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16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15






16

雷狮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

他本来今天心情大好,想着晚上寝室没人,便邀上海盗团其余三人来聚餐打牌。晚饭照常是火锅,用的是帕洛斯那儿顺来的小电炉,烫菜由顺路过来的卡米尔和佩利买好,雷大爷翘着二郎腿,只需要张嘴等锅开就好。他小算盘打得好,还让帕洛斯顺便再弄几瓶啤酒来过过瘾,哪曾想千算万算忘了把佩利这家伙的智商算进去(虽然雷狮觉得这种东西压根不存在)。原本小电炉的用电量就已经接近超标,这小子无聊非得拿个吹风机当机关枪使,手贱还插了电;没等到他咋咋呼呼要去吹乱帕洛斯的一头毛,就见火花兹拉一闪,把靠近接线板的书本给烧着了。

尽管火灭得快,但依旧免不了一顿挨骂赔偿处分三连。更加不幸地是男生宿管大爷向来同雷狮不对盘,这回好不容易逮着了这臭小子的尾巴,再小的事都恨不得给放大成杀人纵火般严重。事情一闹就闹去了系主任那,劈头盖脸一顿训后,这位雷狮眼中的“更年期老女人”嫌他态度恶劣,就着最近校舍检查的名头,宛如中学班主任似的狐假虎威地给雷狮的妈妈打了通电话。

也算是歪打正着,雷狮不怕天不怕地,唯独怕他老妈的碎嘴神功。好不容易这尊佛飞去了法国演出,这下倒好,在系主任添油加醋地解说下,恨不得当即打飞的过来跟雷狮真人PK。

系主任估计也没想到雷狮脾气坏,雷狮他妈脾气更坏,吓得连忙改口说其实没多大事。但雷妈妈何等人精,她强硬地要求系主任将电话递给雷狮。这回这个身材臃肿的中年女人总算慌了神,她为难地看了看雷狮,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话筒,衡量再三,还是咬牙递了过去。

“喂?”雷狮甫一接过电话就是一声响亮的哼叫,仿佛昭示着他的不满。

雷妈妈学着自家儿子没好气的语调也哼了一声,尽管隔着电话看不见人,但雷狮也能想象出她眉毛高挑,意欲嘴炮的模样。

“说吧,宿舍还能住人不?”

“说是要维修,我找个地方凑合下。”

“你也别凑合了,看看你住宿舍快三年,你们系主任给我打了多少个电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上的是幼儿园呢,没事就叫家长。”雷妈妈嗤笑一声,毫不留情地吐槽道:“刚好我昨天在跟你安姨聊天,你直接今天收拾收拾,给我搬到安迷修那去。”

“啊?谁?”雷狮一愣,半天没把这熟悉的名字跟人脸对上号来。

“安迷修啊,你是被烟熏到脑袋了?”雷妈妈不可思议地开口,“就是跟你比起来,优秀到仿佛别人家的孩子,让你老娘我天天恨不得抱回家当亲儿子的那个。”

“哦——”雷狮故意拖长了调子,里面盈满了不屑,“安迷修那寝室有空床位?我总不能跟他睡一张床吧?”

“什么乱七八糟的,好歹人跟你一个学校的,寒假还坐一趟高铁回家的,连他早就搬出去住了都不知道?!”

雷狮被堵了个哑口无言,只能乖乖闭嘴省得他老娘继续炮轰。

一通母子电话终于结束,周围围观群众也终于从“哦——这两人原来是母子不是仇人啊”这种思想中拔出。系主任简短地说了下需要装修的天数和处分,便草草放了人。雷狮带着剩余三位小弟浩浩荡荡走出办公楼,看着已经西沉的太阳,缓缓向法国所在的方向比了个中指。

“老大,你真要去安迷修那住啊?我寝室有个人最近住院了,要不你去我那凑合下?”佩利自知理亏,连忙跳出来献殷勤。

结果雷狮还没回应呢,帕洛斯就先给了他脑门一个爆栗,“就你那狗窝熏死人了,让老大去个头。”

这边佩利委屈巴巴地捂着脑门找帕洛斯大声控诉着“狗窝”两字,那边一路沉默的卡米尔突然开口道:“大哥,需要帮忙搬行李吗?”

