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安清】孤岛 03

现代校园

冲田组清水无差




前情提要:02





03

不知道是不是那天堀川的话起了作用,隔天起加州清光还真不自觉地把注意放到了那人身上。

说起来两人从认识开始,就是大和守安定主动为多,加州清光以为这人是个自来熟。后来秘密被勘破,又被要挟着进了美术社,这人身上就又被加州清光贴了个阴险狡诈的标签。好在除那个要求外,也并没有什么过分举动,让人好不容易松了口气,但却总像个疙瘩,时不时在加州清光心里膈应下。

他这次的确是想好好了解下大和守安定,但好心不多,还是憋了些火气,想揪出些这家伙的把柄,以报自己的秘密泄露之仇。少年人的心思多少总是有些稚嫩,如同两个小孩打架,你踩了我一脚,我必定得再回你一拳头,生怕自己吃了亏似的。

好在他跟大和守安定是同桌,放学又一道去美术社,倒也算得上是形影不离。但显然在加州清光的面上,大和守安定还是那个他印象中的坏家伙,表面上倒是热情,可总有股腹黑的味道,尤其特别喜欢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湛蓝的眼眸微眯,眼底溢满戏谑,有时候故意调戏撩拨他几下,加州清光就气得差点把画笔甩他头上。

吃饭的时候加州清光把这些跟倒豆子似的说给堀川听,一边说一边拿筷子戳着便当盒里的小香肠,仿佛那就是大和守安定那张欠揍的脸。

堀川一开始还能认真听,时不时点头附和两下,但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到最后对上加州清光那双瞪圆了的红眸,竟忍不住抖着双肩笑了起来。

加州清光被他笑得奇怪,拿筷子另一头捣了捣他。“你笑什么啊!那家伙都这样对我了你还笑!”他愤懑地咬咬牙,鼓着腮帮子满脸不悦。

堀川笑着摆摆手,一副乐不可支的样子。“因为我没想到清光居然真的观察得这么仔细。”他眨眨眼,抿着嘴笑吟吟道:“而且从你的描述中,那家伙可不就只缠着清光你。不如你下次偷偷去看看没有你的时候,安定是个什么样。”

吃完午饭堀川就迫不及待地收拾好饭盒就往教室跑,自然是去找他帅气的兼桑去了。加州清光提着饭盒往回走,路遇藤四郎家几个弟弟,打了个照面寒暄几句,一群少年又咋咋呼呼地往走廊那头飞奔。终于到了班级门口,加州清光正打算抬脚进去,恰好门口三三两两的女生扎堆闲聊,那声音便不偏不倚地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刚刚我经过大和守君边上的时候他正在睡觉,那个睡颜真的是超帅的!”扎着马尾的女孩略带花痴地捧着涨红的面颊,双眼泛光,语调兴奋。

另一个女孩听了也颇为赞同的点点头,“的确大和守君的颜值没话说,若是给咱们班排个名次的话,我肯定投他一票。”

“帅是帅啦。”第三个女孩表情有些冷淡,看上去对这些没太大兴趣,“可我总觉得大和守君这人有些很难接触,平时也都不怎么搭理人,表情挺冷淡的。”

“这倒也是,可能帅哥都比较酷?”第一个女孩咬着手指,努力为自己心仪的男生找着借口。

“而且高一的时候你们没听过他的传闻么?居然都把人给打进医院了,还是怪可怕的。”第三个女孩有些后怕地搓搓手臂。

“这我还真看不出来,毕竟他长得算是乖巧那个类型吧?”

“你怎么知道他内里到底是什么样呢。”

……

女孩们的声音愈来愈小,加州清光回过神,才发现她们早已嬉笑着远去,而自己也已经像根柱子一样在门口矗了好半天。他默默消化着女孩们方才的话,心道我们这认识的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怎么在他心中那个狡猾的自来熟到了别人眼里居然是个难以相处的人?难道大和守安定不是逢人就用他副乖巧清秀的外表去和人套近乎?这一席话下来,反倒是别人眼中的大和守安定真的是个令人畏惧的问题学生了。

他又想起来刚才堀川的话。难道在他面前的大和守安定和在别人面前的,真的是不一样的?这人还能是个精分不成?

