过很想让你再多陪我一会罢了。”她注视着还有些愣神的加州清光,有些开心地笑了。

“因为不觉得结束的时候也像开始的那样么,只有审神者和她的初始刀。”

 




庭院里,积雪早已消溶大半,昨天是冬景的最后一日,现在想来应该是春景时候了。加州清光跟在审神者身后,慢慢沿着走廊前进。按着审神者的话来说,她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大概只是想最后再转一转这个地方,让脑海再多点印象。

他们从万叶樱走过,看着树梢上花苞待放,盈盈粉色三三两两点缀其上。这里是大伙最爱玩乐的地方,以往弯曲的枝桠上总能见着几个调皮的家伙趴在上面,树下也多是闲来赏花的老年人。加州清光还记得树下大和守安定莫名其妙凑上来的吻,再后来他们很少再有如此亲密的举动,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冒失之举竟成了永恒。

原先热闹的长廊现已空无一人,平时总能瞧见老人们喜欢在这品茗,短刀们爱趴在地板上涂涂画画,活泼的小家伙喜欢从头跑到尾,清脆的笑声便是隔得老远也能听得一清二楚。走廊边上都是刀剑们的住处,还没来得及收拾,他们的物件都仍如最开始般被摆放得整齐。审神者欢呼地跑了进去,嘴里念叨着平时因为隐私权不敢进来看,现在终于能看个开心了,这边翻翻,那边瞧瞧,一会抱着青江的小黄漫大叫,一会捧着弟弟们做给一期一振的礼物感动得抽鼻子。走到昨夜办宴会的房间时,发现满屋子的一片狼藉依旧还是原样,酒杯七歪八倒,坐垫到处都是,吃的一半的生鱼被随意摆放,寿司上的米粒掉的到处都是。仿佛什么都在,又仿佛什么都不在,唯一缺少的,就是这宴会的主角了。审神者踢了踢脚边的酒瓶子,回头一边指着某个小角落一边和加州清光说着昨夜的趣闻,比如鹤丸就在这里把三日月给强吻了,比如鲶尾和骨喰就是在这抱在一起睡着了,比如堀川在这里被撒娇的和泉守弄得不知所措,再比如……说着说着又觉得说不下去了,只觉得满场太空荡,昨夜的人声鼎沸仍在,每个地方都残留着昔日的欢声笑语。

走得累了,审神者便拉着加州清光随便找了个走廊边缘坐下,晃荡着脚丫子看着庭院里万物萌发的风景。

“主人的话,以后要回到现世是么?”加州清光也跟着晃起了脚,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呀,这差事结束了自然要换个工作了。”审神者语气轻快,她转头看着加州清光,“清光呢?以后有什么打算么?”

加州清光被她问得一愣,随即哑然失笑,“我能有什么打算,只能回归历史,不知道在哪个角落接着落灰罢了。”

审神者晃荡的幅度低了些,声音不自觉地低落下来,“真想和你们永远这样,虽然这么说是任性了点,但自从遇到了大家之后真的特别开心。而且我不想你落灰,我眼中的清光那可是要帅气地挥着刀上阵杀敌的!”她说得眉飞色舞,恨不得手舞足蹈比划起来。

加州清光被她逗乐了,原本阴郁的心情一扫而空,“我想大家也是特别开心的,遇到主人之后认识了很多不同时代的刀剑,真的是件非常有趣的事。而且……”他顿了顿,语气越发轻柔,“我没想过还能再见到那家伙,也没想到还可以看到冲田君的墓碑,真的是,特别高兴的一件事。”

“你能这么想,真的太好了。”审神者轻声回应着,眼角都泛着笑意。

“好啦好啦不能煽情了,不能耽误你的时间了!”审神者手忙脚乱地擦了擦快要溢出眼角的泪水,吸了吸鼻子,拍了拍加州清光的肩膀,“这么久以来真的多谢你的照顾了,毕竟我一开始那么菜……你都没嫌弃。”

“我可是您的初始刀,怎么会嫌弃主人呢。”加州清光笑着回应道。

他看着不远处泛起的金光,刚抬脚迈进去,又有些踌躇地转身看了眼已经无法控制自己开始不停用手擦眼泪的审神者。四周金光大盛,快要将他吞没,本丸的风景也在视线中逐渐变得模糊不清。加州清光不知哪来的气力,突然大声朝审神者的方向大喊了一句。

“如果再有跟时间溯行军一样的敌人出现,请再召唤我们——!”

