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13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12






13

这天短暂的谈话,终究是成了安迷修与鬼狐之间的秘密,随着时间流动逐渐沉淀于心。但或许有些事还是已经发生了变化,两人心知肚明,好比细小的种子,此刻无声埋进心间的土壤里。

跨入隆冬门槛,一切似乎都在紧张有序的学习中渐渐加快了步伐。

明明依稀记得前一天还在升旗台下接受校长颁发的辩论赛表彰,后一天就已经手捧期末成绩单,在周围同学或欢呼或悲催的声音中迎来了高中第一个寒假。尽管期末分数导致几家欢喜几家愁,但最终这些情绪都假期的到来所感染,多少被粉刷成欢呼雀跃的红,飘荡在家家户户屋顶上空。

寒假时间短,再加上没过几天就是春节,安迷修除了窝在房间里写寒假作业,基本上就是在帮家里准备各种年货置办。还好他家亲戚不多,没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门房要串,把远在海边度假的爷爷奶奶接回家后,就可以开始一家人团团圆圆地过大年了。

——当然如果雷狮没来,故事的确是这样发展的。

以往几年安迷修都是在大年初三以后才能见到雷狮。雷狮的父母朋友多得出奇,天南地北到处都有,家门口客人络绎不绝,往往到了初三才能有机会提着礼物到自己的邻居家拜年。在安迷修的印象中,雷狮特不喜欢过年;虽说穿着一身喜庆的红棉袄,但这人的表情臭得仿佛一个压岁钱都没收到,偶尔勾勾唇角也不过是在做样子,大人头一转立马又整张脸垮下来。

没成想今年雷狮父母出乎意料的忙,两人都在远在海外,一个谈生意一个开音乐会。因为市里没亲戚,卡米尔在隔壁市参加封闭训练,再加上知道自家儿子这狗脾气,雷狮妈妈只能一通越洋电话,拜托安迷修的父母捎上雷狮吃顿年夜饭顺便照看下,以防他独自在家闹翻了天。

所以安迷修听到门铃拉开房门,面对着全身严严实实包裹在羽绒大衣里的雷狮时,他一时间面部表情管理不当,差点当着人面嘴角咧到耳朵根。雷狮莫名其妙看他一眼,缩在围巾里的脑袋探了出来,口中呼出的二氧化碳化成一股股白气,随着胸腔鼓动,尽数喷在安迷修的咫尺前。

“过、年、好——”他老大不情愿地拖长强调打招呼,随后被冷风吹得一哆嗦,赶忙绕开安迷修,像只鸟似的扑棱棱飞进了热气洋溢的屋子。

怔愣过的安迷修赶紧回身,慌张地关上门,看着已经不把自己当外人正熟稔地捧着桌上一杯热茶喝的雷狮,半晌才小声回了一句“过年好”。

虽说这是第一回雷狮同安迷修一家一起过年,但事实证明只要这家伙想装,依旧可以快速俘获全场人的芳心。年夜饭还没开吃,雷狮手上就已经收获了不少大红包。

安迷修跟着父母在厨房忙前忙后,偶尔蹲在垃圾桶前摘菜,竖起耳朵就能听见客厅里传来爷爷奶奶同雷狮聊天时爆发出的爽朗笑声。他头一次觉得手上枯燥的工作如此有趣,这个家因为雷狮的到来如此生趣盎然。难以自制地,他的心头萌生出雷狮若要真的属于这里的想法,尽管只是幻想,却着实令人沉醉。

八点的钟声准时敲响,伴随着电视内春晚主持人的热情开场,所有人在安妈妈的招呼下纷纷落座,面对一桌丰盛年夜饭,各自举起杯子祝福着春节快乐。

安迷修和雷狮坐在一起,桌子不大,难免有时胳膊捧着胳膊。说实话要在这种情形下把持住躁动心情真的挺难,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过分热络,每每等着安妈妈出声提醒,安迷修才会帮着给雷狮夹几筷子有些远的菜肴——虽然他的余光基本上都在这人的碗里,自己的倒是压根没动几口。

安迷修的爷爷奶奶也是第一次见到雷狮。老两口常年在气候温润的海边养老,这次回来见到家里多出个帅气小伙,自然少不了多问一些。好在雷狮虽然脾气差点,对待长辈应有的礼貌还是给做足了。明明桌子下面腿已经不耐烦地要抖成个缝纫机,面上还是得挂着笑脸,回答着二老抛来的一个接一个的问题。

年夜饭半吃半唠着足足持续有一个多小时。以往安迷修都是跟着家人一起坐在客厅看春晚,好在安妈妈也知道雷狮坐不住的脾性,笑眯眯地嘱咐几句,就让安迷修带着雷狮到房间里去玩。

