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安清】杀死汝爱 02

史密斯夫妇梗

双杀手设定




前情提要:01




02

为了等到到最佳狙击时机,大和守安定已经在这个楼顶蹲守了三个小时,期间还非常倒霉地下了场小雨,让他的衬衫后面全部都潮湿并且黏腻地附着脊背上。尽管内心已经有无数次想要撤下狙击枪冲回去换身清爽衣服的冲动,但多年的职业操守依旧让他不得不按捺下心中的躁动继续在楼顶上装石雕像。

“我说安定,今天你不是轮休么?怎么还跑来接任务啊,这么勤奋可一点不像你。”无线耳麦里传来和泉守兼定懒洋洋的声音,多年的相处让大和守安定几乎立刻就能在脑海中描摹出对方敲着个二郎腿的闲散样。

“没办法,总有些有家也不能回的时候。”天色终于渐晚,仲夏的午夜飞虫盛行,大和守安定一边把自己脚踝上的一只蚊子打死,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看来你家那位最近出了点状况?所以说嘛,单身才是上上策,谈什么恋爱啊,都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耳麦那头的和泉守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大和守安定语气淡然地反驳道,“首先我不是小孩子,其次我们这也不叫谈恋爱,这叫夫夫生活。”

这理所当然的语气差点让那头的和泉守一口水喷出来,他笑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这话要是从一期一振前辈那个弟控口里说出来我还有点信,你这个组织里的大魔王,没想着一枪把人蹦死就差不多了,还什么夫夫生活,笑死人了,真应该让你对象看看你把人一枪爆头时那个表情,隔壁小孩都能吓哭。”

对于好友这种日常冷嘲热讽大和守安定早已习以为常,权当做是单身狗的咆哮随他去了。两个人又随意散扯了几句,终于当目标人物出现在狙击镜内,两人都同时默契地闭上嘴,不再打扰任务的进行。

伴随着目标地不断移动,大和守安定也在内心默默计算着狙击的最佳时机。他的呼吸逐渐放轻,直至最后微不可闻,整个人都犹如一块失去生命的巨石不再动弹。四周的一切都逐渐在眼前远去,最后只剩下这方寸之间通过红外夜视仪而形成的热成像。也不怪和泉守总爱拿他射杀人时的眼神说笑,毕竟真当被那双目空一切,就连万千生命都不放进其中的冷漠眼神注视时,换谁都会忍不住从心头冒起一股寒气,因为那双眼明明白白地说明了自己这条小命不被对方重视随时都可取走的事实。

待到目标移动到了预想位置,多年经验造就的决然让大和守安定当机立断扣下扳机,当看到百米之外的人物陡然倒地时立马起身,手指飞快,几下动作就把狙击枪拆卸完毕收进了旁边的背包中。

“一击命中,看来今晚能睡个好觉了。”见任务成功,耳麦里才又传来和泉守欣喜的声音。

大和守安定此时嘴里还叼着弹夹,长时间的蹲守让他的四肢都有些许麻木,站起身甩了甩手才好受许多。他一边把背包背上一边迅速走向楼梯口,这次所选的是目标正对的一栋酒店顶楼,所以当大和守安定快走到有人处时,又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怀里掏出个鸭舌帽盖到了头上,装模作样地拿出手机放在耳边仿佛是在与人通话的样子,虽然其实是在和耳麦那头的和泉守扯淡。

“不过你最近几天都回家这么晚,你家那位没什么意见?”见今晚可以就这么收工了,和泉守也开了瓶啤酒畅饮起来,敲键盘的声音噼里啪啦地从耳麦这头传了过去。

“我跟他说最近要去拍套夜景。”大和守安定侧身躲过迎面走来的服务生,低声回道。

尽管他已经把声音压低到听不出来情感,但依旧逃不过相交数年的和泉守的耳朵,键盘声几乎是立刻就停了下来,随后耳麦里传来和泉守略带八卦的声音,“怎么快回家过夫夫生活了你还不太高兴?难道说出现感情危机了?我就说你怎么最近老这么拼命,原来是躲家里的那位啊。”

