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安清】孤岛 01

现代校园

冲田组清水无差

 




01

加州清光是被人给捣鼓醒的。

因为知道今天是开学日,所以特地起了个大早,奈何昨晚睡得迟,刚一落座,便是急不可待地趴在课桌上准备打个盹。其实那时候他睡得也不沉,位置也是挑了个拐角僻静处,但由于这学期是升到高二,班级都被打乱了重排,第一天基本上最是吵闹,不管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七嘴八舌地讲上两句。

所以当加州清光迷迷糊糊地听着不远处的新同学正在激烈地讨论着什么时,头顶上方的动作突然让他睡意全无。一开始动作还算轻柔,似乎有些胆怯,只是小心翼翼地拿手指碰了碰他的头发,但看加州清光没点反应,便是大了胆子,动作幅度也不再拘束,一会扯扯发带,一会摸两把呆毛,要不是加州清光不停地在内心告诫自己这是新环境新班级新同学不要动怒,那真是恨不得下一秒就跳起来,给这始作俑者一个脑瓢儿。

当第四次这人又准备把手伸到他发带上时,加州清光终于忍不住了,猛地坐直了身子,头一扭就对上了一双满含笑意的眼眸,一时间,原本憋了一肚子要数落人的话又都给咽了回去。

“啊,终于醒了,我还以为你要睡到老师来呢。”这人也是脸皮厚,面对着加州清光快要化为实质的不善眼神,也依旧气定神闲地手托着下巴,笑嘻嘻地凑上来搭话。

加州清光像是一口气给憋到了嗓子眼,他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人,从清秀的五官到高束起的蓬松马尾,尽管很不想承认,但似乎他这位新晋同桌是个学校里挺出名的人物。加州清光歪了歪脑袋,语气有些不确定道:“你是……大和守安定?”

“咦,你认识我么?”大和守安定似是有些欣喜,脑袋后面的马尾也随着身体主人的动作晃动了几下,那股“原来我这么出名啊”的迷之自豪感,让人无端想起因为被主人夸奖而兴奋得摇头摆尾的博美犬。

“听说过。”看他那反应,加州清光也是笃定了这人的身份。不过,他有些犹疑地看了眼面前看似有些瘦弱的少年,一时间没办法把眼前这人和那传闻中的问题学生给联系到一起去。

毕竟第一次听说这人时,还是在刚入高中部不久,清一色的小萝卜头,懵懵懂懂地正要开始自己的青春生涯。结果没过多久就传来了一则大新闻,说是有个一年级新生把三年级的学长给打了,据说还挺严重,救护车都来了。这下子全校都炸开了锅,随后又听说这位新生正在校长室,甫一下课,班里一群人就呼啦啦地冲出去想去一睹这位不得了的新生。本来加州清光是不想去的,他正在和一道数学题作斗争,眼看好不容易答案就要出来了,同座位的堀川国广说什么都要拉他去凑个热闹,于是满怀着对最后没解出题目的怨念,加州清光被挚友拽着就往校长室跑。最后人嘛自然是没见着,里三层外三层都是学生,加州清光踮脚伸头张望了半天也还是什么都看不见,幸好堀川体格小,一猫腰便是钻到了前面去,过了好一会又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加州清光问看着了么,堀川调整了半天呼吸说就看到了个马尾辫,加州清光顿时气结。再后来学生会来了人,加州清光也随着大流又被赶回了教室,继续和他的数学题奋战。只是从周围人讨论的只言片语中,才知道原来那人名叫大和守安定,似乎是隔壁班的。

那之后这位名为大和守安定的新生便是出了名,而且据说处分也只是个警告,因为是那位学长出言不逊在先,不过这些也都没人在意了。毕竟在繁重的课业下,大家所需要的,也不过是个能在茶余饭后聊起的有趣谈资罢了。不过这大和守安定一出手就是把人打进了医院,这样的战斗力还是让不少中二少年津津乐道的。一会说是肌肉壮汉,一会又说是散打高手,一会说打了别的学校的小混混,一会又说他其实自己也是个不良学生,一传十,十传百,就连加州清光都以为这人是个什么五大三粗的妖魔鬼怪了。

直到后来堀川领着他从隔壁班路过,指了指那个靠窗和旁边人说说笑笑的清秀少年,加州清光才真正看清楚这位传闻中的人物。说真的,和预想中差了太多。那清瘦的模样和什么肌肉男八竿子打不着边,个子也不过中等,而且面容清秀,嘴角带笑,完全一副讨喜的长相,要不是堀川再三咬定了这人就是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还以为这又是什么新的耍人把戏。

