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安清】杀死汝爱 04

史密斯夫妇梗

双杀手设定





前情提要:03





04

临近正午,头顶的太阳愈加炙热,像极了一轮火球,风一吹就是一阵热浪袭来。

实在是有些遭不住了,乱藤四郎一看到旁边有家冷饮店,立马拽着大和守安定就撒丫子往里跑。他穿着时下最流行的短裙款式,一蹦一跳地跑去点单,虽然有墨镜遮挡了大半面容,但依旧不妨碍四周人惊艳的目光。与之相比,大和守安定则要显得无精打采得多。因为伪装原因只能继续戴着鸭舌帽,实在热得不行了才稍微把帽檐抬起几分透透气,马尾无力地耸拉在脑后,衬衫背后甚至都能看到几条依稀可见的汗渍。虽然内心知晓任务第一,但在这艳阳高照的日子里还得踩点,任谁都忍不住要吐槽一句待遇严苛。

要了杯柠檬水,大和守安定咬着吸管找了个靠窗位置,样子看上去懒散随意,但墨镜背后的一双眸子却牢牢地盯着室外来来往往的人群。

“呜哇,这家店的芭菲量好足啊!”没过一会,乱藤四郎就捧着一个大杯子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他心满意足地看着堆成小山状的冰激凌,双手合一小声念了一句我开动了,便兴致勃勃地拿起长柄勺开吃了起来。

“少吃点,小心闹肚子。”大和守安定瞥了他一眼,有些无奈道,“我们还有好几个街区没跑呢。”

“安心安心!千万不能怀疑乱的胃哦。”乱藤四郎笑眯眯地铲了一大勺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说道。

大和守安定翻了个白眼,掏出手机翻看着和泉守发来的资料。上面是这一带完整的卫星定位图,几个特定位置都被做上了红色标记,这也是今天他和乱需要踩好的狙击点。再往下拉,是一长串的政要名单,随意看了几眼,大和守安定便有些不耐烦地直接拉到底部,看到了那个最终目标,一个激进派的胖子。

“这个体积这么大,我感觉会很好打中。”乱藤四郎咬着勺子凑到大和守安定面前,含糊地说道。

“吃完再说话。”大和守安定不客气地把他的小脑袋一推,继续放大了目标的照片。

“哎,安定前辈态度真差,好歹我们今天是要假扮情侣,你就不能温柔点嘛。”乱藤四郎不开心地嘟了嘟嘴,搅和着杯子里的芭菲一脸愤懑。他的本职工作是间谍,通过这身雌雄莫辨的皮囊几乎在各种男人身边无往而不利,偏偏每次到大和守安定都给碰个钉子,平日堆积起来的骄傲霎时间碎了个彻底。

大和守安定懒得理这小家伙,继续自顾自地查看资料。说起来这次任务因为涉及政要高官,所以难度几乎是平日的几倍,很有可能还会遇到同行的阻挠,好在这次行动的人数也不少,他只要端着枪把那胖子一枪爆头就行,成功更好,即使不成功也会有埋伏的其他人去补刀。但也因为不成功概率略高,他这次也不得不亲自跑到现场来勘察最佳狙击点和逃生路线。而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畏畏缩缩地势必会显得可疑,于是也就有了今天和乱藤四郎一同出来假扮情侣踩点这么一说。

不过说起情侣,大和守安定又不免想到了加州清光。前几天事发突然,又是如此重大的任务,自然是忙得脚不沾地好几天没回家,估计那家伙肯定更生气了,不然也不会回个消息就一个字一个字地朝外蹦。

乱藤四郎正舀着杯子里的草莓舀得起劲,就见坐在他对面的高冷前辈突然对着手机屏幕叹了口气,一时间八卦之心熊熊燃烧,他立马伸长了脖子就笑眯眯地想要套话。

“前辈前辈,你叹什么气呀。”

“吃你的芭菲吧小屁孩,赶紧吃完去跑下一个点了。”

果不其然被狠狠拒绝,但以他乱藤四郎的高智商自然一下就能想到缘由,便装作天真地舔了舔勺子,脆生生地开口道:“说起来前辈有个宝贝爱人吧,我上一次还见过呢!”

