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17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16






17

很难想象和安迷修同居的情况,尤其是当雷狮的大部分记忆还停留在两人互相看不顺眼时。

他稍微有些认床,第一天晚上睡得不算踏实,在床上翻来覆去半天,满脑子都是安迷修在进屋前跟他说的一连串“约法三章”。

什么不准带人来家里过夜,不准在客厅大喊大叫,不准超过凌晨两点回家不然会锁门——这边安迷修喋喋不休了几分钟,那边雷狮左耳进右耳出,时不时还思考一下这个理工男肯定没有性生活的问题。

神特么超过凌晨两点会锁门,感情这是在住宿舍吗?!

雷狮懒得去反驳,反正心里压根没把这几句话当回事。在他内心深处安迷修还是那个小时候任他揉搓打骂的小傻子,全然忘记自己高中和对方打架其实也没讨到多少好果子吃的事实。

不过排除那张讨人嫌的嘴,安迷修的模样倒是让雷狮侧目不少。不说帅得多么出众,但胜在清秀干净。高鼻梁、双眼皮,林林总总凑在一起,竟是格外合乎雷狮的心意。尤其是此时还身着着一身白大褂,更衬得安迷修腰窄腿长,独有一份科研人员的禁欲气质。虽然有些讶异记忆里的那个冒着傻气的小骑士居然会长成如今这番模样,不过作为第一眼看脸的颜狗来说倒是还挺满意,也难怪偶尔逛校园论坛会看到不少小女生给安迷修的表白贴。

雷狮就这么一边想着安迷修一边努力入睡。说来也奇怪,平日里睡前他脑海里总是没打完的游戏、没吃够的烧烤,难得今天换了别的主题,没曾想还是个不对付的男人。雷狮莫名地砸砸嘴,只穿个大裤衩的身子在凉席上懒洋洋地打个滚,把毛巾被搭在肚皮上,就着这样啼笑皆非的想法,终于迷迷糊糊睡着了。

按照雷狮的性子,第二天的起床时间就算不是日上三竿,怎么着也得是上午的课上完三节半,趁着买午饭的功夫,屈尊降贵地出席下最后一节课的点名——当然要是不点名那就是直接开始吃午饭环节了。

所以当早上房门被轻轻敲响时,雷狮第一反应就是随手抓住床头柜上的什么东西猛地投掷过去。咚地一声巨响过后,恼人的敲门声确实有一瞬的停止,正当雷狮心满意足地把脸埋进枕头里,打算继续自己梦中的海上征途时,卧室的门却被更大力度的敲响。三声一扣,规律有度,并且这次还附带上了人声。

“喂雷狮,快点起床了。”深陷迷蒙睡意中,安迷修的声音飘忽而显得不真切,但却清透有力,穿过那层薄薄的门板,冲进雷狮的耳廓内。尤其是在下一句话落音后,彻底如一声惊雷,把雷狮从床上炸醒。

安迷修说:“阿姨说了不让你逃课。”他顿了顿,像是在思考这句话能否威胁到雷狮的可能性,未几估计自知不行,又慢悠悠地添上一句。

“你再不起来我就打电话给阿姨,她说会停了你的零花钱。”

话音刚落,更大的一声巨响从门内传来。但安迷修没等太久,就见雷狮顶着一头杂乱的毛发,如一头愤懑的狮子般拉开卧室门狠狠地瞪着他。

这注定是一顿不太平的早餐。事实上,雷狮在听到安迷修早晨那段“告状”宣言后,才后知后觉昨晚的和谐相处似乎只是幻觉。

他愤愤地戳着盘子里的煎蛋,若是眼中的怒火可以化为实质,那肯定早就能将对面一脸淡然看手机的家伙给烧得灰都不剩。早饭是安迷修做的,他雷大爷向来十指不沾阳春水,能忍着揍人的欲望坐到餐桌边已经是莫大殊荣。而此刻,雷狮揉着因为睡眠不足而突突跳动的额角,强忍怒气将捣碎成一团糟的煎蛋塞进嘴里——该死的,竟然还有点好吃?这让原本想利用早饭难吃这一点当攻击方向的雷狮瞬间更加不爽。

他看着坐在对面的安迷修,与衣着不整的自己相比,对方整洁得仿佛刚拿熨斗把自己烫过,连额前挺翘的发丝此刻都服帖地垂在一边。老妈让安迷修看管自己并非意料之外,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可在雷狮有限的高中记忆里,安迷修这人从不会把告状挂在嘴边。在这位天真的小骑士看来,是男人就该自己解决一切,向大人告状可是个低劣的手段。可瞧瞧现在这位虚伪的大人,居然还能气定神闲地坐在自己对面。雷狮猛灌几口牛奶,毫不遮掩地朝安迷修翻了个大白眼。