雷狮那边还在捧着手机发信息没什么反应,这边安迷修立马猛地点头答应。他先让雷狮去他房间待着,自己一会从冰箱拿饮料,一会又是翻箱倒柜找零食,杂七杂八捧了个满怀,结果小心翼翼地拿脚尖抵开房门,正好就看到雷狮正翻窗户翻到一半的英姿。推门声犹显突兀,还吓得雷狮瑟缩了下肩膀,整个人滑稽地跨坐在窗沿上,面对着抱了一堆东西的安迷修,诡异地大眼瞪着小眼。

电光火石之间,安迷修第一反应居然是幸好他家是个只有一层楼的四合院,就算雷狮吓得一个跟头翻过去,应该也不会受伤。

“我跟帕洛斯佩利他们约了去网吧包夜。”两个人足足僵持了半分钟,最后还是雷狮等不及,率先张口说明。他大概原本真的没想那么多,满心只想着玩;直到瞧见安迷修捧着一堆吃的喝的还看着发愣的蠢样,才后知后觉心生起淡淡愧疚。

“年夜饭……很好吃啊,那个,你家人都挺热情的。”雷狮神情有些别扭,估计这种心情对于一个常年没心没肺的人来说挺稀奇。他一边想着赶紧结束这段对话飞奔去网吧,另一边安迷修不开口又实在觉得就这么走了挺对不起人。

好在安迷修终于回过神来,他慢慢把怀里那些饮料零食放在地上,像是想调整下僵硬的面部似的揉了揉面颊,最后露出个善解人意的微笑。

“你想去走正门不就行了,你这样坐着可得小心裤裆别被划破了。”他在背后拿指甲戳着手心上的肉,语气轻快地揶揄着。

果然这一通玩笑话过后,雷狮那点珍惜情愫也瞬间被丢到爪哇国去。他不屑地摆摆手,一副别小瞧本大爷的模样,“我当然翻之前检查过这上面有没有钉子了,开玩笑,我怎么可能这都注意不到。”

安迷修张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突然,远处传来咻咻几声,一簇簇流星似的烟花垂直升空,噼里啪啦一阵脆响,霎时将原本乌沉的天空装点上五彩斑斓的颜色。

因为几天的降雪,此时屋外到处都是厚重的雪白。这些洁净单纯的精灵此刻忠实地成为明镜,将四周不断升腾起的焰火反射。安迷修站在暖洋洋的屋内,面对不断吹刮来的寒风,看着正坐在窗台上,面颊笼罩在不断闪烁的火光中的雷狮。他身后就是已被各种烟火涂抹过的天空,绛紫色的眸中跳动着光,像极了明星,眼底盛满了对于即将到来的通宵玩乐的跃跃欲试。

安迷修松开了被自己抓疼的手,努力牵扯起嘴角。他看上去像是被雷狮、被身后雀跃的烟花、被这一整晚浓重的年味所感染,笑盈盈地开口,说:“那你今晚回不回来啊,守岁要到很晚的,给你留门!”

雷狮这下也彻底乐了,他一个潇洒地撑手,整个人一跃出了窗台。他站在院子里,周围都是雪、烟火、缤纷的光、从家家户户门缝内流出的欢声笑语。雷狮朝安迷修摆摆手,高喊了一句“回!”,随后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始终被暖意环绕的屋子。

 




意料之中,雷狮并没有回来。

安迷修也记不得自己找了个什么蹩脚的理由糊弄过去了父母,总之似乎真的没有起疑心。他坐在电脑前看电视剧、看动漫,可始终都有些提不起劲。他拆了包薯片坐在书桌前吃,漫不经心地回着各方同学朋友发来的祝福短信。本想翻翻朋友圈找点乐子,没成想开头第一条就是金和格瑞蹲在地上放呲花的合照,郁闷得安迷修薯片一撂,抱着手机倒回床上。

不知是不是距离原因,他同雷狮的聊天面板上始终空无一字。除了顶上方黑底白字的Ray,就只剩下边大片的雪白。好似两人的关系,得不到半点进展。

安迷修自诩毅力过人,一份爱萌生,当然是要放进心脏的神龛里,珍藏进无尽的岁月中。可雷狮不一样,比起捂不热的石头,他反倒更像追不到的狂雷。太过嚣张肆意,更是令人心生胆怯,生怕离近了被电伤;可走远了,又会再度被那横跨天际的震撼所吸引。

安迷修总想靠近一点,再近一点,衣料边角灼烧了没关系,还有完整的手臂藏在衣袖下边。他像一棵雷暴中摇摇欲坠的嫩芽,半是期许半是惊恐地等待着生死未论的裁定。

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安迷修都还是没有在空荡的聊天框上留下些什么。他起身走到窗外,外头又飘起鹅毛大雪,将雷狮留下的足迹尽数掩盖。安迷修拉上窗帘,带着铺天盖地的困意,终于沉沉睡去。

自从大年三十晚上的翻窗离去,之后雷狮也一直没再回来过。恰好安迷修家里来了个远方亲戚,又是带小孩又是陪大人逛街,跟个陀螺似的转半天,好不容易晃悠悠停下,他才从安妈妈口中得到雷妈妈已经把雷狮接回家的消息。