这话一出倒是让大和守安定终于正视了他一眼,“你怎么会见过他?”

“就是上个月呀,不就是五虎退受伤那次嘛,当时点没踩完,然后组里只有前辈闲着了,就请你过来帮忙了。”

大和守安定抓抓脑袋看了看天花板,这才恍惚之间记得好像有这么回事。那时候好像加州清光刚好出差,自己闲着没事就回总部帮忙整理资料,正好碰上跟无头苍蝇一样乱转的几人,平时又承了一期一振不少的照顾,加之几个小孩一向讨喜,便也没多说什么就跟着一块去了。记得好像那时候也是假扮情侣,不过做了什么来着?

“其实本来我和五虎退是装成两个高中生的,但前辈怎么都看着不像,只好扮成情侣了。”乱藤四郎笑眯眯地挥舞着勺子,说得有声有色,“然后当时不是为了躲避迎面而来的保安装作接吻嘛,就那个时候我好想从前辈背后看到你的男朋友了,说起来一直忘了跟前辈讲了……哎?前辈,前辈你自己一副要晕倒的表情?”

“……”大和守安定目瞪口呆地看着对面的人,过了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

“你,你怎么早不跟我讲?!”

 




还没从自己好像被误解找小三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上头就下达了提前执行任务的命令,说是那个胖子为了掩人耳目决定将一周后的行程直接提到了后天。大和守安定深知要跟加州清光解释乱藤四郎这个存在无疑是非常麻烦的,如果不能做好完美的说辞势必要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尽管内心再怎么焦急,他还是只能强压下来,决定等到把这个老头干掉之后,好好和加州清光促膝长谈一番。

大和守安定心里算盘打得好,规划了无数美好未来,可却万万没想到那一天的到来,会是以一个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方式。

时间拨到执行任务当天,因为难度系数过高,几乎大半的成员都要出动。大和守安定早早地背上了装有狙击步枪的高尔夫球袋,身着低调的黑色套头衫,压低了帽檐混进了人群中,顺着安排好的路线到了目标大厦对面的一个楼顶。因为预想到可能有反狙击敌人,他不敢轻易搭起脚架,只能装作游客状似漫无目的地移动,但余光却无时无刻不注意着头顶的摄像头和四周的保安人员。

此次由一期一振担任总指挥,这个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弟控在任务途中却一改往常的柔和语气,严肃地安排好每一个人的位置,发号施令的语气沉着且冷静。藤四郎家的一干弟弟们也依仗着身形优势,纷纷潜入敌军腹地,做好了伪装静候目标到来。

不过虽然表面上一派肃穆,等待时候还是有些无聊,大和守安定拨弄着耳朵里的无线通讯,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和泉守开始散扯,恰好和泉守作为侦查员被安排在周围,这可苦了这个常年躲在电脑前偷懒的家伙。

“说起来你怎么也接了这任务?我还以为你会像往常一样沉迷小说不可自拔。”大和守安定一边晃悠一边把手机附在耳边装作通话,语气戏谑地对着无线那头的和泉守调侃道。

“这你就不懂了,我这叫战略性选择。”和泉守拿着手机走得大摇大摆,骄傲地说道:“你没听说么,这次可是笔大生意,听说这次任务完成可以休息个大半年。虽然苦个这几天,但眼一闭,接下来就是大半年的清闲啊!”

“说的挺有道理,不过你这种单身狗,就算清闲也只能抱着电脑看小说,一点追求都没。”大和守安定撇撇嘴,语气不屑道。

“哼哼,你现在可别嚣张我跟你说。”和泉守一反常态地没去怼他,反而是信誓旦旦得好似知道了什么了惊天大秘密,果不其然,下一句话就让的大和守安定眼前一黑,只想冲到隔壁大厦把这人给掐死,“我可知道你家小男友误会了你和乱的事情哦!啧啧,你现在可是出轨的罪人,最好别得罪我。”

“你-又-偷-听-我!”