“你想象力可真多,最近小说又看多了?跟你说了少看点,容易智障。”大和守安定嘴角一抽,毫不留情地把通话掐断,压低了帽檐就往外走。

 




一出酒店,大和守安定就没有做过多逗留便招了辆出租随口报了个地址,干他们这行的最是懂得如何伪装,任谁都不会知晓这个背着背包的普通青年会在刚刚才收割走一个人的性命。

坐上车后大和守安定也没闲着,从怀里掏出和刚才不一样的一部手机解开锁翻开起来,手指划拉了几下,果不其然,加州清光没有发来任何一条消息。大和守安定阴沉个脸,把手机往怀里一揣,目光沉静地凝视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虽说和泉守总爱看些什么偶像小说总裁文啥的,一天到晚发表中二言论胡言乱语,但不得不承认,这回还真的给那家伙蒙对了。

在千方百计把那人追到手,并且顺利地同居了四年后,大和守安定不幸地遇到了从未有过的感情危机。虽说依着加州清光那个傲娇性子,就算住到了一起还是嘴硬不肯承认两个人的关系,但大和守安定知道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早就在心里接纳了他。

起初的日子的确是鸡飞狗跳,两个从未有过恋爱经验的人凑在了一起,磕磕绊绊的程度几乎不亚于大和守安定出过的最艰难的一次任务。偏偏比起谈恋爱,出任务只要一枪把人做掉就可以了事,这恋爱却需要经得起长年累月的磨合与经营。这可让大和守安定犯了难,尽管他自诩是组内头号神枪手,人称大魔王总之无人可挡,但遇到了这种事情也只能两手作罢不知如何是好。他虽然很想求助组内其他的人,可偏偏这些人也和他一样都是些亡命之徒,就算是发展关系也都是业务需要,哪里懂得什么正儿八经地谈恋爱,最后还是读过不少爱情小说的和泉守给他出了几个点子,虽然很久之后再回望那段日子,他仍然很想把给自己出馊主意的好友给暴打一顿。

其实若要放在以前,他也是怎么都不会相信自己居然真的有愿意放下手下的枪而努力想和一个人共度余生的想法。可当两人第一次在昏暗逼仄的角落里接吻时,对方身上传来的清冽味道几乎是霎时就让他迷了心神,偏偏那家伙还想撩完就跑,大和守安定那晚喝了点酒,登时就脑子一乱,拽着胳膊就又把人拽到了怀里。那是他成名许久,自负已经收放自如之后,头一次失去了控制。

不光是他自己,就连组内的好友们在听说自己最近正在热烈地追求一个长相漂亮的小记者时也吃惊不已。几个爱八卦的最先凑了上来,好奇地看着大和守安定盯着屏幕手指不停动作的样子。狮子王开口问了句你在做什么,大和守安定想也不想地就回了句谈恋爱,足足让组内好几天都没个安生。

和泉守评价说是他杀人杀多了,有心向善,也有人说他是一个人禁欲久了,欲望在作祟。大和守安定撇撇嘴,他向来肆无忌惮惯了,自然也不会在乎他人的想法,继续窝在沙发里给加州清光发着没有营养的冷笑话。待到消息框里显示出了已发送,他才默默地放下手机,头靠着沙发软垫神色莫名。倒也不是像他们所说多想有个家或者其他任何温馨理由,在刀尖口上跌打滚爬多了,早就熄了过正常人生活的想法,只是非常单纯地想继续调戏那家伙,看着他因为自己的言语动作而跳脚,这么一想,自己果然是极其恶劣啊。

可自负如他,也从未想过这一追就是好几年,想法也逐渐从最开始的调戏解闷,不知怎的就真的变成了想和这人共度余生。待到意识到时,他已经把那个漂亮小记者拐带上床,再眨眨眼,四年同居生活一晃而过,就连大和守安定也不得不就此认命,大概自己这辈子就真的栽在加州清光身上了。

