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奈因】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战后文

斯雷因生贺

 


 

 

“雪姐要结婚了。”

坐在对面的人低头翻阅着文件,手指摩挲着纸张边缘,漫不经心地说着。这不是伊奈帆第一次在谈论完正事过后提起别的无关话题,但斯雷因总是很难开口去给这人挑刺说些煞风景的话。一来是这人无论何时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语调低沉不带起伏,若不是内容不符,实在让人难以察觉他们竟然是在聊些家常便饭的琐碎事情。二来他也实在寂寞得很,虽说有时伊奈帆也会好心带些书来为他解乏,但长年独居的囚禁生涯仍旧让斯雷因迫切地想要与人交谈些什么,仿佛这样才能有些活着的模样,即便这人是他的一生宿敌。

但这次的话题着实有些令人手足无措,斯雷因双手叠放在膝盖上,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究竟该如何作答才能让对话进行下去。毕竟以前就算说些题外话也大都是地球上发生的新鲜事,关于星际宇宙的探索,再不济也是讲讲艾瑟依拉姆公主,虽然每次伊奈帆都是面瘫着一张脸有些不情不愿,但面对着斯雷因炙热的渴求目光,也还是会轻咳一声提上两句。但与这些相比,界冢雪的婚事还真的和斯雷因没多少关系,不说他本就不曾关心,再者那是宿敌的姐姐,自己又是打伤他弟弟的罪魁祸首,结不结婚这种事,实在是没什么好让他需要知晓的。以前倒也有见面过几次,原因大抵都是伊奈帆太过忙碌,每日的探寻不得不由界冢雪代劳。现在想来那时候连时间的推移都是一种煎熬,伊奈帆好歹面无表情,鲜少会将私人情绪代入到工作中,交谈起来也算是和谐。但界冢雪不一样,面对伤害弟弟的元凶,即使是坐在对面,对她而言都是一种极大的挑战。

“恭喜了。”思来想去,斯雷因也只是干巴巴地说出这几个字来。他抬头看了看仍在浏览文件的伊奈帆,有些踌躇是否应该任由话题进一步加深,还是出声制止早早结束。理智告诉他应该选择后者,而私心却让他偏向前者。斯雷因一遍又一遍告诫自己不过是寂寥在作祟,但又不可置否地期待着伊奈帆接下来的话语。

他想他大概真的是太想和人说说话了,在这空荡荡的监狱里,所以也只是想和人交谈而已,与那人是谁无关。

“是一同工作的同事。”伊奈帆似是看得够了,终于从资料的海洋里抬起头来,目光平静地注视着斯雷因。他像是毫不在意斯雷因面上的纠结之色,也不在乎这人是否想要知道界冢雪的恋爱历程,只是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按雪姐的话来说这叫日久生情,一起工作得久了,互相了解,暗生情愫,最后水到渠成。”伊奈帆拿手支着下颚,酒红色的眸子泛着无人知晓的深意,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盯着对面的人。

他这话说得没头没脑,让人弄不清来意,也探不到理由,仿佛自己面对的不是个被严加看管的罪犯,只是个稀疏平常的老友,闲来无事随口谈论几句。

显然斯雷因也是这么想的,他对于今天的突发事件有些措不及防,弄了个手忙脚乱。毕竟谁会知晓平日里只会古板地询问工作事宜的伊奈帆会突然说起这么多毫不相关的话来,以前他总是说得快走得早,就像在打仗一样,仿佛慢一步出了这屋子就会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给吞噬。偶尔心情好了会多说几句,还会关心人似的问斯雷因是否需要些解闷的东西。起初斯雷因是断不信他的,以为有诈,毕竟他栽在伊奈帆手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人比他想象的还要狡猾。后来似乎伊奈帆也觉得自己这样问有些不妥,便罕见地放软了音调,那般平井无波的语气也总算有了起伏,不再像个冷冰冰的机器人。那时斯雷因也实在是闲得没事,整日只能面对惨白的四壁也让他有些难以忍受,便随口报了几本书名,想探探伊奈帆的底。未曾想过第二天还真就带来了,比他所要求的还要多上几本,给的时候伊奈帆还神色颇为诚恳地翻出额外的几本,说是自己读过的比较不错的书籍。从那之后两人的关系似乎真的有所改善,斯雷因也慢慢收敛了生人勿进的冷漠气息,有时谈得愉快了,还会眉眼弯上几下,虽然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后都会很快又收起那些表情,但坐在对面的伊奈帆却从未苛责过他什么。