但那毕竟也只是远远看过,谁知道那乖巧外表下会是个怎样的内里。所以真当大和守安定就出现在他眼前时,加州清光还是忍不住叹一句,谣言果然都是骗人的。

先不说近看就给人感觉更加不喑世事,光是因为加州清光随口一句听说过,大和守安定就双眼放光似的缠着他非要让他说个一二三来。加州清光皱眉看着被人扯皱的衣袖,张口想说些什么,但对上那人泛光的双眸,又像是被闪到一样忍不住轻咳一声,把头扭了过去。

“也没听过多少吧,就是学校传的那些。”

“呜哇,有哪些啊!”大和守安定一听更来劲了,直接把椅子挪近了些,恨不得整个人都靠到加州清光身上。

“喂!你靠这么近做什么啊!”加州清光被他动作吓了一跳,明明不过初次见面,没想到这人居然自来熟这样,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啊咧,好朋友亲近一些不是很正常么?”也不知这人是装傻还是真傻,眼睛眨巴眨巴,状似天真地说道,末了还附了个大大的微笑。

加州清光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这人很牛逼,可以一拳把人打进医院,所以不能和他起冲突。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头上爆起的一个个小十字,加州清光抽着嘴角看着说的理所当然的大和守安定,没好气地说道:“不好意思大和守君,貌似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可不记得我们什么时候成了好朋友。”

“从现在呀。”大和守安定像是听不懂这人话里的冷淡,兴致冲冲地伸出手来,“既然大家是好朋友了,叫我安定就好了。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加州清光大概是被这人的脸皮的厚度给震惊了,居然老老实实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过后才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懊恼地不行,索性直接把椅子往旁边移了移,准备当做不认识这家伙。

“原来你叫清光啊,哎你挪那么远做什么啊!”

“清光,你接着跟我说说你听到过什么呗。我跟你说,这可是我第一次听说自己的传闻,原来我这么厉害啊!”

“清光你怎么不理我啊清光。”

“清光你的发带好漂亮啊,在哪买的啊?”

“清光……”

加州清光觉得自己从出生以来的良好修养大概此时都喂了狗,不然也不会被这个大和守安定给烦得恨不得出口骂人。他明明已经表现得如此明显,就差没有拎起书包换个位置,可偏偏这人还是喋喋不休地自说自话,而且还自作主张地叫着他的名字。最后大概连邻座的人也被烦得受不了了,拿笔戳了戳加州清光,用眼神祈求他能不能想想办法让这个噪音制造者赶紧闭嘴。

“我说你真的很烦哎。”加州清光简直是从牙缝里把话一字一句地吐出来,他盯着大和守安定闪闪发亮的眸子,颇有些无语地说道:“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你要一直缠着我啊。”我改还不行么,他在心里默默地添上一句。

大和守安定又把椅子挪近了点,在加州清光便秘似的表情,故作神秘地凑到他的耳边,小声地说了句,“因为我们是同类呀。”

 




“同类?什么意思?”听到这话的堀川明显一愣,看了眼面色阴沉如锅底的挚友,忍不住打趣道,“难道是因为你们头发五颜六色,所以都是打篮球的高手么哈哈哈。”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被JUMP荼毒么。”加州清光没好气地说道,“身为一个学年第一还天天沉迷JUMP,要是被老师知道了肯定又要逮着你说教了。”

“人不中二枉少年嘛。”堀川不以为然地耸耸肩,打开自己的便当,咬着可乐鸡翅,含糊不清地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下去,“不过没想到那个传闻中的问题学生居然是这样子的啊,我还以为会是那种很孤傲的绝世高手,一句话都不搭理人的那种。”

“我到希望是这样的。”加州清光闷头扒了几口饭,想起了大和守安定那张欠扁的笑脸,莫名感觉食之无味,“而且我接着问他什么意思,这人居然又开始装疯卖傻,跟我扯七扯八。哪里是什么高手,我看就是个无赖。”

“反正他也没什么恶意不是么,就当交个朋友好了。”堀川咬了口蛋卷,眨了眨眼,“这是个契机啊清光,我觉得你是该试着和人相处下了,不然也不会高中都过了一年只有我这么一个朋友。”

