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安清】杀死汝爱 03

史密斯夫妇梗

双杀手设定





前情提要:02





03

加州清光是被饿醒的。

昨晚跟堀川聊了半晌,结果不仅没有纾解郁结,反而越说越冒火。最后堀川好心好意留他下来吃饭,加州清光哪里有这个好心情,气都给气饱了,裹上薄外套就气势汹汹地离去。晚上回家推开门,果然大和守安定又没回来,加州清光愤懑地跑去厨房下点面条打算草草了事,可吃了两口就觉得索然无味,干脆筷子一撂,冲进浴室洗了个澡,倒床上就准备睡觉。

起初还没多少睡意,只觉得憋了一肚子火找不到人发泄,脑海里不停地咒骂着那个不知道在哪鬼混的家伙。后来骂着骂着有些困顿了,半梦半醒间总想起当初才同居的那段日子,虽然总爱斗嘴,但却天天黏糊地腻在一起,像极了每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转眼几年,人还是那两个人,可却聚少离多,扳手指算算,连做爱的频率都愈加减少,这个月更是一次都没有。加州清光一想到前些日子的事情更加觉得憋屈,换做以前,他加州清光哪会在意这种事情,还不都是怪那该死的大和守安定,害他变得跟小女生一样多愁善感。委屈了一会终于觉得睡意上涌,便是脑袋一歪,最后呢喃了一句混蛋安定,滑进了梦乡。

由于没吃晚饭,一大早便犯起了胃病。加州清光皱着眉头蜷缩成个虾米,梦里面自己还在厨房间忙碌,只想赶紧做顿饭好让这疼痛褪去。可明明手里鸡蛋煎得金黄,他却总感觉有一股焦糊味,实在是胃疼得厉害了,这才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发现原来那阵味道是从现实里传来的。

那个笨蛋怎么又去厨房了。加州清光翻了个白眼,磨磨蹭蹭地准备起床。

随着穿衣服的动作,头脑也越发清醒,也就能更加清楚地听见厨房那头大和守安定传来的动静。

“嘶——烫,烫,烫!我还就不信今天制服不了你这个锅铲了!”

一阵锅碗瓢盆相撞的嘈杂,随后是大和守安定气急败坏的声音,不用看,加州清光就能想象到那家伙手执锅铲,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也不知是不是上帝看他别的地方太优秀了,所以就为他关上了厨艺这扇门。

耸拉着眼皮拿着电动牙刷在嘴里移动,加州清光心想吃了大和守安定做的早饭,自己是不是就已经可以直接被送去医院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为什么这家伙会去做早饭?难道今天外卖全都关门了么?这真是天大的噩耗。

全部洗漱完毕,最后给自己的脸上抹好各种护肤品,加州清光这才百般不情愿地拖着步子往餐厅走去。果不其然,刚到门口,就是浓郁的焦糊味扑面而来,空气中还飘着几缕黑烟,看得加州清光的眼角忍不住跳了几下。

大和守安定似乎已经做好了,他身上还穿着小熊维尼的围裙,加上原本白皙的脸上残存着一些不明真相的黑色污渍,整个人都看起来滑稽又搞笑。

但加州清光不能笑,哪怕憋出内伤,他都还是板着个脸,沉默地拉开椅子坐到桌边,面对着餐盘里的黑暗料理。好吧其实也没有很糟糕,好歹还能看得出那是鸡蛋和培根,比起以前那些黑得如同一块烤碳的东西,这大概也能算得上是一种进步了。加州清光拿起杯子喝了口牛奶,眼神忍不住往大和守安定那个围裙上飘去。

不行了,真的好搞笑,这家伙是智障么?加州清光努力维持着面上的冷漠,但心里已经笑得打起了滚。

旁边的大和守安定哪知道这人心里戏这么多。他还没从适才与锅铲的对决中缓和过来,眉宇间煞气犹存,盯着盘子里早饭盯了好一会才冷静过来。说起来他为什么要如此自虐般地下厨,归结原因都是因为一大早看到的关于如何维系感情的话题,底下网友纷纷支招,大和守安定便想趁机学上两手。而这第一条给的建议,便是亲自动手做顿好菜,说是亲力亲为,肯定能感动自己的爱人。

可看这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感动啊。大和守安定拿起刀叉切着培根,眼睛偷瞄着低头切鸡蛋的加州清光,看着那人依旧面目阴沉的样子,怎么都不像网上说的那样会激动得一把扑进自己怀里啊?

