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安清】春秋

本丸日常

冲田组清水无差






远征到半路的时候,天色渐暗,浓云翻滚,隐隐有雷鸣传来。为了照顾队伍里的短刀,加州清光当即决定找个地方先躲躲雨。大和守安定眼尖,瞧见不远处隐匿在灌木间的寺庙,便先派了堀川在四周打探了一遍,确定没有敌刀与凡人,这才放心地带队奔了过去。

前脚刚跨进青苔纵横的石阶,后脚就听见身后一声惊雷,随之而来的是连绵不绝的雨声。五虎退胆子小,惊呼一声就扑到了药研藤四郎的怀里,做哥哥的不敢怠慢,寻了块干净地,就着别扭的姿势将短刀的身躯又往怀里带了带,顺便腾出两手,附在对方的耳朵上。

剩下四个都是胆大的,面对古寺外电闪雷鸣,和泉守反倒是像瞧见了什么新鲜事,拽着堀川伸长了脖子到处看。开始加州清光还啰嗦两句,告诫他们小心行动,以免被人察觉,后来见两人闹得欢了,也只能长叹一口气,结果被一旁环抱双臂的大和守安定笑讽了一句老妈子心态。若是放在以前,那肯定又是一番口角争斗,指不定比这外头的天气都要狂躁。但也不知是不是这无止境的岁月磨平了棱角,加州清光只是瞥了他一眼,鞋跟踩在青石板上,竟有模有样地欣赏起了这深山老庙来。

还未能等他从这积灰许久的佛像上瞧出个花来,身后就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加州清光在心里读着秒,心想这回还是没能破得了记录,便转过身,看着眼睛虽盯着墙,却亦步亦趋向他靠过来的大和守安定。

你这回反倒比上次又快上一些了。他收回视线,漫不经心地说着,但嘴角的弧度却不可避免地泄露出了此时的喜悦。

又不是什么大事,吵了反而没意思。大和守安定耸耸肩,面上装得轻松,脚步却并未停下半分,没过多久,就和加州清光肩挨着肩了。

瞧他这口是心非的模样,加州清光想笑,又碍于面子,只得绷紧了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你肯定又在偷笑了。大和守安定撇撇嘴,用肩膀捣了他一下。快说啊,又在笑什么了。

没什么。加州清光正了正身子,摸摸鼻头。只不过再想,我们上次拌嘴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好像有些日子了。大和守安定仰头思索着。还是因为你不听话到处乱跑,害我担心半天来着,真是的,又不是刚从锻造室出来,还做这种傻事。他越说越来劲,喋喋不休地,活像个老妈子。

 




他们的确很久没吵过架了。想当初两个人都来得早,加州清光身为初始刀,没过多久就锻出了大和守安定,两个人在锻造室门口大眼瞪小眼,要不是一旁审神者跑来把两人拎走,估计还得僵持好一会。但这并非长久之计,因为很快他们又在分配的房间门口碰了面。这一回没了审神者的调节,一时间仿佛被点了炸药桶,噼里啪啦响作一团。

那时候本丸里刀剑不多,自家主人还是个非洲婶,稀有的四花五花更是罕见,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便担起了本丸主力的重任。可惜两人都是非暴力不合作的主,虽然是轮流当队长,但一个上了任,另一个就必定会闹腾一番,出阵时候也是一个喊南一个朝北,急坏了一众小短刀。起初图都算简单,一刀一个,压力甚小,后来随着检非违使的出现,受伤次数的累积,能让他们吵架的次数慢慢减少,更多的,则是即便拌着嘴也要把人扛回去的信任。

慢慢的,被带回来的刀剑逐渐增加,非婶也有了出头之日,锻造室里接连迎来几把四花。为了给这些更加强有力的刀剑们练级,两人便被调去了二队,带着几把短刀胁差,常年奔赴在远征途中。索性无论如何奔波,他们倒也算形影不离,互相有个伴。想来便是那时候起,他们便再很少吵架了。其实最初那些口角之争也大都是写鸡毛蒜皮的小事,比起结果的如何定论,反倒是更像在找寻尚在人间时的相处模式,仿佛只有这样,才会营造出一种不曾改变的假象。