“你太操心了。”加州清光半晌无言,随后低头用筷子捣着便当盒里的饭菜,直到它们变得惨不忍睹,才略显无味地放到一边去,仰着头看着不远处翻滚的浓云,“而且那样的家伙怎么可能成为我的朋友,我们俩明显合不来。”

“你一开始和我见面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堀川似是早已习惯他这般,收拾好吃剩的便当盒,从茶壶里倒了两杯热茶,一杯自己拿着,一杯递了过去。“不如可以试着相处一下,我看那个问题学生也挺有意思的。”

“不说他了,扫兴。”加州清光轻啜一口茶水,话锋一转,“说说你的新同学好了,我们都不在一个班,挺烦人的。”

一说到这堀川像是来了兴致,坐直了身子有些手舞足蹈地比划着,“跟你说啊,我的新同桌居然也是个JUMP迷,我们聊了好久。而且他特别帅!气势特别足!”

……

一顿午饭过后,午休时间也就所剩无几了。加州清光懒洋洋地在天台上晒着太阳,一边左耳进右耳出地听着堀川兴致勃勃地说起他的那位帅气的新同桌,一边感叹堀川的好运,能交到如此志同道合的人,一边又想起那恼人的大和守安定,便是一阵气闷。

待到预备铃打响,两个人才起身道别,各自回了班级。

加州清光步子拖得慢,走得极不情愿,他甚至在想要不要放学之后找班主任商量祈求一番,给他换个新的座位。思绪一阵百转千回,就已经到了班级门口,加州清光长舒一口气,磨磨蹭蹭地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步子放得轻,周围又都是学生的哄笑声,直到走得近了,大和守安定都没能发现他。这人似乎在想着心事,沉默地盯着桌上摊开的课本,但却一页都没翻动。没了笑容的遮掩,此时的大和守安定倒显得有几分冷然,他抿着嘴,蹙着眉,盯着课本出了神,眼睑扑闪几下,像是蝶翼震颤。平心而论,大和守安定长得还是挺符合加州清光的口味的,线条柔和,五官清隽,眉眼秀气,加上那一副扮乖巧的模样,的确让人讨厌不起来。

当然这一切都是基于这人闭上嘴的时候。

果不其然,当加州清光刚一坐下,身旁这个原本陷入沉思的人像是惊醒一般立马抬了头,见着是加州清光,又是换上了一副满面春光,使劲凑上来清光清光的叫个不停。

加州清光被烦得没法了,随口一句“是朋友行了吧别吵了”好不容易堵上了这人的嘴,结果下一秒大和守安定又像是捡了宝一般激动地说着什么,加州清光懒得去听,只是嘴里哼哼唧唧地装作应答,余光里就只剩下那人晃动个不停的马尾辫。

 




说实话有这么个新朋友也不算太坏,尤其是像大和守安定这种特别会自娱自乐的,基本上两人聊天加州清光不需要开口,就能听这人絮絮叨叨说个一上午。

因为一些原因,加州清光鲜少有朋友,他也不是不会和人相处,待人接物也是彬彬有礼,但若要深交,却总是有些束手束脚。和堀川国广的友谊是因为这人就是个老好人的命,整天帮这帮那,实在是热心肠,虽然是学年第一但却没有半分骄傲,相处起来令人十分舒服。尤其是后来知晓了加州清光的那些难以启齿的秘密,也没有表现出半点嫌弃,反倒让加州清光在长年累月的积压中终于有了个可以说说话的人。

至于大和守安定,老实说撇去他那股自来熟的劲,倒也还算不错。尤其是对加州清光,那真是格外的好,早饭帮忙带一份,补觉时就充当闹铃,考试时候有啥不会的,一个眼神就是一个小纸条扔了过来。因为加州清光参加美术社,有时候社长一期一振需要早早回家照顾弟弟,大部分活动便交给了副社长的他来操办,而那些因为社团活动而落下的笔记,大和守安定也总会帮他及时记好,字也还算看得过去。

这样一来二往,加州清光也慢慢接受了大和守安定的存在。后来午休时候还带着他去见了堀川,恰好堀川也带着他的那位帅气的新同桌过来,四个人一坐下,才知道原来大和守安定高一是和和泉守兼定同班的。

四个人热热闹闹的一起吃午饭,期间加州清光可算是见着了堀川的迷弟属性,满世界嚷嚷着兼桑,便当也是亲手做了两份,还精心摆出了各种JUMP造型,两个人一边吃一边聊,兴头上来了,那笑声整个天台都能听得见。

