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18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17






18

安迷修又刷新了一次微博,他漫无目的地上下翻阅,但很明显这新多出来的二十条有一半都是无用的广告。他烦躁地翻了个身,把半边脑袋陷进枕头里,手机最上方显示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但客厅的大门依旧没有要被敲开的迹象。

想来也是应该的,安迷修瘪瘪嘴,毕竟在半小时前他还在雷狮的主页上看到一条定位在一家市中心酒吧的微博。他不死心地点开经常访问,第一位就是雷狮,头像是他最爱的杰克船长,ID后面还缀着VIP7的亮闪闪标志。主页最新的依旧是那条只有一个句号带个定位的装逼微博,唯一与之前的区别可能就是右边多了几个赞,安迷修眼尖地发现其中一个还属于卡米尔——看来一个月后的高三某个小家伙已经胸有成竹。安迷修悻悻地关掉微博,转头点开一本小说,试图让自己能沉浸到龙傲天的世界里。

事实上当安迷修某天发现雷狮已经极少用微信基本不更新朋友圈后,他才第一次想着要去搜这家伙的微博。他当然没关注,毕竟已经跟所有朋友包括他自己撂下豪言壮语说再也不喜欢雷狮了。可一旦真搜到那混蛋的微博后,又时常忍不住点进去看看;起初他还能骗自己频率没多高,可直到微博新出了经常访问这个该死的功能后,雷狮的微博就再也没从第一位上掉下来过。

或许这也是他死也不愿意让凯莉碰他手机的原因,只需要稍加想象,安迷修就能模拟出小魔女那恨不得把他钉进水泥地里的鄙视眼神。

当然这不一样,安迷修狡辩似的在心里为自己开脱。哪怕分手了不还很多视奸前任的例子吗?他不过只是看看而已,又没做什么……虽然也根本做不了什么。

安迷修在最开始雷狮住进来跟对方定下规矩时就能猜想到这家伙放荡不羁的行径,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这人当真不愧是白羊座,连多一天都不愿意多加掩饰。安迷修烦闷地从床上坐起来,手机上微信适时的亮起,一点开是雷狮的妈妈,隔着时差地域,他都能感受到一位母亲的深切关心。

那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臭小子……在心里啐了口不知鬼混在酒吧哪个角落的雷狮,安迷修点开聊天框,噼里啪啦输入了几个字。

【他早就回家了,阿姨放心吧。】

给雷狮打好掩护后,安迷修趿拉着拖鞋走进厨房,直觉告诉他雷狮肯定喝了不少,出于室友情谊,安迷修还是翻箱倒柜地泡了杯蜂蜜水放餐桌上凉着。

他以为自己会睡着,就着捧着手机歪倒在沙发上的姿势。大门已经提前锁上了,毕竟都这个点了,他可没觉得雷狮会踩点进来。

和曾经的暗恋对象同住一个屋檐下,理论上来说应该会格外小心,但安迷修第一天晚上的确是这样,可到了第二天反而情绪回到了从前。他不确定是不是这几年的沉淀,又或者是谎言说多了就会成为现实。那份令人心悸、难以忘怀的感情当真已经淡去,遗留下的除了浅淡的怀念就只剩下习以为常。说实在的,安迷修觉得他看得挺开。他早就不想着要去向雷狮告白、要和雷狮在一起这样的白日梦,甚至于连能不能成为朋友能不能再友好相处都没什么奢望。他逐渐地可以用一种更为稀松平常的态度面对这个人,用言语怼这个人,就像过去那么多年——那么多年前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雷狮时一样。安迷修不确定这是不是好事,但肯定不是件坏事。

他睡得正迷迷糊糊,梦里还在抱着手机躲避凯莉的追杀,一阵急促而有力的敲门声像警铃似的咚咚咚撞进安迷修的脑海里,吓得他连人带手机都一块滚到了沙发底下去。

是雷狮回来了!安迷修的瞌睡虫瞬间被驱散个干净。他蹑手蹑脚地靠近防盗门,踮脚从猫眼里看过去,就见雷狮正满脸醉容地拿额头抵着门——明显是已经醉到站不稳了。

按照原先的想法,安迷修是打算让这混小子在门外吹一晚上冷风记个教训,可眼下一看这人已经头疼得眉头都皱到了一起,权衡再三,内心的天平还是再一次——虽然他已经不记得为了雷狮打破自己的守则多少次了——倒向了善良的那边。

“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安迷修嘴里嘀咕着,把手机放到茶几上,暗搓搓跑过去开门。

任谁都没想到开门的一瞬间,原本在门外要死不活的人竟然遽然间跳起,眼神凶煞地就朝安迷修扑了过去——

“卧槽——!”

