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19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18






19

格瑞蹙着眉头,看着身旁一脸愤懑的好友,眼神再瞟到快被对方捏碎的试管瓶,在不管不问和避免这次实验失败之间,他果断地选择了后者。

“如果你想发泄——”格瑞从安迷修手里快速地夺过试管瓶,他神色平静地把里面的液体倒进培养皿中,语气淡淡道:“我觉得你可以中午多吃一碗饭。”

清冷的嗓音传到安迷修的耳朵里,这才让他如梦初醒,连忙有些歉疚地抓抓头发,“不好意思。我只是……额,最近家里来了个不太好相处的房客。”为了赔罪,安迷修赶紧拿过纸笔开始帮忙记实验变化,他满脑子还是刚才雷狮微信里说的什么酒后乱性,但很明显他不能把这种事告诉格瑞。他肯定会被嘲笑死的。

“你终于把房子租出去了?挺好。”格瑞淡定地把玻片移到显微镜上,他想开个玩笑让朋友高兴点,虽然每次这个玩笑听上去都像冷笑话,还是冰箱冷冻层那种,“如果不是雷狮那种类型,说不定忍忍就过去了。”

格瑞内心为自己的善解人意悄悄鼓掌,却半天等不来安迷修的回应。他奇怪地扭头,就见安迷修死死地捏着圆珠笔,一脸仿佛吃了屎的表情。

面对格瑞疑惑的眼神,他当然不好意思说你猜对了啊我家住的就是雷狮啊这种话。安迷修只能勉强笑笑,不在这个话题再多做纠缠。好在格瑞也不是个爱聊天的人,两个人很快在剩余的静默中做完实验写完报告。

大三的课程不多,大部分人都在准备考研或者是准备实习,除了早上的一节实验课,安迷修剩下的时间都是自由的。他率先跟格瑞和凯莉道别;他这学期在学校图书馆申请了图书管理员的兼职,今天是上午十点到中午一点的排班,他必须在剩余的十分钟内尽快赶到。

实验楼离图书馆挺近,安迷修垂着脑袋走得慢慢悠悠。校园内栽种的晚樱现在开到最后一茬,嫩粉的花瓣在风里打着转儿飘落,下课高峰的路上来来往往都是抱着课本的学生,行道树边的坐椅上三三两两坐满了人,有个男生没位置了,就大大咧咧坐在草坪上吹着罗大佑那首《童年》的口哨。耳边的熙熙攘攘从未远去,但安迷修偏偏内心阒静,满满的都是对雷狮的唾弃。

去他妈的酒后乱性,也亏他能这么不要脸的说出口?安迷修在心底翻个白眼,深深觉得拉黑这家伙实在是太轻饶了他。

A大作为有名的985高等学府自然历史悠久,尤其是宏伟气派的图书馆大楼一度被赞为学校特色。安迷修一直格外喜欢这栋古色古香的建筑,带着历史气息的砖瓦与石阶总能让他心神安定,再加上多到数不尽的珍贵藏书,不枉安迷修早早和图书馆馆长打好交道,这才弄到这份令人眼红的兼职。

或许是因为还有一个月就要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最近来图书馆借英语材料的学生数不胜数。安迷修向来是个工作兢兢业业的人,三个小时的班愣是一眼手机没看,哪怕雷狮的事像根羽毛似的搔刮着他的内心,但出于敬业,也被强行忍耐下来。

可能因为心里有事下意识地想让自己一直沉浸于忙碌中,三个小时似乎比平时过得都要快上许多。要不是下面接班的女生敲了敲头顶的桌板,安迷修估计都能把今天的管理员日志写成万字小说。

他讪笑着起身,把挂在脖子上的管理员牌子同其他东西一起收进背包。他记得凯莉和格瑞约了他午饭,安迷修在女生善意的戏谑笑容中红着脸快步走出图书馆,沿着楼梯一边走一边从兜里掏出手机,结果刚一打开,雷狮的电话不期而至地拨打进来。

安迷修不晓得这家伙究竟是怎么弄到了他的号码,至于他知道为什么这是雷狮,也纯粹是因为早年时候他就已经搞到对方手机号并且悄悄添到了备忘录里。

蹙眉看着屏幕上不断闪烁的名字,安迷修想也没想就给直接挂掉。他翻出微信准备联系凯莉去吃饭,结果聊天框还没打开,雷狮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挂掉——打过来——挂掉——再打过来。反复几次,安迷修这回也不把人拉黑了,站在图书馆门口接起电话就是一声毫无形象的怒吼:

“你再打电话信不信我真告诉阿姨直接冻结你银行卡?”