“盐放多了。”加州清光不知道这家伙又在打什么鬼点子,还像做贼一般偷看自己,只好先开口为强。拜托,那目光都快化成实质把他戳穿了好么?真的是蠢得要死。

“下次注意,下次注意。”大和守安定头如捣蒜。

“今天是不是外卖店不营业?”加州清光瞧着他这模样,心里的疑惑堆积得更多,但又想到自己还在和这人冷战,只得没头没脑地问了这么一句。

“啊?没有啊,你是想吃外卖了吗?”大和守安定被他问得一愣,蜷曲着手指搔刮了下面颊。

看来肯定又做什么亏心事了。加州清光想起以前别人跟他说过的,如果有人无缘无故地示好,肯定是背后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这么想着,再结合前段时间的事情,加州清光不禁狠狠地剐了眼还在懵逼中的大和守安定,冷哼一声,把牛奶一口气喝完就准备起身回房间。

“喂喂喂!你去哪啊!”大和守安定看着还剩大半的餐盘,满头问号地朝加州清光喊道。

“回去睡觉!”

“今天还打算带你逛街来着,你上次不是说指甲油用完了吗?”大和守安定一见情况不妙,连忙启用方案二,从椅子上蹦起来几步就把加州清光给拦了下来。

“逛街?”加州清光停下步子,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似乎想从这家伙谄媚的表情上看出点破绽来。然而,要是能被看出来的话他就不叫大和守安定了。“你不是今天要去工作室修改片子么?”既然什么都看不出来,加州清光索性放弃,双手抱肩,打算瞧瞧这人还有什么阴谋诡计。

“唔……我的助手会帮我搞定的。我那个助手可厉害了,就是上次接电话的那个。”大和守安定面不改色地扯起谎来,天晓得和泉守兼定那笨蛋到底哪里厉害了。

加州清光盯了他好一会,正当大和守安定以为快要没戏的时候,这人却眉毛一挑,紧绷的神情蓦地放松下来,“的确指甲油用完了,既然你今天有空就一起去一趟吧,我回去换个衣服。”没理会身后大和守安定瞬间松了一口气的表情,加州清光扭头就往里面走,心道看你还能耍什么花招出来。

 




今天的大和守安定很不对劲,这是加州清光自上车后再一次得到的结论。要放在平常,这一路上必定是吵吵闹闹,光一个变不变道的问题两人就能嚷嚷个半天,哪会像现在这般安静,还时不时贴心地问一句有没有什么想听的歌,这反差着实令人毛骨悚然。加州清光开始认真思考起这是不是两个人最后一次的逛街,难道说大和守安定打算当一回好男友然后去找他的真心爱人么?一想到这加州清光就觉得自己大概是侦破了这家伙的阴谋,立马以一种要杀人的目光死死地瞪了眼正专心开车的某人。

正在脑海里构思约会计划的大和守安定没来由地背后一凉,他看了看车里的温度,难道是打得太低了么。确定了下温度的确没打错,大和守安定这才放心地继续边开车边在脑子里安排行程。和加州清光上一次出门逛街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自己这边本来就任务时间就不固定,十天半个月不回家也是常有的事,偏偏加州清光也是个大忙人,据说经常要出差深入腹地地获取第一手新闻,所以约会这种事情大都被在床上滚一遭给代替了。也幸好大家都是成年人,心智成熟,不太在意这种小年轻式的恋爱,解决一下生理烦恼这心理也就没多大问题了。

