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12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11







12

最终安迷修还是被等得老大不耐烦的雷狮强行冲进浴室给扔了出来。

言语虽然一句带过,当然过程很是曲折。一个扒在浴缸边想事情出神,一个则是满脸愤懑抬起一脚就踹开浴室门。安迷修瞪大了眼,还没反应过来应该是先站起来披浴巾还是裸着身子给雷狮一拳;结果下一秒就见原本浑身冒火的人脚下一滑,出溜一声以屁股着陆跌坐到了地上。

这下子安迷修总算回过神了,身上还滴着水,就这么不顾形象地蹲在地上狂笑不止。期间还夹杂着雷狮抓狂的怒吼,一瞬间笑声骂声流水声,统统将上一刻还余留的惆怅霎时吹上万里高空。直到雷狮一脸阴郁地从浴室洗好澡走出来,嘴里仍骂骂咧咧不愿放过刚才让他颜面尽失的肥皂。

安迷修打着呵欠躺在床上玩手机,屏幕显示的是和鬼狐的聊天对话框。十五六的年纪到底还是太过年轻,一旦秘密被勘破,总有种无所适从的慌乱感;连带着先前好不容易积攒下的好感也一同蒸发殆尽,只余下猜忌与疑惑。思忖半晌,输入框内还是空白一片,为了不影响明天比赛的心情,安迷修最后还是决定退出聊天界面。

等到思绪放松,视线很快就不受控制地乱瞟起来。房间里空调温度打得高,即便只穿着单薄睡衣也不觉得冷,向来怕热的雷狮自然也是身上的布料少得可怜。安迷修一抬眼,嚯!瞧见一片白花花的胸膛,当即吓得手机都没拿稳,啪叽一声砸到脸上。

“哪个美女跟你发消息了这么激动?”正翘着二郎腿看视频的雷狮只听身旁嗷地一嗓子,他奇怪转头,就见安迷修正捂着鼻子倒在床上。他笑嘻嘻地撑着下巴揶揄,殊不知罪魁祸首其实就是自己。

偏偏雷狮是个不安分的,看个DOTA比赛都像个热血青年观看足球盛世,自己支持的站队要是完成一次击杀,他能跟看见巴西球员一脚射门一般大叫一声“漂亮!”,然后一拳捶在床垫上。动作幅度太大的后果就是本就松垮的浴袍彻底被挣脱开来,安迷修一边刷着微博一边警告着自己非礼勿视,可这眼睛就是不受控制,偌大的手机屏幕都挡不住他想看雷狮躯体的欲望。

难怪多少小说里赞美少年人的肉体,安迷修瞧着颗颗浑圆的水珠顺着雷狮的发尾滴落,咕噜咕噜从喉结滚向锁骨,最后顺着腹肌一路向下奔跑,直至隐晦暧昧的地方。

啊,不能再看了,简直就是个变态啊。安迷修心下唾弃着,翻身从包里翻出明天比赛用的稿件,在雷狮慷慨激昂地“呐喊助威”中,努力稳住心神把这些蝌蚪似的字符看进脑子里去。

 




不出意外地,两个人早上都顶着俩大黑眼圈拿着餐券去宾馆餐厅吃早饭。恰好鬼狐和带队老师也下了楼,老师开口还算正常,问你们是不是昨晚太紧张了。反观鬼狐,自从他和安迷修坦言之后,面上常带的招牌性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像是饱含深意。鬼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俩,安迷修也不知道脑袋晕乎联想到哪去了,一张白嫩的脸立马涨得通红。

雷狮当然不知道这两人心中的小九九,他不住地打着呵欠,拿着托盘去夹吃的,绑着护额的脑袋一点一点仿佛小鸡啄米,看得安迷修心惊胆战生怕他下一秒一头栽进那桶稀饭里。

一顿早饭吃完,雷狮也总算恢复了点生龙活虎的劲儿,戴着耳机懒洋洋地走在安迷修边上。宾馆离市三中不远,徒步只要十分钟。安迷修一路碎碎念似的在雷狮耳边说着比赛注意事项,哪怕雷狮耳机孔里泄露的音乐声都比他讲话声要大,这人也没失去半点耐心。

比赛实行抽签制,带队老师跑去了隔壁小教室抽签,安迷修三人同其他参赛者一起就坐在一间硕大的阶梯教室里等着。

安迷修选了个小角落,雷狮刚一坐下就开始犯困,揉了揉眼睛直接就往桌上一趴开始补觉。旁边鬼狐正在和莱娜发短信,两位搭档表现得都格外漫不经心,唯有安迷修紧张得坐立不安。他不停地翻动着稿子,但再怎么研究也看不出花来,反倒是周围熙熙攘攘逐渐坐满了人,细小的窃窃私语也随之溜进耳廓。

“喂喂,你看左边最里面那个男生,长得好帅啊!”

“哪一个,棕发的还是黑发的?”