雷狮烦躁地抓抓头发,从兜里掏出一支烟啪地一声点燃,对着烟屁股猛吸一口,待到口鼻之间都被尼古丁强势地充满后,才长舒一口气,骂了一句“草”。

 




虽然雷狮向来喜欢和他老娘对着干,但在系主任办公室时,他是当真没想起来安迷修这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个不知道并不是说别的。开玩笑,活了二十一年,一个出现在他生命里长达十几年的名字,雷狮自诩这点记性还是有的。只不过一时半会,他很难将安迷修三个字同幼时那个只知道骑士道的天真小鬼挂上钩。毕竟现在的安迷修,与他记忆中的实在是大相径庭。

雷狮高中毕业就删了几乎所有同学的联系方式,本来想着是同黑历史中二病说再见,但考虑到自家父母与安迷修家老相识的缘故,悬在删除好友上的手指挪了又挪,最后还是关掉了界面。撇开这层人际关系,他对安迷修的印象着实不深,只记得童年时候像个傻子,长大到了高中也没变得聪明几分。当然这并不是说成绩,安迷修的成绩好得出奇,雷狮虽然攀在第一常年俯瞰风景,但有时想甩开安迷修这个万年第二也确实费了不少劲。

可不知为何,雷狮就是觉得这个人傻。

满口骑士道很傻,对女生百依百顺很傻,成天一副听老师听妈妈的话很傻,不论谁有困难都抢着去帮忙很傻。雷狮甚至还记得高一时候这小子答应自己老妈监督自己放学回家的事情,那时候他太中二,还把人坑到小混混那;现在想来,直接翘课开溜才是上上策啊。

不过回忆起高中,雷狮倒也奇怪过。因为在他的记忆里,好像当真有一段时间,自己同这个傻小子关系不错。具体事宜记不清晰,但放在书柜顶端的羚角号却在时时提醒,安迷修和他短暂的“友谊”。说友谊都不太准确,雷狮也断言不好这种关系,说是朋友又觉得陌生,说是同学又没来由熟稔。只是偶尔细想起来反倒觉得委屈,明明是安迷修先招惹的,还没等他雷大爷摆出一副“你不过是个挥之即来召之即去的配角”的样子时,这混蛋居然率先拔腿,从这段关系中抽身而出,只留他一人去唱独角戏。

所以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看不爽安迷修。中二时期的人自大惯了,总是傲慢地认为世界就该围着自己转,等到终于明白安迷修当真摆脱小跟屁虫这个角色框架后,雷狮难以启齿地承认他居然还为此难过了一小下。真真只有一小下。

这种微妙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等不及细细品味,转眼就已经高考结束。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那就是他雷大爷又在青春的尾巴上叛逆了一把,没有遂了他老妈出国深造的愿,而是只填了一个离家最近的A大,还故意在不遵从调剂上打了勾。学自然是有的上的,只不过代价挺大,为了躲避来自擀面杖的毒打,雷狮足足有两天都蹲在网吧没敢回家。

他那时候当然也没想到过安迷修。事实上,在入学一个月后,雷狮和寝室其余人到南门小吃街寻找晚餐时,他不经意一掸眼看到正和老板说着里脊肉饼不要加辣酱的安迷修,这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居然好巧不巧和这家伙进了同一所大学。

或许是他驻足太久,又或者是目光太过灼热,再或者是身后室友高喊了自己的名字。总之在雷狮还没开口之前,安迷修就已经捧着热乎乎的不加辣酱的里脊肉饼转过头来,不带一丝讶异地撞进雷狮的视线中。他看着雷狮,就像是看这所学校几万学生中的任何一个,目光平静,笑容浅淡;打招呼的语气温和,用词斟酌得当,以至于安迷修又叫了一遍雷狮的名字,才让他彻底回过神来。