“啊哈哈,可别小瞧了组内第一情报员哦。”和泉守笑得张狂,为自己扳回一局在心里默默点了个赞,无线那头大和守安定还在噼里啪啦地骂些什么,他刚想仔细听,就突然从后面被人给撞了一下。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和泉守挠挠头发刚想回头看看是谁,就听有人小声地给自己道歉,等好不容易回了头,却只能看到对方仓皇而逃的身影。看那瘦小的背影,似乎年纪不大,一身学生装衬得身形漂亮纤细,不由得让和泉守伸着脑袋看了好几眼。

“喂喂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你个混蛋!不许跟别人讲啊!”无线那头大和守安定还在嚷嚷。和泉守摸摸鼻子,忍不住嘿嘿一笑。

“你怎么笑得这么猥琐。”

“你懂啥,我这是邂逅了一个美人。”

“醒醒,任务途中不要做梦。”

 




“撞到人了?”无线那头的加州清光拔高了嗓音。

“对,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不过还好应该不是什么可疑的人,毕竟笑得那么旁若无人……”堀川扯了扯脖子上的领结,好让自己气息舒缓几分。他边走边回忆着适才撞到的人,虽说面容英俊、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也很引人注目,但最让他在意的还是那人灿烂的笑容,想来是和什么要好的朋友通话吧,毕竟笑成了那样。

“不是就好。”那头的加州清光似乎松了口气,随后是一阵金属碰撞的脆响,大概是躲在厕所检查自己的武器。“说起来今天是哪几位前辈来了?我走得急都没看上一眼。”

“好像是明石和萤丸前辈吧。”堀川歪了歪脑袋,回答道。

“居然是他们俩啊……我真怕明石前辈到一半会闲麻烦直接把那胖子给毙了。”加州清光的动作有一瞬的停滞,随后继续动作着。

堀川听了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又想起刚才见到那两位前辈的场景,只能暗叹一句人不可貌相。毕竟谁能想到外貌稚嫩如小学生的萤丸居然是个手抗狙击枪的专业人员,反倒是看上去像个大人的明石国行总是一副懒洋洋没有干劲的样子,着实让人觉得两人的外貌与性格是不是给弄反了。

蹲在马桶上的加州清光再三检查好了装备,整了整作为贴身保镖的西服,站在镜子前好好臭美了一番。末了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上面大和守安定几个字样依旧高高置顶。其实内容已经翻来覆去了许多遍都到了滚瓜烂熟的地步,但加州清光还是不免有些失望。他本以为那天三人的不欢而散应该能让那个蠢货有所察觉,谁知最近又说要出差几天不回家,连短信都只有几个字。不禁让他想起一个月前大和守安定身边那抹靓丽的身影,那么青春而富有朝气,笑起来仿佛夜晚升起的小太阳,想必此时此刻,那家伙正以出差作为借口和那个漂亮少女幽会呢吧。

“呐,国广。”

“嗯?”

“我打算这票做完,回去就和那家伙分手。”

堀川走路走得好好的,被他这话一吓,差点手机都给掉地上去。“你真的决定好了?其实我觉得还可以再好好谈谈吧。”

“你就是心软,我可不。”加州清光直视着镜子里的自己,努力扬起下巴让镜中的人看起来骄傲且矜贵,“他既然敢不珍惜我,那我又何必继续死缠烂打,我可是加州清光呢。”

堀川扶稳了无线电耳机,稍稍叹了口气,“这种事情我也不好插手,不过既然你决定好了,那就这样做吧,不后悔就行。”

“嗯。”收到了友人的鼓励,加州清光的面上忍不住绽开笑颜,他紧了紧脖颈上的领带,深吸一口气,随后推门走了出去。

罢了罢了,是时候和这五年的过往做个了断了。

 