“安定,今天你早点回去吧不用等我了。”加州清光熟稔地叫着大和守安定的名字,手上动作不停,叉了一块章鱼小香肠就往嘴里送。

“你今天有事?”大和守安定一听有些不太乐意,恹恹地戳着盒子里的饭团,要是他真是只博美犬,加州清光仿佛都能看到他头顶耸拉下的小耳朵。

“唔,社团活动完要去买点东西,你早点回去吧。”按照平时加州清光定会于心不忍,但今天一想到要买的东西,他只能狠下心来拒绝,努力让自己不去看这人可怜的小眼神,语气坚决,没得商量。

“好吧。”大和守安定似是妥协了,但还是不死心地拉着加州清光讨了半天价,直到对方答应他保证下一周都会一起吃饭才恢复了兴致继续和啃着自己的梅子饭团。

 




当加州清光改完最后一个社员的明暗交界线,已经日落西山,他收起工具,招呼着几个人帮忙收拾好画架,待到所有人离开,又兜兜转转地巡视了一圈,才背起书包离开了活动室。此时的校园已经趋于平静,白天如沸水般热闹的四周也静谧下来,偶尔走廊上有几个学生徘徊,也大都行色匆匆,明显是着急回家的样子。

顺着被夕阳的余晖染成橘橙的走廊,加州清光有些心不在焉地走着。没了那个往常总是吵吵闹闹的家伙,让他无端觉得有些安静得过了头,这般想法一出现,又是被他甩了甩脑袋,赶紧赶了出去。

他觉得大和守安定这人实在有毒,这才相处不过半个月,便是渗透到了他生活的角角落落,速度之快,哪怕是当初的堀川,也是难以企及。

今天的目的地不算太远,沿着地铁坐了三站路,再经过一条街,便是到了。其实他今天是没打算来的,但今早收到了短信,说是到了些新品,按捺不住心中的悸动,加州清光还是忍不住放学偷跑了过来。他像是做贼一般四下张望了下,确定没什么熟人,便轻车熟路地向不远处的小店里走去。

店铺坐落的位置不算太繁华,但也算是车水马龙,行人不断,每次加州清光来,都恨不得戴上帽子包个口罩,生怕别人认出来。毕竟若是被人知道他一个大男人居然像女生一样爱染指甲,估计以后也就不用再学校混了。

今天走得急,忘了戴口罩,加州清光只好从书包里取了鸭舌帽出来,努力把整张脸都藏在帽檐的阴影下。作为一个稀有的男性顾客,老板娘对他也是熟得不能再熟,起初还有些奇怪,但毕竟是个生意人,有个长期顾客,何乐而不为呢。

店铺的装修算是精致,由于卖的都是年轻女孩的物品,所以少女气息十足,一推开门就是扑面而来的香水味,加州清光小心翼翼地避开人流高峰,驾轻就熟地跑到美甲区,嘴里念念有词,视线一扫,便是找到了新品的所在位置。他有点抑制不住地高兴,伸手去了一瓶过来,细细打量。配色是他最爱的薄红,毛刷也挺柔顺好用,而且味道不算大。加州清光二话不说就拧开盖子,准备在指甲上试下颜色,眼看刷子就要触到白嫩的指甲盖上,肩膀上突然一个大力道,让他猝不及防地一个手抖,直接全糊到了手指上。

“谁这么……”加州清光有些恼怒地回头,刚想冲身后那个不长眼的家伙一顿臭骂,结果刚一转身,就整个人楞在了那里。

“清光,好巧啊。”这位始作俑者身着同他一样的校服,只是衬衫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被解开,露出精致锁骨,脑袋后面的马尾不经意地晃荡着,眼眸满含戏谑,嘴角轻轻勾着,似笑非笑,那模样,似乎没有半点惹恼加州清光的愧疚。

但此时加州清光也根本无暇去愤懑什么,更不想去怎么争辩,他以最快地速度转身,手上还握着那只指甲油的瓶子,长腿一迈便是要往外跑。

大和守安定轻轻笑了一下,只一句话,便是让加州清光脚下如生根一般,再没能移动分毫。

“别走呀,毕竟清光你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这种癖好吧。”



-TBC.

开新坑啦。头一次写校园AU,性格方面可能跟本丸不太一样,请见谅。

因为两个人不是幼驯染设定,所以开始并不太友好。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2)
热度(157)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