那之后雷狮又碰到过好几次安迷修,这家伙似乎格外钟爱小吃街的这家里脊肉饼,可没等雷狮第四次偶遇,突然有一天起,安迷修似乎就放弃了里脊肉饼这一看似长久的嗜好。

他当然没有自作多情地想到安迷修在躲,只是心里有点惊讶,因为安迷修看上去并不是个轻易放弃爱好的人。他难得咀嚼了会两人仅有的几次相遇,虽然具体难以言表,但雷狮还是觉得这个安迷修同他记忆里的那个着实不同。

他总觉得曾经安迷修拿着一种灼热的视线注视着自己。这小子是个闷葫芦,就算问了也一个屁都放不出,但尽管如此,雷狮还是觉得他眼里有千万句话想说。

当有一天安迷修不拿这种眼神注视他了,而变得像现在这样,将用以看全国其余十三亿人口的目光投放在他身上时。不知为何,雷狮总有些不爽。

 




雷狮行李少,打得又是借住的名号,连日常换洗衣服都懒得拿,直接背上装满自己的笔记本电脑、PSP、3DS等各种宝贝的挎包,照着老妈给的地址,趿拉着步子进了一处不起眼的小区。

此时已经接近傍晚,太阳彻底落山。帕洛斯和佩利又约去了游戏厅狂欢,卡米尔本来想送自家大哥,但却被雷狮以高三学生要好好学习为由打发回了学校。

刚下过雨的空气潮湿黏腻,水汽沾染到胳膊上,晚风再一吹,让雷狮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他不耐烦地在一栋栋相似的公寓楼间寻找着四栋的标志,好不容易找到了,又瞧着那攀满了爬墙虎的铁门嫌弃地撇撇嘴。

走道里的感应灯似乎也不太灵光,雷狮深一脚浅一脚地爬到了安迷修家所在的五楼,长三声短三声地敲了敲门,半天也没等到人来开。

难道不在家?真是见鬼。雷狮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蹲坐在楼道里打开手机开始玩王者荣耀,可是直到他的李白五杀制霸全场轻松占领高地,都没能等来安迷修的身影。此时已经快要八点,雷狮晚上没吃饭,肚子正饿得咕噜咕噜叫。

他不耐地咋舌,脑海里是吃饭还是继续等人的想法交战个不停。可又想到自己背着个沉甸甸的包,尤其是里面还装着自己专门用来打游戏的外星人电脑,要背着这么个大家伙去吃饭实在是痛苦,思考再三,雷狮脑袋里突然蹦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三两下把包丢到门边,起身敲了敲对面家的门。开门的是个中年大妈,本来一听雷狮说要借她家阳台翻进隔壁的窗户就连连摆手,一会说太危险一会又觉得雷狮是小偷。但大妈是认识安迷修的,在雷狮又是掏出学生证证明身份,又是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嘴炮后,才勉强同意。

翻阳台这事雷狮不是没做过,再加上他进楼之前观察过了,这栋小区里的都是老房子,屋子都不大,阳台与阳台之间隔得也很近。

他好久没做这么高危险的事,在中年大妈和她五岁小女儿的注视下,跃跃欲试地攀到阳台边缘,纵身一跃,在小女孩惊喜的欢呼中,潇洒落地。

脚刚踏上地面,入目的就是晾晒在头顶的白衬衫,并且一看就是三件,还都是一模一样的款式。雷狮砸砸嘴,掀开脑袋上的白衬衫,拉开阳台上的推拉门进了屋子。刚一进屋,就是扑面而来的柠檬清香,雷狮看了眼摆在窗台上的空气清新剂,对安迷修的认知再度诡异了一层。房屋收拾得相当整洁,桌上还摆了新鲜水果,高度舒适的居家环境看得雷狮不住地挑眉。他看到左手边的屋子关上了门,右手边门倒是开的,但里面除了床和桌子基本上空空如也;他倒是好奇想进安迷修房间里看看,但不断哀嚎的肚子让雷狮不得不先解决一下自己的温饱问题。