“这挺好的,结婚还是需要感情基础的。”斯雷因看着面前撑着下巴的人,只觉得伊奈帆那双红眸太过深邃,盯得人灵魂震颤,强压下心头的不安,他这才斟酌地开口。

“斯雷因这话说得好像很明白的样子。”比起斯雷因的小心翼翼,伊奈帆则要显得自然得多,他这一话说得斯雷因有些怔楞,下一句更是引得这人脸色涨红,“这么说,你也有喜欢的人?”

“你,你在说些什么!”斯雷因哪里想到话题会引到自己身上,还是如此难以启齿的问题。他面色瞬间红得像那被夕阳点燃的流云,说话都有些磕巴。但思绪也忍不住顺着伊奈帆的一句话搅了个乱七八糟,虽说曾经手握大权执掌千兵万马,但说到底他现在也不过是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人,若是换作普通的同龄人,现在也的确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但奈何斯雷因并非常人,战争的残酷让他过早成熟,与敌人的斗智斗勇间也让他早已失去了对于爱情向往的能力,现如今又被囚禁于月球此生无望,哪里还能再有去喜欢谁的想法。实在要说,大概也只有曾经让他为之拼劲性命的那抹倩影,要说喜欢他又觉得自己没有这个资格,或许只能算是过去茫茫人生路上的最大执着吧。

见他神色有些恍然,伊奈帆显然也知道是在想谁,一语道破梦中人。

“瑟拉姆吧。”

“你应该称呼她为艾瑟依拉姆公主。”斯雷因下意识地维护道,随即意识到自己被人下了套,有些羞恼地瞪了伊奈帆一眼,闭紧了牙关一副不想再多说的样子。

“前段时间我也有见过她,看起来过得不错的样子。”伊奈帆面色如常,像是刚才被瞪的不是自己一样,“她和库兰卡恩补办了婚礼,似乎现在也有了身孕,上次见面还询问了你的情况。”

“原来公主也有关心我啊……”斯雷因低垂着眼睑,神色悲戚,记忆中那位美丽少女也终于嫁为人母,得到了她想要的生活。想到这,斯雷因不免有些自嘲,他知道自己是不该和伊奈帆说这些的,但内心强烈的情绪如火山喷发般难以抑制,让他迫切想要找个发泄口。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曾经做的一切都是白费?”

斯雷因话锋的转变让伊奈帆坐直了身子,他看着面前低着头的少年,瘦骨嶙峋的身躯让破旧的囚服显得有些空荡,枯燥的生活磨平了他的棱角,昔日的意气风发不再,强装镇定的坚强下透露着不易察觉的脆弱。伊奈帆突然就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发言,他虽也是不讨厌斯雷因暴露出自己的弱势,但却更欣赏这位劲敌的铮铮铁骨。

“不,如果换做是我,会做得比你更狠。”伊奈帆看着因为他的话猛然抬头的人,依旧一字一句地说着,“我认为你很爱她,这让我尊重。”

“你说错了,橘色家伙。”斯雷因有些颓然地摇摇头,笑颜有些苍白,嘴上叫着最初对伊奈帆的称呼,“骑士是不能爱上公主的,所以我那并不是爱。”

“我坚持自己的想法。”

“太自负了,难道你懂什么是爱情么?”斯雷因嗤笑一声,歪着脑袋问道。话题的延伸似乎已经让他忘了自己身为囚犯的立场,也忘了要披上谨慎小心的外衣。言语上的针锋相对,神色间的不曾妥协,都仿佛将时间线拉扯,一度回到了那些两人站在对立面的时刻。自信、沉着、令人着迷。