夜幕悄然降临,苦夏的炙热被楼内的冷气一扫而空。伴随着各式高档轿车的到来,达官贵人们也纷纷携伴而入,他们的面上大都带着笑容,或真或假不得而知,至少一眼望去,表面上是一片歌舞升平。这富丽堂皇之下,潜藏的是那些黑暗中不得露面的宵小鼠辈,当然,还有蠢蠢欲动伺机而发的捕猎者们。

大和守安定根据前线随时传来的情报已经悄悄移到了狙击点处,耳边是沿着无线电传来的略有些失真的命令。一踏上楼顶,扑面而来的夜风就让他脑袋又清醒了几分。甩开那些儿女情长,深吸几口气,再抬头,已然目光沉静如水。

今天带的狙击步枪是他的老搭档了,出生入死不知多少回,枪下亡魂无数。以最快的速度搭好脚架,穿上带有反光材质的外套,子弹是早已上膛过的,指腹触碰到枪身冰冷的外壳,大和守安定如同进入某种玄妙状态一般,整个人都缓慢放轻了呼吸。

同一时间,借助身形小巧优势的萤丸也手抱狙击枪,沉着小脸听着耳机那头明石国行拖长的语调。堀川蹲守在大门一侧,警惕地环顾四周,右手时不时向腰间探去。一期一振坐在电脑前,目光注视着屏幕上方无数个移动的图标,以最简短清晰的话语下着命令。乱藤四郎换上一件清纯连衣裙,满含少女气息地倚靠在某个正吞云吐雾的大佬身边,他眼带春意,眸子深处却透着清明。和泉守搂着某个保安队长的肩膀高谈阔论着什么,爽朗笑声老远就能听见,他一边竖着大拇指像是在夸赞着保安,一边不动声色地将窃听器安在了身后的门板上。

放眼望去,众生百态,似乎每个人都认为自己会是今晚的赢家。

加州清光微微低着头,不动声色地将自己落在了目标的身后,额前垂下的发丝将他的面色掩映。他始终让自己与目标保持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既不突兀,又能做到突发状况时最快速度救援。走在前面的胖子像是毫无察觉般继续吹嘘着自己的宏伟大业,加州清光虽然内心烦躁,但此刻也不得不逼迫自己沉下心来,用余光巡视着四周。

常年行走于生死线间的第六感告诉他今晚注定不会平凡,但眼见这走廊都快走到了尽头,依旧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耳机内各个点安插的侦查员都报告着正常二字,作为反狙击手的萤丸也一直没有做声。

正厅的大门越来越近,所有人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除了那个依旧唾沫横飞的胖子。袖子里的匕首滑到掌间,加州清光浑身肌肉紧绷,像是准备离弦的箭,被弓拉伸到了极限。

但直到迎宾小姐抬手准备拉开门,一切都如水面般平静。

加州清光见那胖子半只脚都准备跨进去,连忙将身子向前倾了倾,以一个刁钻的角度顺利用自己将目标完全挡住。

与此同时,百米开外的楼顶,大和守安定的无线电里响起了轰炸般的命令。

“3!”

他从狙击镜内顺利地找到射击缝隙。

“2!”

几个呼吸间距离就已经被估算好。风向正常,风速略高。

“1!”

大和守安定指节微微弯曲,扣下扳机的动作已经做出。突然间,一个身影挡住了目标。

现在保安都流行染红发么。他并没有在意,只是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开火!”

在那一瞬间,那个刚被吐槽过的红发保安刚好偏过头,那熟悉到令人发指的五官与线条几乎是让大和守安定瞳孔下意识地放大。但此刻一切都已经迟了,被猛烈撞击的神经几乎让他的整个大脑沸腾了起来,但身体依旧习惯性地服从于指令,果断地扣下了扳机。

“Shit!”

大和守安定猛地收枪,骂了一句国际通用语。



-TBC.

这段暗杀都是我瞎诌的啊!考据党求放过,毕竟我没做过这种古老职业qwq

月底论文截稿,周末不确定有没有更新。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28)
热度(266)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