天知道他有多不想承认,这时候居然有点怀念曾经的傻小子了。

雷狮故意吃得慢,一片面包磨磨蹭蹭顺边啃了十分钟,安迷修早早就吃完并且把碗筷收拾进了厨房。雷狮按开手机,上面显示已经快八点,距离第一节课开始只剩几分钟,就在他抖着腿思考着要不要再拿一片面包啃个十分钟拖到安迷修等不耐烦走人时,就见眼前白色衣袂一晃而过,刚捏在手里的面包片就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安迷修的手上。

“你应该不需要吃那么多吧,雷狮。”安迷修眨眨眼,明明温和的语气,却愣是让雷狮听出一丝嘲讽来,“细嚼慢咽是女士的良好品德,我觉得你更需要现在起身跟我一起去上课。”

雷狮看着这人手上的面包片,最靠近指节的部分甚至还留着自己的咬一半的齿印。他不禁怒极反笑,摇摇晃晃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不小的身高差逼迫着两人不得不一个仰着脖子一个俯下脑袋。

“别拿我妈那套来压我。”对上那双碧翠的眼眸,雷狮毫不留情地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啊安迷修?”

“我不是谁。”即便面对如此不留情面的恶语,安迷修也依旧神情未动。他在雷狮看不见的地方捏紧了手心,努力在嘴角挤出一丝弧度,让自己看上去并非弱势。

我已经不喜欢这个人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道。所以不会再因为这个人的任何言语产生情绪上的波动了。

“我只是不希望让阿姨担心。”他说完这句话像是耗尽了全身气力,原本挺直的腰板有一瞬的弯折,但又很快恢复原状。安迷修向后退了一步,与雷狮保持着不算宽广却实质横亘万里的距离;手里的面包片分外软和,甚至还带着烤过后的余温,但安迷修并不留恋这些看似柔和的外物,他将面包片轻轻放回桌上的盘内,紧了紧怀里的实验资料踱步至门边。

他知道此刻雷狮的心情一定是不爽得想将他撕裂,但这一切——安迷修自我催眠着,他所说的话、所进行的思考、所比划的动作,全部不含私心不带主观,他只是想替雷狮的母亲分忧而已。

“我在门口等你,马上要迟到了。”

说罢,安迷修逃似地拉开门,快步走了出去。

 




逃课大户雷狮居然在早上第一节课出现?!——虽然是课程进行到一半这人一脸凶相地踹开门进来的,但也足以震惊包括教授与学生在内的所有人。

今早的第一节课是大学英语。原本众人都已经在教授催眠般的声线下快要奔进周公的怀抱,雷狮的出现,足以如强效黑咖啡般唤醒每一个人。不过人来是来了,面色却比以往每一次都要骇人,阴沉得仿佛食堂大妈炒菜的锅底,连教授都尴尬得不敢说些你怎么迟到的批评话。

雷狮大摇大摆地走到最后一排,那里原本有两个玩手机的和一个打瞌睡的,一瞧雷狮这煞星般神色,两位玩手机的学生当即把手机揣兜里,架着还睡得迷迷瞪瞪的朋友,躲到距离雷狮最远的地方去。眼看碍事的走了,雷狮把包往课桌上一撩,大爷般地坐倒,瞧着二郎腿打开了手机。眼看预想中的灾难性场景并未发生,教授同一干学生都下意识地长舒口气,催眠似的讲课继续进行着。

【老大老大,你今天居然起这么早?!】

雷狮一打开标有海盗团的聊天框,就见佩利在发过这句话后又咋咋呼呼地配了一连串的熊猫人表情包。

【傻狗,老大能起来,肯定是因为有叫早服务啊】

佩利没刷几条,帕洛斯就慢悠悠地冒了泡,一语中的看得雷狮额角青筋直跳。

【啊?叫早?谁啊?老大昨晚去哪来着?】

佩利明显一脸懵比,仿佛一条记忆只有七秒的金鱼似的,转头就忘了昨天他们几个还在讨论自家老大去安迷修家借助的可行性。

【就是那谁来着——】

【安迷修。】

帕洛斯没说完,卡米尔就很快接上。一看宝贝弟弟出现,雷狮这下可不能潜水了。

【帕洛斯你该买点保健品给你的狗补补脑子了,还有卡米尔,你怎么上课玩手机???高三生给我看书去!】

【……大哥,这是重点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大,要不要我们去揍安迷修那家伙一顿?】