既然这样决定了,那必定得做好万全之策。一想到自己特殊的真实身份大和守安定就一阵头疼,为了掩饰自己成天到处跑窜的行踪,他特地假扮成了一名自由摄影人,也幸亏这几年他业绩优秀,什么假展览、假影集,上头都一一安排妥当。不过也巧,加州清光是个知名记者,经常需要奔赴各地现场取到第一手资料,也就有了经常两人同时出差,一人拖一个行李箱在门口道别的场景。

也不知是不是这样聚少散多的日子过久了,那些别的小情侣会有的感情纠纷到两人这几乎都没有发生过。大和守安定本来就是个随性的主,最大的兴趣就是调戏加州清光,看着对方被自己气得涨红着小脸冲过来拼命的样子,他就莫名觉得这些年来因为手弑了太多生命的冷漠被冲刷许多,自己也终于有了点人情味。不过加州清光也不是个任人欺负的,由于大和守安定不是那种全能型杀手,只知道专精枪械,所以面对下厨房这种高难度的工作自然都交由加州清光来做。俗话说得好,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那么反之肯定也同样适用。自此,每当大和守安定在争斗中占了上风,那当天的三餐就必定会出现什么能咸死人的煎蛋、辣到哭泣的浓汤等等各种黑暗料理,偏偏大和守安定还只能自知理亏,一口口含泪吃下去。但在看到一旁笑得乐不可支的加州清光时,某人又瞬间觉得为了能看到如此明媚的笑容,让自己的胃受伤点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就是这样和谐的同居生活,终于也迎来了它的不和谐。

 




等到大和守安定轻手轻脚地打开家门,加州清光果然已经睡下了,客厅还留着一盏灯,似是在等什么人的归来。打开鞋柜,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鞋子,大和守安定从最下面拿出一双深蓝色的拖鞋,几下换好,拎着背包就往里面走。

他并没有直接进卧室,而是穿过客厅,往二楼走去。这栋复式小洋房是很久之前上头派发给他的公寓,因为出任务常年奔波,当初在带着加州清光住进来前还特地找钟点工打扫了很久。而当时同居的理由也是幼稚得好笑,说什么一个人住着寂寞想找个室友,足足被加州清光用戏谑的眼神盯了有几分钟,大和守安定这才败下阵来,耸拉着脑袋说好吧其实就想和你住一起,对方这才用以胜利者的姿势,骄傲地昂着脖子屈尊降贵地搬了过来。

除了共用的卧室,两人还各自都有自己的工作室。当然,这不过是大和守安定为了存放自己那些武器而打得掩护罢了。一进屋,里面堆满了各式相片和摄影设备,大和守安定把背包随手往地上一扔,翻开那些掩人耳目的道具,下面露出一片看似金属质地的隔间,把包里的东西全都放置好,大和守安定这才站了起来,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肩膀,慢吞吞地朝卧室走去。

推开虚掩的门,床上果然已经卧着了一个身影。加州清光背靠着门,貌似已经睡熟,被褥随着呼吸的动作略有些下滑,露出光裸的脊背。大和守安定下意识地吞咽了一口,他突然想到因为这些天加州清光莫名其妙的脾气,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做爱了,看着这引狼的一幕,下面的小兄弟果然有些蠢蠢欲动。

哎,果然感情问题很烦人啊,还得苦着自己的小安定。

尽管他已经很努力地放轻了动作,但还是惊扰到了已经睡熟的加州清光,就在大和守安定正打算掀开被子躺进去的时候,突然听到那头传来加州清光有些迷迷糊糊的声音。

“给我……去洗澡,不然不准上来。”