加州清光一边嘀咕着一边拉开门,慢悠悠地走了进去。正值午休期间,班级里人烟稀少,大多都趴在课桌上补觉,偶尔几个聚在一起聊天或者吃饭也都是小声地开口,生怕打扰了这静谧的气氛。

他径直地走向自己的座位,就看到拿手臂当枕头、校服当被子,趴在桌子上睡得正香的大和守安定。大概是因为邻近窗口,外头阳光亮得晃人,大和守安定是头朝里头睡得,正好对着加州清光的方向。由于身处梦境,眉头舒展,双眸紧闭,细密的睫毛在面颊上打出一块小小的阴影,时不时还耸耸鼻头嘴里嗫喏几句,倒也真的算得上是人畜无害了,和平日简直判若两人。

都是这张脸惹的祸。加州清光在心里不忿着。他把饭盒收好,摊开课本准备看书,奈何身边这人存在感太强,盯了那些蝌蚪文半天,还是一字未进脑袋里去。他只好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笔点着书,眼神不自觉地放在那张安然的睡颜上,脑子开始胡思乱想。

说起来平时这家伙,是怎么对别人的来着?视线顺着这人高挺的鼻梁逐渐向下滑动。好像大部分时候都是缠着自己的,嬉皮笑脸,妄图用美色诱惑。只是偶尔这人的身上又会萦绕着浓重的违和感,他看人时总是太过漫不经心,像是谁都没法入得了他的眼,起初那些小女生还会围在他身边没话找话,大和守安定也是这样淡漠地看着那些花枝招展的女孩们,拒绝的话语冷得快要掉冰渣。加州清光越想越觉得自己看不透这个人,说他热情,又对旁人冷若冰山,说他冷淡,又像块牛皮糖样黏着自己。偶尔望着窗外目光沉静不知在思索些什么,却能感觉出这人的眼眸深邃不似这个年龄段该有的浮躁。究竟是怎样的事可以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那双眼里情感的浓稠如化不开的墨,愈加浓郁。

可能他真的是个精分。

 




加州清光本以为还要过很久他才会真正踏入大和守安定的世界,未曾想过一个小小的契机,就让他这么跌跌撞撞地闯了进去。

说起来校园暴力这种事,上一次听闻仿佛还是某本低俗言情小说里,恶人那些好似背台词一般的可笑话语,看书时觉得让人发笑,但真要落到了自己身上,只能哭笑不得。加州清光背靠着墙,心里这么吐槽着。冷硬的砖瓦咯得骨头生疼,被人揪住的衣领勒住脖子,让他只能努力踮起脚尖让自己的呼吸能够顺畅些。加州清光看着这些略带熟悉的嘴脸,努力地去回忆自己到底什么时候惹着了这些人。

他深深地觉得这家他平日最爱去的店铺绝对有毒,不然怎么会两次买指甲油两次都被人撞见,第一次是大和守安定好歹不算什么大事,可第二次居然是他无意间得罪的人,加州清光几乎可以预想到第二天的校园里会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没想到加州清光居然会用这么娘娘腔的东西?怪不得看你那样子看起来就像个女人!”领头的人生的满脸横肉,说出来的话也不堪入耳。

加州清光拼命地想要掰开桎梏着自己的手,他看着那人手里捏着的玻璃瓶,里面斑斓的颜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原以为以前听得多了,被骂得频了,也就不会再在意这些了,那些恶语相加又不会让自己少块肉,只要做好自己还是依旧能保持潇洒的傲骨。但事实证明他还是错了,童年种种就像挥之不去的阴影,时至今日,也依旧能化为一柄利刃,捅得那颗看似坚硬的心,戳个鲜血淋漓。

“你……你才是女人!”那些人还在说些什么,加州清光已经听不清了,也不想去深究到底是什么时候开罪了别人。过去与现实重叠,那些狰狞的、恶毒的、摘下虚伪面具后的面孔,夹杂着还有些孩子气的天真话语接踵而至。他不能再重蹈覆辙,不能再那般任由别人欺辱。加州清光一口咬在那只手上,听着那手的主人一声惨叫,一边更加愤力地叫骂,一边叫着其他人冲上来就要拳打脚踢。

眼看那些可怖面孔愈加靠近,拳头上的热度挟带着空气震动带起阵阵拳风,加州清光下意识地闭上眼,拿着可以移动的双手护住头部,努力在桎梏下将身子蜷缩,以免受到更大的伤害。他想着待会该如何收场,爸妈要是看了自己一身是伤应该怎么作答,复又觉得这种时候还能走神的自己也是挺有趣。他思考了太久,以至于半晌那些预想中的疼痛都没降临到身上时都没能察觉,只觉得领口的力道松懈开了,随后他就像个旧沙袋一样狼狈地坐到了地上。