【我觉得老大说的很对,我真该给你买点脑白金了,傻狗】

接下来群里又是佩利和帕洛斯的每日争吵,虽然大部分时候都是帕洛斯智商碾压,逗得佩利只能发表情包表示出来单挑。雷狮看了没一会确定卡米尔确实关上手机乖乖听课后,才百无聊赖退了出去。

他没有跟人讲自己为什么早上会跟安迷修一起出门,说到底这种事要怎么讲?!说出来连他自己都不信。

原本在安迷修那番话后,不论怎么想怎么抉择,都难以想象雷狮会在生了半晌闷气后拎着背包走出门。他自我检讨一定是当时那枚煎蛋或者面包片或者那杯牛奶里被下了毒,不然自己怎么会就这么鬼迷心窍地出了门,甚至还在看到倚在墙边垂着脑袋的安迷修后心里萌生出一丝歉意,虽然很快那点不比一颗狗尾巴草多到哪里去的歉意就被他自己给掐断了。

雷狮把门关得响亮,半是想引人注意,半是想抒发愤怒,总之他如愿以偿地看到低着头在发呆的安迷修被自己的动作吓得猛地一颤,原本冲到头顶的怒火这才熄灭了不少。

“我可不是因为你,先说清楚。”雷狮把包甩在肩上,大步走到安迷修面前,随后冷哼一声,与对方擦肩而过,“我只是不想那老女人真的脑子一热冻了我的银行卡而已。”

他走得又快又急,还颇有点泄愤的模样,理所当然地注意不到身后那人眼里遽然冒出的欢喜。

走出小区门时已经过了八点,眼看第一节课板上钉钉地迟到了,雷狮便更加不急不慢地迈着步子。他侧耳听着身后的脚步声,安迷修就仿佛一位尽职尽责的骑士,亦步亦趋地跟在自己身后;但又不冒进,就好像两人之间横跨着一条看不见的线,无论怎样的步速,都始终不会越界。雷狮不满地顿下步子,身后的人也随之一顿,走走停停,就这么相顾无言到了学校门口。

两人所属专业学院不同,一个去左边的经融系大楼,一个去右边的生物工程实验室。雷狮倒是没想过说再见这种事,他拿手捂嘴打个大大的哈欠,原本想逃课的想法反倒是因为当真走到了门口而消散。罢了罢了,来了就勉为其难听上几节课吧,他在心里腹诽着。

抬出去的脚刚跨到一半,就听身后传来淡淡的声音。

“记得早点回来。”话一出口,两个人反倒都愣了下,大概是这语气稀松平常太过理所当然,雷狮还没转头,就听安迷修立马弥补似的再添一句,“我是说……阿姨让你别玩太晚。就这样,再见!”

之后那句语速快到不可思议,雷狮终于是忍不住地回了头,只见安迷修已经匆匆向右离去,只留下随着慌乱步伐不断翻飞起的白色衣角。

 




雷狮会听安迷修的话吗?那自然是不会的。不但不听,他还非要挑战高压线。

原本今天不是什么特殊日子,也没什么特殊的事情要做,基本都是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闲散时光。若是放在往常,雷狮最多也就在球场逗留会,或者去网吧和朋友打几盘游戏,便披着傍晚余晖踏上了回宿舍的路。可今天不一样,他想到安迷修说的不许超过凌晨两点回家,雷狮对此表示嗤之以鼻。

因为想着卡米尔正在高三关键时期,他只把电话打到了佩利和帕洛斯那,三个人就这么浩浩荡荡去了酒吧。到了酒吧其实也没什么好玩的,雷狮对泡妞拍拖那套不感兴趣,更不想跟谁来个一夜风流。他一瞧见蹦迪池里的群魔乱舞,就当即有种想转头进网吧打游戏的冲动。可脑袋还没转过去,就被帕洛斯笑嘻嘻地给勾着肩膀带了回来。

“老大别扫兴啊!”帕洛斯弯着眉眼,面上是万年不变令人厌恶的假笑,“刚好今晚我朋友这个酒吧办聚会,这里作为通宵场所可比网吧好多了。是吧,佩利?”