“你他妈的安迷修……!”

电光火石捡一阵人仰马翻,安迷修眼疾手快地在倒下前拿脚勾住了门边,背部刚一摔到地上,正好大门也顺势关上。只听“嘭”的一声!两个凌乱的人影一同跌进了黑黢黢的客厅内。

地板是实木的,还有点打滑,安迷修给撞得脊背生疼,没等他手忙脚乱地从地上想爬起来,就被一具火热的躯体强硬地摁在地上。伴随而来的还有股浓重的酒臭味,熏得安迷修忍不住脑袋向后仰了仰,这才看清楚“骑”在自己身上的雷狮。

瞧着这家伙神采奕奕的模样,以及借着月光有些泛着醉意但却尚且还算清醒的双眼,安迷修心里暗骂一声大屁眼子,双手使劲地推搡,却愣是没把这个醉鬼推动半分。

“哟,安迷修,几年不见,怎么这么弱鸡了?”雷狮脑子已经不清醒了,或许之前的演技几近榨干了他的精神。他迷迷糊糊地瞪着自己身下的安迷修,铁钳似的双手死死地摁住对方的肩膀。他此刻满脑子都被“安迷修居然翅膀硬了敢不让我进家门?”的弹幕刷屏,出离愤怒支配下,他发誓非得给这驳他面子的混蛋一点教训不可。

没等安迷修回嘴,雷狮就已经动作先大脑一步地抬起拳头就想揍人。可他空有一身力气,肢体却被酒精麻痹,慢悠悠的速度仿佛慢动作。安迷修磨了磨后槽牙,抬脚就要踹人,本来想着踹肚子,最后还是怕雷狮经不住这一脚吐一客厅,只能改踹小腿。弄得雷狮一拳打歪,人的重心也跟着往边上歪,安迷修趁机从他身下滚到一边,喘着粗气从地上站起来。

“我他妈明天就去健身房举铁,回来打不死你这个傻逼!”安迷修骂骂咧咧地扶着墙,刚刚被雷狮掐过的肩膀还隐隐泛疼。他此时格外唾弃自己因为奔波实验而放弃健身的三年,如果他要知道自己还会跟雷狮重逢,他绝壁每天打一百次沙袋直到把它打爆为止。

“还,还举铁?你确定不是铁举你吗?”雷狮一拳不中,歪倒在地上。他讥笑地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喘气的安迷修。对方那件原本整洁的睡衣已经在刚才的混乱中被扯得凌乱不堪,松松垮垮地套在那具瘦削的身体上,安迷修一看就是长时间不运动,连额头都冒出了汗,在朦胧白光下黯淡盈光。瞧他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儿,雷狮又难得庆幸刚才真没打到,不然要是出了点什么事,估计他明天就能被打飞的过来的雷女士一顿胖揍。

不过还是一如既往的有胆儿,雷狮咧咧嘴,脑子已经彻底离家出走。

“你笑个屁,我跟你说今天这事没完,我等会就给你妈打——”安迷修气呼呼地走过去,但又像是怕雷狮一个暴起揍人似的停在一个安全距离,他看着坐在地上逐渐垂下脑袋的人,威胁的话还没说完,就只听一个细微的将他打断。

“呼——哼——”

“……”安迷修不可置信地看着刚才还生龙活虎下一秒就已经睡着的雷狮,终于脑袋上青筋爆起,痛骂道:“你大爷啊——?!”

 




雷狮酒量大,很少醉;但一醉就了不得,什么事都干得出,干完还断片。很显然,现在他就处于喝完断片的状态。

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那条狭窄阴暗的走道,耳边聒噪的蝉鸣、以及帕洛斯和佩利的窃窃私语。至于究竟他是怎么进家门的,又是怎么从门口被移到床上,并且还换上睡衣的,全都一概不知。并且在他隔天早上想开口询问安迷修时,被对方赏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以及一声冷哼,雷狮连早饭都没吃到,就目送着安迷修怒气冲冲地出了门。

这下子更加让人摸不着头脑,雷狮想着昨晚他肯定是两点之后才回去的,可只不过回去迟了,安迷修也不至于连装都懒得装了,直接拿鼻子哼气吧?