伊奈帆被他问得一滞,这位在智商上碾压众人的学霸,现在却被斯雷因问得有些犯难。无怪他一时难以作答,毕竟在他有限的生命中,似乎除了对姐姐界冢雪的纵容、偶尔间被艾瑟依拉姆笑容的治愈、以及战争中对战友的关爱,都很难再有关于爱情的思索。他罕见地踌躇一番,随后想起前些日子好友韵子红着脸支支吾吾地递给他的一封信,粉色信笺,清冽香气,一字一行间都诉说着少女秘密的心事。伊奈帆想起信最后的那一句我喜欢你,却也实在很难体会到爱情的深度。

伊奈帆觉得自身经历无法让他正确回答这个问题,但面对这位宿敌,又不想落了下风,就像曾经无数次的那样,他想,自己不想输给这个人。于是伊奈帆决定从他人的身上得到些什么,他总觉得韵子的喜欢略显缥缈,虽是珍贵,却不能作为答案。后来又想起与艾瑟依拉姆见面时对方脸上满足的笑颜,尤其在说起怀有身孕时面上的羞怯,实在很难与曾经的少女联想到一起。伊奈帆觉得这大概是爱情改变了她,与库兰卡恩伯爵。但又感觉二人地位过高,举例不太恰当,而是颇有些政治因素的成分,思量半晌,又选择放弃。

伊奈帆想要一个最好的解答。

最后他想到了雪姐。刚好昨天才参加完界冢雪的婚礼,场面不算盛大,雪姐不想铺张浪费,认为带着祝福来就好。酒席摆了几桌,请的都是挚友,吵吵嚷嚷了好半天。父母走得早,作为弟弟的伊奈帆便担起了将姐姐交付到新郎手上的重任,雪姐手握得很紧,但眸子始终泛着光,走到了新郎前,那笑容便是止不住的绽放。新郎他早先也见过,不算过分帅气,但却舒服干净,与界冢雪站在一起显得格外般配。交往的时候常常跑到他们家来帮忙,私下里也与伊奈帆多有接触,问的大都是雪姐的事,诸如兴趣喜好通通问了个遍,有时候下厨房烧饭了,还会探头报出一堆菜名,问雪姐喜欢吃什么,那傻里傻气的样子倒是让自家姐姐笑了很久。

伊奈帆抬头看了看斯雷因,对方似乎还在等着他的答案,梗着脖子,眼神执拗。他抬头看了看手表,指针的转动提醒着他探寻时间的结束,果不其然,下一秒,门外就响起敲门声,半晌就传来了士兵的说话声音。

斯雷因像是一下子被戳破了的气球,原先展露出的凌厉气息全都跑没,整个人有些精神恹恹地坐在位子上,不知是因为得不到问题的答案而沮丧,还是难受谈话对象的离去。

伊奈帆适时的站起身,座椅与桌角相碰发出不小的声响,斯雷因没再看他,扭头把视线转移到房间里仅有的巴掌一般大的窗户上,从那里可以看到光年之外的火星,小小一颗,仿佛盛在了这方寸之间。可能是刚才的对话让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公主,伊奈帆想道,莫名地他对这无私的骑士精神有些反感,具体原因说不上来,只觉得胸口闷着一股气。

见长官半天没出来,门外的士兵又敲了敲门。这回倒是惊动了看得入神的斯雷因,他神色淡淡地转头看了眼像个木头似的伫立在桌前的伊奈帆,有些奇怪地问了句,“还不走么?”

伊奈帆手指动了动,随后迈出一只脚,接下来的动作便是水到渠成,在那人的注视下走到了门边上。手指搭上门把手时伊奈帆脑子里还在思索着那个问题,过高的智商令他常常钻些牛角尖,这次自然也不例外。他觉得解题都有个过程,至少开头得在前头写上个解字,才能让后面的公式顺理成章地挪列出来。

于是伊奈帆又收回了开门到一半的手,转身看向坐在那的斯雷因,眸子里有些泛着光,说话的语气依旧古井无波,不带颤动。

“蝙蝠,你喜欢的厚蛋烧么?”




-Fin.


好久不写奈因有点手生,但还是要说一句小天使生日快乐!最后伊奈帆的那句话,其实就是模仿姐夫对雪姐的态度XD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2)
热度(90)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