加州清光有些怔楞地抬头,就看见不知什么时候那些恶棍就已经七仰八叉地倒在了地上。因为当初是被拖进了一个小巷,所以甫一抬头,入眼的还是暗巷里昏暗的光线,随后是一双洗得发白的球鞋,再往上,是打斗时被蹭得有些脏乱的裤脚。加州清光突然有些想笑,笑这人能把熨帖合身的校服拿来做这种打架斗殴的事情。

“你怎么在这?”加州清光被人勒得久了,一下子有些使不上力气,便干脆就这么坐在了地上,抬头看着面前的人。“看来以前那些传言都是真的了?”他耸耸肩,妄图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掩盖住自己原先的慌张,“就这架势,把人弄进医院也的确够格了。”

可大和守安定并没有给他半分回应,这人就这么站在那,一半沉进阴影,一半暴露于光明,原本温润的面庞因为面无表情而显得冷淡,深蓝的眼眸也没了往日的笑意,反倒是就这么盯着姿态狼狈的加州清光,看不出安慰更谈不上嘲弄,就这么漠然直视,仿佛看个陌生人。

加州清光突然就觉得自己可能一直以来都没有真正地了解过大和守安定,又或许他见过了这人的太多面,反倒不知晓究竟哪一个是真正的他。究竟是那个平日里对待他人冷漠疏离的,还是偶尔喜欢戏弄撩拨自己的,亦或是站在面前的这一个目中无人的问题学生呢。他可真是个病入膏肓的精分啊。

“穿上吧。”过了好一会,大和守安定才有了动作。他脱下自己的校服外套扔给加州清光,好让对方能遮掩下自己的狼狈模样。随后又拎起被扔在一边的书包,和散落一地的玻璃瓶,最后站定在加州清光面前,伸出一只手来。

外套上似乎还残留着皂角清香,虽然被过多的尘土气息所掩盖。加州清光也没客气,披好衣服,又抬头看了眼大和守安定,随后敛下眼睑,自己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见大和守安定转头就要往外走,加州清光猛地出声。“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又恰好救了我?我可不信你会这么好心。”说罢他冷哼一声,双手交叉在胸前模样笃定地似乎非要讨个结果。

“我家就在这后面。”大和守安定也知道他的脾气,步子果然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加州清光。那原先沉浸在打斗中的冰冷视线已被收回,此时的目光虽不及平日里的暖和,却也带着些温度,只是嘴角弧度不够,始终算不上个笑容。

“你家?”加州清光一愣,似乎没想到会得来这么个答案。他都已经做好了各种阴谋论的算计,却没想到会是这么个令人惊讶的结论。他蹙眉,面上还带着些不信任,“我记得这后面只有个冲田道场,可没有什么民宿的地方。”

大和守安定歪歪脑袋,终于整个人又再度柔和了起来,他眨眨眼,开口道:“因为我家就是冲田道场。”

 




久闻冲田道场大名,但真正走到里面去,还真是头一次。起初加州清光不太愿意,大和守安定便指了指他已经被弄得破旧的一身衣服,还有这灰头土脸的模样,加州清光一想到自己父母看到这些后的唠叨,便也只好妥协了。

两个人走的是后门,看着大和守安定蹑手蹑脚的小心样,加州清光还有些奇怪,毕竟这人先前可是出尽了风头,怎么反倒进了家门就跟蔫了的茄子,无精打采。

很快,加州清光就知道这原因也是和他不敢贸然回家一样。

“安定,你这是跟人打架了?”两个人还没偷溜几步,就听不远处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前头带路的大和守安定立马像是被定住一般,再不敢往前走半步。加州清光有些惊讶地看着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居然罕见地涨红了脸,转过身一副急于解释的样子。

“冲田先生,我今天……我这是想救我这个同学。”不止是脸红了,连说话都不利索了。

加州清光觉得新奇,再偏头,就瞧见了那个让大和守安定变成如此这般的人。那是个很好看的男人,加州清光很少用好看去形容一个人,那样总显得轻浮且浅薄。可到了这个人身上,却是再多的辞藻都是无用。一身简单的家居服,却是能穿出不一样的风姿。男人五官挺立,如刀削斧凿般线条分明,与大和守安定一样在脑后束起发丝,却没了那分少年稚气,而多了些许大人的成熟。

感受到了加州清光探究的目光,冲田总司便将视线从大和守安定那挪了过来,大约是看出了这就是他口中的同学,便微微一笑,说了些客套话。加州清光连忙摆手,居然也脸红得跟一旁的大和守安定一样,最后只能晕乎乎地乱应答着,被大和守安定拽着胳膊逃也似的跑到了楼上。