但现在大和守安定却觉得自己或许应该反思一下,难道说正是因为没有多少像样的恋爱经历,直接跳到老夫老夫的日常,所以这才让加州清光生气了?大和守安定思忖着网上说的那些所谓的激情学说,他自己倒是压根没感觉,但加州清光这人就不一样了,从他爱涂指甲油这点就不能把他和普通男性相比较。大和守安定这次决定好好表现,让加州清光体会一下恋爱中的浪漫。

话是这么说,但要怎么做,他却一头雾水。毕竟在大和守安定这个没什么情趣的人眼里,什么烛光晚餐、电影院的小动作、手挽手看日出,纷纷都没有在床上来一炮有意义。但架不住有人喜欢那种柏拉图式的小清新,依他看,加州清光就很有这个潜质。所以大和守安定毅然决定今天就走一回老套路,逛街看电影烛光晚餐来个一条龙服务。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往往瘦如干柴。

正当大和守安定百无聊赖地站在彩妆店门外数地上的转头时,恰好听见有人在叫自己,一开始他还没听清,毕竟认识他的基本上都是组里那几个,可随着那声音由远及近,怎么音色越来越熟悉,就好像每天都在耳边叨叨的那个。头一抬,果然是和泉守兼定挥舞着双手跟见亲人似的一脸激动。

大和守安定瞬间站直了身子,张口就想让和泉守赶紧闪一边去,结果话还没出口,就听身后传来加州清光啪嗒啪嗒小高跟的声音。

“我买好了,咱们走吧……咦?是不是有人在叫你?”加州清光手拎个精致袋子,有些疑惑地问道。

“有么?没有啊,你听错了吧啊哈哈。”大和守安定挠挠头发,拽着加州清光的手就要走。

“喂喂,你做什么啊!”加州清光瞬间从有人叫大和守安定这件事立马蹦到两人手牵手这个问题上,太久没有肌肤相亲,这熟悉的触感让他立马喜悦攻占了神经大半,只有剩余一小点的愤怒还在负隅顽抗。

但很快加州清光就从这其中清醒了过来,因为那个叫着大和守安定名字的人已经站在了他俩的面前。那是个乍一看就能让人记住很久的男人,不光是因为他俊朗的长相和一头乌黑靓丽的长发,还有就是这人手上抱着整整一摞的传闻中的玛丽苏偶像言情小说,那闪亮的封面配合他帅气的笑颜,足以让加州清光瞬间印刻进脑海里。

“我说安定,叫你怎么都不睬我啊!刚好今天签售会,我跟你说这书真的特好看,我排了好久……哎,你怎么了?眼角抽搐了么?”和泉守一脸兴奋地抽出其中一本封面极其非主流正打算唾沫横飞地说上一个钟头,结果就看到大和守安定正挑着眉眼角仿若抽搐。

“……”大和守安定突然觉得异常失败,为什么搭档多年这人还是看不懂自己的眼色,他绝对是潜藏已久的间谍吧!

“你就是安定的那位助手吧。”站在一旁的加州清光突然出声,语气温和的开口道。

然而这却把身边的大和守安定吓得浑身冷汗,他早上还拿自己的助手当借口,结果现在这人就出现在了商场,几乎可以想象加州清光会怎样的脑补自己为何要扯谎了。和泉守兼定你这个间谍啊!大和守安定内心再疯狂地咆哮,然而面上还要装得不动声色,笑吟吟地被问得发呆的和泉守,状似热情地向加州清光介绍着。

和泉守自然是晓得这是谁的,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大和守安定猛地踩了一脚,他满头问号地瞥过去,就见大和守安定用着看死人的眼神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和泉守被吓得一哆嗦,多年的默契这才上线,很快就捋好了前因后果,准备配合大和守安定一起扯谎。