这之后的两人又仿佛回到了先前平行线的状态。雷妈妈带着雷狮和卡米尔飞到国外度假,安迷修偶尔跟着凯莉几人出去玩,不过大部分时间他都还是待在屋子里学习。他如饥似渴地啃噬着书本,妄图用无穷无尽的习题填充进大脑,将那些不断膨胀增长的思念赶紧挤压出去。

这之间鬼狐还请安迷修吃了顿饭,带着莱娜一起,算是之前的赔礼。虽然这人看起来还是同以前一样笑得狡黠,但相处之间安迷修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变了,仿佛先前都是蒙了层玻璃接触,而眼下,有人拿手轻轻挪开了遮挡物。谈话间,安迷修也更多地了解到鬼狐他们这种特殊群体。他可能没有办法去认同——当然别人估计也不能认同他自己,但这之中谁都不带偏见,而是虔诚地希望彼此可以得到永远的幸福。

雷狮一直到开学前一天才回家,并且一回来就再没出门过。至于为什么知道,当然是从那盏从傍晚就一直亮堂到深夜的灯得来。这家伙估计又在挑战人类抄作业的极限速度了吧,安迷修笑着摇摇头,洗漱完后就准备上床睡觉。他这晚没拉窗帘,任由亮了一夜的灯光陪伴左右。

 




再醒来已经是高一下学期,班主任第一堂早读就给全班发了张关于文科与理科的志愿单。简短地解释后,班级里瞬间炸成一锅粥,同学们争相左顾右盼,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毕竟文理分科这种事不仅是代表以后未来走向,对于现在尚且年幼的他们来说,还代表着要和已经成为闺蜜、兄弟的朋友分别。即使不过是几层楼的距离,但到底是和朝夕相处不同,兴奋与慌乱共同蔓延开来。

安迷修同样难免焦躁,他转着手里的笔,余光不停地瞄着趴在桌上蒙头大睡的雷狮。这人早上甫一进教室就是一副困到昏厥的样,想来应该是赶作业赶了个通宵。班主任发志愿单时他只看了一眼,就立刻拿笔在纸上唰唰写了几个字,随后再度梦会周公去了。而安迷修此刻,想看那张纸的渴望已经抵达峰值。

他自知自己文理都还不错,但硬要说的话,还是文科占据上风,再加上父母都从事这方面工作,不出意外安迷修应该填文科。但偏偏现实就是多出了这么大个“意外”,安迷修知道这样听起来很幼稚,甚至对自己的未来还很不负责,可只要想到一不和雷狮一个班级,他就难受得坐立不安。

他不敢想象,抛开同学的身份,他们还能有什么交集。邻居终究是脆弱的,十天半个月不见面也是常事,可同学不一样……同学就可以上课下课都打照面,可以借着收作业、问问题总之各种理由去搭话。所以他得知道雷狮填了什么,他一定要知道。

“雷狮肯定是理科啊。”当安迷修在午饭时说出自己的烦恼时,凯莉几乎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不都说数学好的人肯定学理吗,瞧瞧那家伙次次满分的嚣张样,不学理简直对不起数学老师远去的发际线啊!”

格瑞虽然没说话,但夹着白菜的同时还是不可置否地点了点脑袋。

“哎……”安迷修长叹一口气,拿筷子挑着盘子里的炒面,“说起来你们俩选哪边?”

“理啊,就我这小学语文不及格的水平。”

“理。”

“……真羡慕你们啊!”安迷修郁卒地抱住脑袋。

凯莉瞧他这没出息的样,当即冷哼一声表示不屑。她拿勺子敲了敲碗边,一脸恨铁不成钢:“我说安迷修,虽然我一直鼓励你追求真爱啊什么的,但讲道理,你为了雷狮这样的人选自己不擅长的学科,值得么?且不说雷狮是不是gay吧,毕竟大家不都说找到真爱前谁知道自己喜欢男喜欢女,可那是雷狮啊——你觉得他看起来像好好谈恋爱的样子吗?现在的他只知道自己,只知道玩,幼稚得不得了,就算真在一起,我也保准你们肯定分手。”

“那,那我不是肯定没戏了……”安迷修被她讲得哭丧着脸,盘子里的炒面也被捣成碎段。

“也不是吧,虽然也差不多。”凯莉耸耸肩,喝了口手边的饮料,“雷狮这样自我的人,你追是没什么用的。他必须得自己认识到喜欢,认识到你的重要,才会真真正正地去好好爱。”

“所以说——”小魔女最后一锤定音,“不要为了别人去改变未来啊,傻子安迷修!”





TBC.

很喜欢烟花下对视那个场景,不知道我的拙劣文笔能不能让大家感受到那种气氛……

安哥的选择其实第一章就有了。这个月实在是很忙,我努力周更……下个月就好多了!


个人归档:


评论(21)
热度(559)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