没了安迷修的监视,雷狮继续大摇大摆地翘课。他翘着个二郎腿躺在床上,刚才随便给自己煮的泡面不小心煮烂了,难得让他有点怀念起昨天的早饭。本来雷狮想着睡个回笼觉,但毕竟安迷修这事放着也不是办法,再加上对方又是个爱打小报告的家伙,思考半晌,雷狮还是决定先在海盗团的小群里问问。

【喂,昨天你们俩把我送上楼的?@帕洛斯 @佩利】

【没有啊老大,帕洛斯说不用送】

【老大,我怕傻狗看到安迷修就要咬人,为了避免第二天安迷修还得去医院打狂犬疫苗,就和他没上楼】

【???】

【所以是我自己上去的?】

【是啊老大,你和安迷修发生啥了?】

【没啥,就是他今天看起来火冒三丈的】

【不会吧,我听生物系那边说安迷修脾气可好了,简直就是活的圣父】

【圣父是啥?】

【就是你爸爸,傻狗】

【???你他妈等着,我现在就去你们宿舍楼下蹲你!】

【随时恭候,别像上次那样因为衣着问题被保安赶出去了哦——】

【艹艹艹】

【别草了,说正事呢。他是圣父?你开玩笑的吧,安迷修平时跟我讲话简直跟吵架似的,说一句怼一句。哦还动不动就生气,拿鼻孔看人那种】

【哇,老大,你确定不在说你自己?】

【闭嘴吧傻狗。不是啊老大,安迷修真的挺圣父的。他不是什么骑士道吗,天天可和蔼了,那词怎么说来着……对,如沐春风啊!迎面我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的荷尔蒙。不过明明人模狗样,但听说被不少系的女生发了好人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沐春风?我觉得我如沐台风】

【是不是昨晚发生啥了?哇,老大,你不会酒后乱性了吧?】

【???帕洛斯,安迷修是男的啊!!!】

【这就不懂了吧傻狗,现在小女生都吃这一套,就是男的和男的那啥】

【那啥啊?】

【群里有卡米尔,不说了不说了】

眼看帕洛斯和佩利越说越扯淡,雷狮烦躁地关上群,随后又赶紧打开确定一下某位高三生没有再度冒泡,这才安心地闭群。

他躺在床上,睡意全无,脑子里零零碎碎有点昨晚的记忆,仔细一想,居然都是安迷修衣衫不整喘着粗气的样子。上帝啊,难道真的像帕洛斯说的那样?不应该啊。雷狮抓抓头发,感觉有点头大。他虽然没有正式谈过恋爱,但高中大学倒是也跟几个女孩玩过暧昧,尽管最后都不了了之,但他的的确确是个比A大校门口那根雕塑石柱还要笔直的直男啊。

可是想破了脑袋雷狮都想不出来到底发生了啥,最后他秉承着反正已经被安迷修讨厌了也不怕再被他讨厌一点的原则,点开了那个被他一上来就嘲笑过的头像,斟酌着敲了一段话。

【喂,安迷修,我是不是昨晚对你做什么了啊?】

估摸着安迷修在上课,雷狮不确定他什么时候回,本来手机一丢准备睡回笼觉,没想到信息发完不到一分钟,就开始拼命震动起来。雷狮打开一看,安迷修只有言简意赅地一个字:

【滚】

雷狮这下也恼了,他头一次见这么非暴力不合作的,好好说话还不听了。努力压下自己骂人的欲望,雷狮自我感觉还算“态度友好”地发了一段话。

【你好好说话会死啊?我告诉你,大爷我敢作敢当,我要是真酒后乱性了,我保证负责!】

雷狮看着输入框,满意地点点头,结果发送过去不到十秒钟,就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TBC.

今天被滴滴那事气得心情不太好……更新得有点短,下次保证长一点(合掌)



个人归档:


评论(24)
热度(1015)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