“安定你不是说今天的工作都交给你这位助手了么?”加州清光笑得宛如春风,却让大和守安定看得内心严冬料峭。

“他就是喜欢偷懒,所以估计又偷跑出来了,不过这回让我逮着了,让他肯定赶紧回去工作。”大和守安定立马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和泉守一眼,这人也下一秒就装作被抓包的丧气样,嘴里还像模像样地嘀咕了两句。

“要不然你也跟着一起回去吧?这么多小说估计他能偷懒很久。”加州清光似笑非笑地看了大和守安定一眼,非常“体贴”地说道。

“我看就……”

话音未落,同时响起三段铃声,有个人设置的,有苹果自带的,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是他们三个人的手机同时响了。

几乎是下意识地互相对视了眼,随后三个人同时转身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一目十行地浏览完消息,三个人又同时转过身来。

“那个,我报社那边——”

“说起来我的工作室——”

“我要赶紧回去工作——”

异口同声,着实很尴尬。

大和守安定摸摸鼻子,做了一个你先的手势。加州清光也不客气,三言两语就说明了自己报社有急事,需要赶回去修改稿子。大和守安定心道一声好巧,然后也说明了工作室那边有他不得不亲自要去做的工作。至于和泉守,抱歉,没有人打算问他。

于是这场约会草草结束,大家各自带着满肚子的疑惑与各种各种的心情,匆匆离去。

 




“我说刚才是什么情况,你下次就不能踩轻点么。”一下车,和泉守就抱着他一摞子宝贝书跟在大和守安定后面,边走边说话,“而且居然三个人的手机同时响起,我都快怀疑你对象是不是有什么特殊身份了。”

“你可劲瞎猜吧,他要是有什么特殊身份我还不晓得。”一和加州清光道别,大和守安定就立马收起了那副完美男友的样子,朝天翻了个白眼,快步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啧啧啧,你居然怀疑一个小说爱好者,我的第六感可是相当准的。”和泉守不屑地哼哼道。

大和守安定没理他,兀自伸出手去就要按楼层数,结果刚想关电梯门,就听见有人大喊着他的名字想要冲了过来。大和守安定下意识地扶了下电梯门框,就见一个亮橘色的身影闯入。

“这不是乱么,今天来找你哥哥了?”和泉守一瞧是熟人,乐得打起了招呼。

乱藤四郎今天穿得也异常夺人眼球,尤其是在这阳盛阴衰的组内,能见打扮如此娇俏可爱的可以说是相当少见了,虽然这人也是个带把的,但这里的人什么没见识过,能养养眼,是男是女都懒得在意了。

“虽然很想一期哥,但今天并不是来找他的。”乱藤四郎笑咪咪地回答道,他甩了甩高束的马尾,搭配上一身可爱女装,光是那双纤细白嫩的大腿就能让不少男人为之喷鼻血了。

当然这其中显然不包括大和守安定。他挑挑眉,倚着电梯墙壁懒懒道:“又来找浦岛小弟了啊,真是实力心疼他。我记得上次好像就被你调戏地面红耳赤的,这回居然还要来一次么?”

“嘻嘻,这种事情,就不劳安定哥哥操心啦。”乱藤四郎见到了自己的层数,便扮了鬼脸卖个萌,随后挥了挥手,欢快得像只百灵鸟一般飞了出去。徒留下大和守安定被他那一声安定哥哥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见乱藤四郎一走,和泉守这才收起笑脸,有些严肃地问道:“话说这次的任务怎么这么急?这次的目标很棘手的样子。”

大和守安定挠挠头发,把手机掏了出来,再度看了眼上面的讯息。

与此同时,坐在堀川面前的加州清光也正和对方一同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消息。

两个人几乎同时叹了口气,略带怅然地说道:

“保护政治人物什么的最烦了。”

“狙击政治人物什么的最烦了。”




-TBC.

最近搬家有点忙。下一章两个人就要互殴啦哈哈。

下周曾几一宣就要出来了,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呀!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23)
热度(248)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