“当然是黑发的啊,那个棕发的也不错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好蠢噗。”

“大概是太紧张了吧,你看他一直盯着手里的纸。”

安迷修向来对帅哥二字雷达信号满格,本以为小姐姐们在pick自己,正准备摆个帅气姿势时,下一秒果不其然,话题中心又成了雷狮。安迷修愤愤地瞪了眼身旁抢他风头的——已经睡到嘴角有晶莹液体的雷狮,最后又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即便是睡觉也是全场最帅的那颗星。怀着一种微妙的“我喜欢的人果然做什么都很帅”的思想,安迷修下意识地侧过身子,不动神色地用身体挡住了身旁小姐姐们炽热的视线。

这个人的帅气什么的……只要他知道就可以了!

雷狮醒来的时候眼前就是一大片模糊的卡其色,他眨眨眼,半天才分辨出这是安迷修外套的颜色。

“你是在找我取暖吗安迷修?”雷狮揉着眼睛莫名其妙地开口,就见下一秒原本整个人横挡在他面前的人立刻坐直了身子,两只手还如同小学生似的放在膝盖上。

雷狮本就刚睡醒,眼下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他懒得去思考安迷修动作的深意,撑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翻着手边的稿件。好在很快带队老师就过来通知他们要上场了,总算把雷狮从这种无聊的状态中解救出来,整个人精神抖擞得仿佛不是去比赛而是上战场。

那之后的比赛全过程安迷修都记得不太清楚了。他到底还是太年轻,头一回参加这种高校联赛,紧张得鼻尖都在冒汗。他感觉自己变成了机器人,嘴唇开开阖阖说着预先演练过无数次的台词。

偶尔会有出入——这是当然的,毕竟这可是争分夺秒的辩论赛——安迷修脸部的零件就瞬间停止了工作,咔哒咔哒等待着大脑的下一条指令。他只能用牙齿咬着舌尖,强迫自己用剩余能活动的脑细胞去尽可能回击对方;总而言之说了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点是必须得说下去,必须得不让大脑继续僵化,不能……不能在喜欢的人面前狼狈退场。

好在他坚持住了,尽管坐下时整个人都笑容都几近扭曲,但到底还是坚持住了。安迷修打气似的握紧拳头,屁股刚挨上板凳,下一秒就听身旁椅子咣当一声!雷狮这个二辩手人声未到气势先给做足了,才高一的年纪个头就已经窜上一米八,整个人站起来就像跟电线杆,还是滋啦滋啦漏电的那种。

很久以后安迷修都记得那时候的雷狮,帅气、挺拔、朝气蓬勃。不同于在座其他人多少都带点紧张胆怯,雷狮面上始终挂着自信十足的笑,眼神挑衅,声音响亮。阐述论点的过程清晰流畅,后两论攻辩自由辩论更是对答如流、侃侃而谈。

直到比赛落幕,雷狮打着呵欠上台去领最佳辩手的证书时,安迷修都还目光怔愣一时没能将视线从这人身上撕扯下来。

他总觉得太亮了,雷狮身上太亮了。

不知雷狮是属太阳的,本身能发光发热,还是他自己的眼里喜欢多得积成染料,一下一下,给眼前美好的少年涂抹上盈盈泛光的色泽。

 




也不知是越战越勇还是熟能生巧,又或者是被雷狮自信强大的模样所感染,几轮比赛过后,安迷修也逐渐找到自己的节奏。再加上鬼狐本身就能言善辩,比赛两天结束,三人领着第一名的证书奖章满载而归。

回到市里时候已经是傍晚。带队老师家里有事先行离开,过了会雷狮接了通电话后也直接叫了出租走人。隐约听着电话那头又喊又叫的声音,安迷修估摸着应该又是什么海盗团在网吧的联机聚会。

不过他走了也好,安迷修看了眼身旁同样没走正在仰头看星空的鬼狐。

“我记得附近有家星巴克,去坐坐吗?”安迷修语气平静地提出邀请。

“当然,不过这次就不喝星冰乐了。”鬼狐闻言转头,冲他笑了笑,“毕竟晚上还是有些冷的。”

安迷修心事重重,点了杯美式就找了个角落坐着。反倒是鬼狐看起来神色轻松,不仅点了杯摩卡,还顺带要了盘纽约芝士。

“你看起来很紧张。”他手里捏着叉子,漫不经心地戳进蛋糕柔软的慕斯体中。

安迷修心想你这不是废话吗,但尚在的理性让他不得不约束言语。纸杯里飘荡的香气萦绕在四周,安迷修深吸一口气,沉声将疑问抛了出来:“你那天问我的话,有什么目的吗?”