万事总是开头难。比如加州清光难以跨过池田屋的门槛,比如大和守安定无法倾听黑猫的叫唤,比如每逢阴雨连绵,两人心头间犯起的思念。但随着本丸的景趣更迭,时光流转,几度春秋,那些能割舍的不能割舍的,通通都蒙了岁月的尘埃,沉进了最深处去。卸了主力的重任,更多的时间则是赋闲在那,没事喝喝茶吃吃点心,兴头来了就去道场比划两下,也算是对武力的巩固。唯一不同的大概是少了几分喧嚣,多了一些依赖。

只可惜虽为人身,却不通晓情爱。舌尖的话翻来覆去了几遍,到头来还是咽回了肚子里去。加州清光心思细,最先察觉出来。他瞧着大和守安定那副遮遮掩掩的模样,还以为又是在想那些鬼点子,一拍后背想去吓他,却没想到把人直接惊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刚想道歉,把手伸了过去想把人拽起来,却见大和守安定跟火烧着眉毛似的倏地一下跳起,同手同脚地就朝外冲,只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加州清光。想来就是在那时候,从那人无法掩饰出的情绪,不可抑制的赧颜,或许还有更多中,窥见了些许欲言又止的东西。想明白之后,却发现他脑子里的第一想法不是阻止或者拒绝,而是妄图诱导那笨蛋也想通时,加州清光就知道,大概他也是陷进去了。

让大和守安定那颗榆木脑袋想清楚并非易事。光是为了逮着这人,加州清光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和泉守的衣柜里把人给揪了出来。明明是被捉住的那个,偏偏大和守安定还理直气壮,哼哼唧唧嚷嚷了一堆,加州清光听得烦,把人往墙上一按,兜头就把唇覆了上去。

那是他第一次吻上大和守安定,因为再后来这人开了窍,就再没了这等大好时机去欣赏这家伙手无举措的狼狈模样。大和守安定唇凉,一如他所给人展示的表面,温润凉薄,柔和冷然。虽有机具欺骗性的样貌,却依旧难以掩饰从内心深处透露的抵抗,对于现实,对于历史,无力却又执拗的抵抗。

但很快,这薄唇就被加州清光点燃了。他知道自己是在玩火自焚,却依旧克制不住将燃油浇得更旺。很快大和守安定就反客为主,拽着他的手腕,一手把人反压在了身下,如困兽般啃食着两片唇瓣。

这并非一个很好的享受,无论身心。因为加州清光深知这将打破这人长久以来的认知,而这般难以启齿的爱恋与对另一人的复杂感情所交织,一度另大和守安定痛苦万分。他想约莫还是太爱了,便是昏了头,忘了本,着了魔,再不能分辨开来。加州清光扶住大和守安定的后脑勺,对方蓬松的马尾扫过指腹,带着丝丝痒意。他抬头,对上大和守安定沉入深海的双眸,里面宛如裹挟着暴风骤雨,霎时间就要将人吞灭。随后他勾勾嘴唇,将这人的后脑紧紧地向下按压。

这便是他们不那么愉快的初次接吻。

 




思绪到了这,便被耳边大和守安定的声音给拽了回来。加州清光回头,果然瞧见寺庙外的天如这人所说,逐渐转了晴。他招呼着外头的和泉守和堀川赶紧回来,又让药研摇醒了睡得有些迷糊的五虎退,瞥了眼不动声色站在他身后的大和守安定,握了握腰间的刀茎,发出了继续前行的号令。

这回远征颇为平静,加上又来了个好地方,周围风景甚好,雷雨过后,晴空万里,鼻息间都是沁人心脾的空气。难得的好时光,加州清光跟药研嘀咕了几句,便悄悄落了他人几步,走在了那人身边。大和守安定也面色不变,只是伸出手勾了勾他的小拇指。加州清光抬头,就看着这人深蓝的发丝被阳光照得发亮,明明做着如此动作,偏偏还要面上故作平静,却又在有些绯红的耳畔上露出了马脚。

说起来好久没去万屋了,要不今晚一起去吧。加州清光也勾了勾小拇指,脸上平井无波,只是语气里带着挥之不去的笑意。

没什么问题。大和守安定这么回答着,又像是怕他反悔,连忙加了句。那今天可要去的久一点,别又像上次那样,买了个东西就回来了。

知道啦。加州清光摸摸鼻子,偷偷笑了下。

 




从一级到九十九级,从主力到退居二线。从最开始在锻造室门口针锋相对,到如今漫步在青草地间互相许诺的约定。轮回更迭,聚散分离,一朝风雨,几度春秋。



-FIN.

卡文卡得痛苦,写个短打放松下。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0)
热度(131)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