待到金光彻底将他包围,都没能等到审神者的回话,就在加州清光以为对方真的没听到,突然从如亘古般遥远的地方,传来审神者飘忽不定的声音。

虽轻不可闻,但依旧字字清晰。

“我会的——!”

 




后来的事情加州清光都记不得了,岁月漫长,历史悠久,待到时过境迁,那些遥远而不可及的回忆都成了最后独自一人的唯一寄托。

但有些小事他始终刻骨铭心。

那是第一场雪时的事了,他的内心仍无法平息再见大和守安定的激动,但面上始终冷冷淡淡,不表露任何。那时初次见雪,满庭院都是玩闹的人们,短刀们建好战壕开始分队打雪仗,和泉守拽着堀川非要堆个偶像的雪人,老一辈们悠哉地喝茶唠嗑。大和守安定也不甘寂寞,他拽着满脸不情愿的加州清光往外跑,在洁净的雪地上留下一串脚印。

加州清光只觉得那时候这人的手极热,带着以前刀灵时所没有的滚烫热度,握得久了便是觉得连他自己都要被点燃了。加州清光匆忙甩开他的手,引得大和守安定一时侧目,但并未开口询问,只是继续好脾气地拽过另一只手,找了块空旷地方打算堆个雪人玩。

加州清光被他弄得没法了,只得任命地蹲下身和大和守安定一起滚起雪球来,结果两人都没经验,雪粒子沾了一身也没能弄出个像样的雪人来。加州清光恼了,一屁股坐在雪地上,怎么都不愿再起来。大和守安定瞧他这样,只得捂着嘴笑了笑,随后又在加州清光的怒视中也一屁股坐了下来。

那天的本丸一片银装素裹,漫天飞雪,簌簌落落。加州清光看得有些痴了,只觉得这景象出奇的好看。过了会他察觉身旁有人逮了他一只手,偏头看过去,却见大和守安定正把一只做好的雪兔子放在他手上。这做工一看就不是什么熟练手法,兔子的身躯捏的圆不圆方不方的,连兔耳朵上的叶子都黏的有些歪。但加州清光并没有扔掉,他手捧着兔子,看了会像在期待着什么的大和守安定,盯了半晌,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把脑袋偏了过去。就在大和守安定以为没了下文的时候,突然听见加州清光小小的声音从另一侧传来。

“下次记得做好看点,笨蛋。”

“以后雪景还多着呢,我每次都练习,一定能做得更好。”大和守安定歪歪脑袋,笑着说道。

“你怎么要练习那么多次啊!笨死了。”

“哎?这样的意思难道不是每次雪景都能一起看了吗?”

“……我才没有答应那种随便的要求!”

“啊啊,但我已经听到了,清光可不能耍赖啊。”

“安定!你这家伙!”

 




很高兴,每一次的下雪天,都有你的陪伴。

 

-Fin.

终于是写完了,感觉安清有毒,每章都爆了字数,结果现在算下来,居然写了快五万字。

这篇文表面上是关于安清两人每一次下雪天的故事,其实内在我想讨论的则是刀剑们的归宿问题。文里的结局是我擅自给的,私心里我希望这份战斗能有一个结局,有一个真正的终点。关于安定的碎刀其实我也多次暗示,从最开始他对肉身的难以适应,到对新主人的冷淡,以及面对冲田墓时的混乱,其实文中安定的执拗是对于冲田,而清光的执拗则是对于那场折刀,所以比起适应新主人,清光就能接受很快,而到了碎刀,则是安定接受迅速。还有一点则是,其实真正的最后安定已经放弃了为了见到冲田而碎刀的想法了,他想到了清光,不想让对方也体会到那种痛苦所以其实已经放弃了,但到最后,他依旧为了保护鹤丸而不幸碎刀。这里我想表达的更多的是一种宿命论,一种无法改变的事实,也是我一直所认为关于历史关于刀剑本身的悲剧所在。

说了这么多,真的感谢大家能看到这里,以及一路来的喜欢的评论。还有有一章安定没来之前清光一个人等待的番外,将整个时间线补全。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2)
热度(156)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