鬼狐愣了下,手里的叉子直直戳进蛋糕体内。

“看来你并不把我当个好人啊。”鬼狐失笑,对上安迷修满头问号的脸。“我并没有什么目的,我只是觉得我们很像同一类人。”

“你不是有女朋友吗?”安迷修蹙眉,满脸不信。

“我当然不是gay。”鬼狐耸肩,“只不过我和你一样,我的爱情也无法暴露在日光下。不如这样说吧,你知道BDSM吗?”

安迷修果然诚实地摇摇头。

鬼狐善解人意地把手机上的百度百科亮给安迷修看,在瞧见对方一脸被雷劈过的表情后眼神黯了黯,但随后又立刻恢复成轻快的语气:“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爱的表现,我和莱娜都很享受。但如果被外人或者家人知道,只会觉得我们俩是变态。”

安迷修咽了咽唾沫,下意识小声道:“的确挺变态的……”

“但你也是一样啊,你觉得现阶段的社会和你的家人能够接纳同性恋吗?”

“这就是你觉得我们是同类的原因?”安迷修挑挑眉,语气不太友善。

鬼狐也知道他这么说话挺气人,低头捣了捣手边的蛋糕,半晌说了句抱歉。这位一直以来看上去精明聪颖的少年罕见地有些神情恹恹,他的手指来回抚摸着屏幕上少女啜泣的面庞,声音低迷着:“可能我太想找个人拖下水了,寻求一种同样不被世人接受的感情。一直以来只有我和莱娜互相撑着,又要躲着同学又要躲着家人,在她身上也不能留下太多的痕迹……但我真的很渴望这样做,她也渴望。有时候我在想,能不能逃去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随性自我。”

可能他也太年轻了,安迷修在面对鬼狐难以自持的喃喃低语中这样想着。就算头脑再怎么好使,性格再怎么圆润狡猾,这份无法言说的扭曲的爱会始终折磨着他。只因为他们都还很年轻,无法脱离家庭、脱离社会、脱离所有人,法律、道德、人言,这些全都是枷锁,注定将他们套牢一辈子。

“但你和莱娜小姐是互相爱着的。”等到鬼狐平静下来,安迷修才缓缓开口,“我不能评价你们这样的……这样的做法是好是坏,但我不觉得错。而且我觉得你很幸运,真的。我确实喜欢雷狮,但这也只是我自己的事,我知道同性恋这条路很难,我也没打算让他走。”

“可是只有一个人承受……”

“就因为自己承受不了所以就拉他下水?这想法太自私了吧。”安迷修揉了揉眉心。

他抬眼望向窗外,外面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街道上亮起一盏盏明灯,霓虹交错间,还能看见最远的街角处一家灯牌亮起的网吧。安迷修看着玻璃上自己的虚影,眼神一眨不眨望着那家网吧,就好像瞧见了里面正在酣畅淋漓打着DOTA的某个热血少年。

“我喜欢他只是我喜欢而已,我不需要他的回应,我自己也可以走下去。只不过现在他触手可及,所以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可能有一天会不小心暴露吧,或者是他交了女朋友什么的。只不过在这些所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以前,让我再偷偷乐会吧。”

鬼狐看他的眼神满满都是不可思议,“可是真的能一直忍下去?既然想要为什么不去争取?”

“我当然也会想他接受啊。”安迷修哑然失笑,“但你也说了我们是同类人,或许某些方面我们真的是一样的,比如现阶段不能被人接受什么的。更何况我们家和他们家……我不希望爸爸妈妈因为这件事对他们的儿子失望,更不希望雷狮的家人感到难过。”

“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毁了两家人,这太自私了。”

那之后很久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星巴克内人来人往,嘈杂不断,唯独这片角落,被一股异样的静谧包裹。

安迷修也从没和别人说过这些,他一直以来遇到的都是很好的朋友,包容他鼓励他,从不会因为自己喜欢一个男孩而歧视。但和鬼狐的这一席话,陡然将安迷修从温暖的花房给拉扯进了料峭严冬。

他想,对啊,自己的喜欢,雷狮会接受吗?父母会接受吗?雷狮的父母还有卡米尔会接受吗?尽管这个社会看上去言论自由,但谁都知道,人言可畏始终是悬在头顶的一柄尖锐的剑。

打破平静的是鬼狐。他看上去恢复了往日的模样,眉眼带笑,并且这回笑意直达眼底。

他说安迷修,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你说这些,说实话这些黑暗的不堪的一面我本应该永远不会说出来。其实最初的想法真的是想借此抓住把柄来看你和我一起痛苦,但后来一起玩了这么久,不知不觉早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误会被解开,两个人又有说有笑地聊了会。临分别前鬼狐看了看远处熙熙攘攘的街道,他回头,拍了拍安迷修的肩,笑着说:

“雷狮在你眼中或许是太阳,但安迷修,其实你自己在别人眼中,也是在永远散发光和热的太阳。”





TBC.

没有人是坏人,我认为脱离原本残酷的世界,大家都是好孩子。祝高考的小可爱取得好成绩!




个人归档:


评论(25)
热度(522)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