他起身把门外的包背进来,又向隔壁母女俩道了谢,打开冰箱顺走了里面的一瓶可乐,享受着二氧化碳在胃部爆裂带来的舒爽,脚步轻快地跑下楼找吃的去了。

好在小区离学校近,转个弯就是小吃街。雷狮一碗小馄饨一碗花甲米线下肚才吃了个半饱,买了点烤串边吃边往小区方向走,到了门口刚好吃完。走到五楼都没听见门内有动静,雷狮烦躁地抓抓头发,拧开门把手,把自己扔到了沙发上。躺了一会又觉得没劲,翻身坐起毫不客气地摸了个苹果啃起来。

雷狮起初还想吓吓安迷修,可直到吃完半个苹果都不见人回,只好百无聊赖地翘腿看起视频。等到看完一场DOTA比赛,门外才终于响起姗姗来迟的脚步声,雷狮用余光瞄着玄关,耳边虽是吵闹的解说声音,可此时此刻,外面钥匙碰撞发出的脆响才更加清晰地传入他的耳朵。

雷狮想过不少打招呼的方式,大摇大摆的、仿佛你二大爷的、勉强客气的,总之不论哪种,他都没有预想到安迷修在看到自己脸的那一瞬怔愣一下,随后仿佛受到惊吓,猛地又把门给带上了。

大门开阖的声响久久回荡在房间里,雷狮也吓一跳,苹果都差点滚地上去。他三两下啃完苹果把核扔进纸篓里,刚站起身,就见防盗门又猛地被打开,安迷修神色僵硬地看着雷狮,眼角晕着不易察觉的绯红。

“阿姨让你过来住的?”安迷修反应得很快,弯下身子站在玄关处换鞋,因为姿势原因声音显得沉闷低哑,换了好半天也不见抬起身来。

“是啊,等你半天没等到,就借了隔壁家阳台翻进来了。”雷狮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话接,他总觉得气氛有点诡异,但又说不上来哪出了问题,“你应该看今天学校的微信公众号了吧,我们寝室不小心被烧了。”

“嗯……挺厉害。”安迷修终于换好了鞋,站起身。他听雷狮这话听得有些想笑,但在脸颊刚挤出酒窝后又赶忙收敛起神情。刚好雷狮又转身坐回了沙发上,并没有瞧见。

“你看到右边空着这间了吧,你最近几天就住那吧,有缺什么的跟我说,平时我都在实验室,不过晚上最好别太晚回来。”安迷修指了指右边的空屋子,介绍一番之后也没说要收房租或者水电费。

也不知道是客气还是啥,雷狮当然不会允许被人小瞧了荷包,当即掏出手机,坐在沙发上抬头问安迷修:“据说有七天不能住人,你算下我这七天的房租和水电费吧,我支付宝转你。”

他一边说一边低头点开支付宝,全然没注意头顶安迷修复杂的眼神,一声轻到近乎没有的叹息后,只听脑袋上传来安迷修淡然的嗓音。他说:“你微信转吧,原来加过的。”

“行,你叫什么?”

“小马……额不对,是Anmicius,直接搜A开头吧,往下拉就行,头像是小马宝莉。”

“找到了。噗,这头像可以啊。”雷狮特地点开安迷修的头像放大看,立马被惊得一口水差点喷出来,“多少钱?”

安迷修随口报了个数字,不算高,但也勉强合理。雷狮权当他是照顾人情,也就顺水推舟地转账了过去。

“OK了,你接一下。”

“嗯。”安迷修低头点开弹出的对话框,那个空白了十几年的聊天界面终于多了些别的,尽管只是一次转账,但他却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那这几天请多指教咯。”雷狮咧咧嘴,冲他伸出一只手。

安迷修看了看面前五指修长的手掌,快速地虚握一下又很快放开。他笑了笑,目光游移,声音里透着一丝紧张,“请多指教。”





TBC.

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开始啦!(bushi

下周期末+回国前搬家收拾行李,可能会咕咕,请见谅T T



个人归档:


评论(77)
热度(1086)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