“这都凌晨三点了,就不能通融一下么?”大和守安定摸摸鼻子,装作委屈道。

“你,你不洗,我就去睡沙发!”加州清光声音一下子拔高了几度,摇摇晃晃地动作几下,眼看还真要下床往客厅走。

“好好好!我去洗澡!”大和守安定立马举手投降,连忙把人又给拽进被子里,很怂地爬下床往浴室走。

站在花洒下面任水流冲洗,大和守安定闭着眼睛回忆着这些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可在他的脑海里每天不都还是那样的日子,斗斗嘴,出出任务,有兴致了就在床上滚一滚,累了就两个人窝一起看看老电影,实在是找不出到底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不知为何从前段时间开始加州清光的态度就有些不对劲了,先是总莫名其妙的发脾气,就算大和守安定性子好,也给真气着了好几回,偏偏那人还一脸“你做错了事还不给我发火么”这样理所当然的表情,实在是令人无语。随后就是和谐生活被打破,电影也不看了,床单也不滚了,饭也不做了,经常早出晚归或者干脆一连就出差好几天,搞得大和守安定一连好几周都找不到加州清光的影子。要么就是好不容易回家了,但还是顶着张死人脸,大和守安定耐下性子想沟通一会,也是非暴力不合作,冷哼一声就跑进了自己的工作室,门甩得震天响。

大和守安定碰了一鼻子灰,只能默默地掏出手机向好友们求助。

组里的今剑前辈回得最快,说他应该好好审视下自己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岩融前辈在下面连声附和。过一会宗三左文字也回了消息,不过此人总是一脸怨妇样,这回说的也是阴谋论,让大和守安定最好查查是不是加州清光打算劈腿,顺便还附了张我很不高兴的表情。三日月宗近前辈回答得最是乐观,说这不过是小情侣之间常发生的事,让大和守安定多哄几天就没事了。最后回复的是和泉守,想必这人又是看小说看忘了时间,大言不惭地说这是七年之痒的前兆,还举了一大堆例子。不过仔细一看又是那些小说里的人物,大和守安定翻了个白眼,把手机揣进了兜里。

他开始努力回想最近做了什么,可除了和组里的人接触,他的生活里也就只剩下了加州清光,何来出轨这么一说。而加州清光虽然生得漂亮,却也不是那种风流人,他骄傲的性子肯定也不会做出劈腿这种事。要说把这当做小事随便哄哄结束也不太现实,毕竟加州清光平日里还是极有分寸的,两个人就算吵架也很快就会和好,从来没有出现过这般无理取闹的情况。思来想去,还真就只剩下和泉守说的最有可能性了,接连两次被这家伙言中,大和守安定不禁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去买几本小说回来研究一下。

为了弄清楚这个七年之痒到底是个什么鬼,大和守安定洗完就匆忙擦好身子,换上睡衣往床上一躺,就开始翻手机查阅了起来。网上说的大概都是些什么人们爱情到了第七年可能会因爱情或婚姻生活的平淡规律,感到无聊乏味,要经历一次危机的考验,如果熬过去了,便能让感情更上一层楼,若熬不过去便很可能分道扬镳。

居然这么严重,一看到最后几个字大和守安定就立马急了,他连忙往下翻想看看网友给的解决方法,结果身后突然传来加州清光有些恼怒的声音,“你不是困了吗快睡觉!玩什么手机,灯光太晃眼了。”说罢直接从后面伸出手,蛮横地把大和守安定的手机给关掉。

“……”面对黑屏了的手机,加州清光似乎很满意,翻了个身继续睡觉,徒留下嘴角抽搐的大和守安定。

罢了罢了,为了不让这段感情分崩离析,一定要忍。大和守安定不断地在内心里对自己说着。至于这什么解决方法,明早再说吧,还是睡觉要紧。随后便把手机放到了床头,裹了裹身上的被子,翻个身,背对着加州清光闭上了眼。



-TBC.

感觉作为狙击手的安定好帅啊,一直很想写来着,终于满足到了。

后天有专业考试,之后才会更新啦。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5)
热度(262)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