可惜佩利一进门就咋咋呼呼地左看右看,根本没注意到帕洛斯在叫他。直到被对方踹了一脚屁股,又接受了半天眼神信息,他才后知后觉地哦哦哦附和起来。

“……行吧,找个稍微清净点的。”雷狮默默翻个白眼,末了不忘警告地瞪了眼帕洛斯,“你可别像上次给我带什么小姐过来。”

“放心放心,今天只喝酒!”帕洛斯满口答应,带着两人走进一片灯红酒绿中。

这回帕洛斯倒真是说到做到,没再弄出原来那些幺蛾子,乖巧得仿佛真的只是给朋友捧场来的。雷狮懒得同一群不认识的人跳舞,自顾自照着酒水单点了一溜鸡尾酒,背靠着柔软椅背一杯杯喝着。但他喝得不太安稳,每喝一杯就要看看现在是几点了,看时间的频率高到连佩利都察觉到了奇怪。

“老大,你是不是赶着回去有事啊?”佩利抓了抓方才因为蹦迪而凌乱的头发,一脸疑惑地问道。

“没。”雷狮不耐地咋舌,他也不知道自己今晚是怎么回事,原本钟爱的酒水到嘴里都变得索然无味。实在是觉得这块地方逼仄得很了,雷狮果断起身,在两人诧异的眼光中晃了晃手里的香烟,“我去外边抽一根。”

其实雷狮不常抽烟,也没沾上瘾,大多时候当真是心里烦闷到无法纾解时才会来上一根——比如眼下。他嘴里叼着烟,站在带着凉意的晚风中再度掏出手机,已经是一点半了,微信界面安迷修也并没有来任何信息。

啧,还以为就那小子的责任感还会拼命给自己发消息打电话呢。雷狮拿鼻子轻嗤一声,心里嘀咕一句也不过如此。搞那么关心的样子也不过如此。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多半是真的醉了,乱七八糟的酒类混杂在一起也早该醉了。雷狮再度猛吸一口手里的烟,浓郁的尼古丁气味当即充斥整个口鼻间,随后缓缓吐出,像是要喷出心中所有的郁结。

如果安迷修看到这样的自己会说些什么呢?多半又是那些抽烟喝酒对身体不好的屁话吧。雷狮自问自答着,竟然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就着醉意,在一片朦胧的车水马龙中想象着安迷修眉头紧蹙,开口就要训斥人的模样,难得的,居然还有点可爱来。

他突然就很想回去,回到安迷修所在的出租屋里,面对着那张明明漂亮却硬要板起的一张脸。说不定他们又要吵架,嘴上不饶人,手上也不安分。吵吵嚷嚷的,仿佛街边炸开的烟花,噼里啪啦,迸发出五彩的色泽。多么生动,他迷迷糊糊地想着,多么有趣。

等到雷狮抽完一支烟,已经有不少玩累的少年少女从酒吧内互相搀扶着出来。他随手把烟蒂丢一边,拿脚踩灭,随后晃悠悠地走进去叫帕洛斯和佩利两个人出来。

他决定了,他要回去。

雷狮一旦决定了就不再留恋,银行卡一刷,带着两个狐朋狗友转头就走。不过鉴于雷狮已经醉到把帕洛斯开始叫成佩利的程度,两人还是用手机给雷狮叫了辆出租一路送了回去。

等走到楼下时,佩利本来打算继续把自家老大给扶上去,可帕洛斯却单手揪着衣领把人给拽回来,冲楼上挤眉弄眼。

“帕洛斯你眼角抽筋了?”佩利保持着智商下线的状态问道。

“……”帕洛斯抽抽嘴角,一个暴栗甩对方脑门上,“傻狗,楼上有安迷修,我们俩该撤了好吗!”

“可是安迷修不是跟老大不对付吗,万一趁这个时候……”

“笑死,你以为安迷修是我啊。”帕洛斯勾勾唇,“那家伙的骑士道可不会允许的。好了好了,咱们走了啊!”

两个人跟雷狮打了个招呼——反正也没管雷狮到底是不是真的清醒的,随后一溜烟就没了影。雷狮一个人倚着墙壁懵比了会,随后拿手掌拍了拍两颊,晃着身子开始爬楼梯。

好不容易攀到五楼,雷狮已经难受得恨不得倒头就睡。他在兜里掏半天掏出钥匙,借着手机自带的手电筒往插销里捅,可捅进去之后却发现半天转不动。雷狮烦躁地扭了半天,门锁却依然纹丝不动,他抬手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整个人猛地清醒过来。

凌晨两点零二分。这混蛋居然真的锁门了?!





TBC.

哇,带着被锁在门外的雷总和可爱的安安祝大家七夕快乐啦!!



个人归档:


评论(45)
热度(1139)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