“那是你哥哥?”加州清光坐在大和守安定的房间内,颇有些感兴趣地问道:“长得真好看啊,他一笑我就忍不住脸红了。”

“那是我的养父。”大和守安定从柜子找出了几件新衣服给他递过去,有些别扭地解释道。

“养父……那你?”加州清光睁大了眼,随后看着大和守安定有些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坐实了他的想法。“不好意思,我没想揭你的伤疤。”加州清光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语气诚恳道。

“没事我并不在意。”大和守安定也找了张椅子坐下,双手垫在脑后,晃荡着双腿,“冲田先生是个特别好的人,从把我捡回来的时候就一直照顾我,还供我上学,抚养我长大。”

加州清光虽然有些奇怪为什么对自己的养父还要用这么疏离的称呼,但此时内心的同情远远大于疑惑,少年人单纯的善占了上风,他几乎是立马忘了要报复大和守安定的那档子事,语气都不由自主地放轻了许多,“所以你说我们是同类到底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觉得我们都有秘密。”大和守安定抬头盯着天花板,慢悠悠地说着,“我们都因为自己的秘密而小心翼翼地远离他人,虽然清光你做得很好,至少比我好,但还是能让我一眼就看出来你的不同。”

“有这么明显么。”加州清光有些气馁地嘟囔着嘴。

“当然,因为清光你什么都写在了脸上,实在是太好懂了。”大和守安定眨眨眼,笑吟吟地说道。

加州清光瞪了他几眼,但也很快就觉得释怀了许多。什么嘛,亏得他还以为是什么很可怕的事情,原来就是和他一样有苦说不出罢了。想来也肯定是因为自己是孤儿的身份所以一直都很自卑吧,毕竟要是被别人知道自己没有父母只有养父什么的,肯定会被同情和议论占满吧。怪不得平日里不搭理人,原来是想以此来逃脱旁人的探寻。因为那点自尊心,便是要用冷漠的躯壳包裹自己。

我看你才是好懂吧。加州清光在心里腹诽着。

但一想到这,他又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吃亏的了,虽然不小心被撞破了秘密,但好歹现在也握住了对方的心思。

“那你那天怎么在店里面碰见我的?蓄谋已久?”加州清光挑挑眉,语气不善道。

“怎么会。”大和守安定耸耸肩,“那只是因为我刚刚回家路上看到清光走了进去,然后就觉得很好奇就也跟了进去,没想到居然就这么不小心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切。”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追究下去无疑是显得太过小气了。加州清光气呼呼地拿脚踹了下大和守安定晃动着的小腿,在对方故作夸张的吱哇乱叫中也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他突然觉得两个人的关系亮堂了很多,再不是迷雾重重看不清晰。其实做个朋友也没什么的,至少看上去也不算吃亏,大和守安定的长相又很符合自己的胃口,而且瞧他那蠢样,居然也是因为自尊心而逃避旁人,说起来这点倒也和自己挺像。

加州清光越是这么想越觉得心情不错,当晚又得到了父母的批准,跟着大和守安定和他的养父一同吃了晚饭。席间三人有说有笑,大和守安定又是夹菜又是盛汤,好不殷勤。冲田总司颇为欣慰夸赞了加州清光几句,又感谢他能在学校里照顾好自家的臭小子,让他有了加州清光这么个好朋友。

加州清光笑得尴尬,因为他一想到前段时间自己还是那种态度,不知道冲田先生是否还会这么眉开眼笑。不过既然误会解开了,倒也没什么需要较真的了,更何况大和守安定最开始也不是有意发现他的秘密,更没有说出去,反倒是见他遇到困难挺身而出,或许某种意义上,还真能成个好朋友。他这么想着,不禁笑容都加深了几分。



-TBC.

跟大家说个事情,孤岛最近要停更一段时间了,因为我打算将《曾几何时下雪之日》出本去参展CP20。这是我第一次出本,所以非常紧张又激动,需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因为考虑到很多人不喜欢正文的BE结局,所以本子里我也会再写个番外,画上一个圆满句号。本宣和印调过段时间也会出来,所以就没有能力去更新孤岛了,非常抱歉。写文这么久,终于想出一次本子,非常忐忑,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支持我,但我一定会努力做好这个本子,也算是对自己这么长时间的一种纪念,以及给那些喜欢我的人的一种回馈。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7)
热度(113)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