“那我就跟她说是你恶人先告状,没听我道歉。”雷狮回得理直气壮,气得安迷修怒极反笑。

“也不知道谁是恶人,喝酒喝多了还打人,都说酒精不是个好东西,在你身上可真是完美体现啊雷狮。”

安迷修一口气说完,立即做好了随时把雷狮怼回去的准备。结果电话那头诡异地沉默了十几秒,半晌才听到雷狮如释重负的一声长叹,没头没脑地来了句:“太好了……老子还是直的。”

“……你有毒吗你?!”

“我靠,你不懂那种以为自己笔直了二十年但其实是个隐性回形针的——结果又在上一秒被告知其实我是个笔直的直男那种油然而生的庆幸!”

“你在说绕口令吗?!”

在知道自己并没有酒后乱性后,雷狮便对安迷修的嘲讽大人不记小人过了。他快活地从床上蹦起来,趿拉着拖鞋走进餐厅,刚才一串B-BOX似的发言让他口干舌燥。雷狮眼尖地看到流理台上摆着杯水,他左手拿手机,右手捧起杯子,咕咚一口下肚,才发觉到这杯水的不对劲。这是杯蜂蜜水。

“喂?雷狮?你还有屁要放吗?没有我去吃饭了!”

手机那头安迷修还在不耐烦地嚷嚷,他大概是在走路,由远而近的风声与鸟叫声顺着话筒传递过来。清甜的液体顺着喉管流动,解渴的同时也缓和了因为宿醉了带来的头痛。雷狮知道安迷修有个专门喝水的小马宝莉牌茶杯,而眼前用的不过是最普通的纸杯,简单地串联加想象,不难猜到是谁以怎样的用意准备的。

一杯蜂蜜水下肚,雷狮难免心生点歉意。他心想着这人嘴巴是毒了点,但心思倒当真淳朴得很,至少他宿醉过这么多回,除了自家那位刀子嘴豆腐心的雷女士,还真没有谁给他准备好蜂蜜水过。

雷狮把杯子放进水池里,准备好好向安迷修道个歉再来句谢谢。可这两个词他基本上从不出现在他的日常词典里,磨磨蹭蹭半天,也只勉强憋出一句话。

他说:“安迷修啊,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好母亲的!”

然后下一秒,雷狮就发现自己电话号码也被拉黑了。

 




“听说雷狮他们寝室现在还不能住人?”凯莉从自己点的麻辣香锅里夹了一筷子金针菇,就着碗里的米饭就是一大口。她嘴里嚼着米饭含糊地开口,却见被问话的人还在盯着碗里的牛肉面发呆。凯莉眉头一皱,不满地拿筷子敲了敲安迷修的碗边,“喂喂喂,跟你说话呢,别发呆呀!”

“啊?哦哦……你刚刚说什么了?”安迷修被吓得筷子都差点掉桌子下面,他赧颜地摸摸鼻头,面对上小魔女一张无奈的脸。

“我说——雷狮他们的——寝室啊!真的是,你吃个饭都能走神,果然晚上睡前撸多了吧?”

“……什么鬼都是。”安迷修啼笑皆非地摇摇头,有一搭没一搭挑着碗里的面条,“出过火灾应该要检查安全隐患吧?反正我是听几个学妹说不论男女寝的宿管都在严查用电器。”

“啧啧,果然住校就是各种不爽啊,幸亏我最近搬出来了。对了对了,我的新室友还挺有意思,不知道你们认不认识,是天文系的安莉洁……”

眼看凯莉话锋一转,滔滔不绝地说起她新认识的室友,安迷修下意识地松了口气,生怕这小魔女继续刚才的话题,或者再问出什么雷狮现在住哪的这种话来。他一向不太会撒谎,尤其是凯莉这种火眼金睛,肯定谎言出口不到三秒就被识破。

他一边听着凯莉叨叨,一边漫不经心地玩着手机,手边的面基本上已经坨在了一起,安迷修也没什么吃它们的欲望。他现在满心都被几分钟前雷狮的傻逼话语气得不轻,气了一会又觉得好笑,真的是不知道凭着雷狮这低到令人发指的情商究竟是如何在这个险恶社会活下来的。他怎么还没被人打死呢?真令人费解。

安迷修毫不后悔对雷狮的拉黑。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砺,他总算是明白了,对付雷狮这种人,就该狠点儿。这种人向来是顺杆儿爬的,越是对他好,越是无法无天。反正安迷修现在也早就不做了小时候的白日梦,无所谓雷狮对他的态度。既然如此,那为何不让自己过得爽点呢?

抱着这样的心情,安迷修直到下午放学都没把雷狮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他晚上有一节凑学分的选修课,本来是和格瑞一起抢到的,但这小子下午在实验室外面接了个电话之后就双眼放光地盯着安迷修。毕竟也厮混了这么多年,再不知道这面瘫心里的小九九实在是太对不起他的智商了。安迷修耸耸肩答应了帮格瑞签到,然后就见放学这个向来严谨地收拾器材的人把东西往桌上一丢,背着包就奔了出去。当然,毕竟是帅哥,狂奔都带着高冷的范儿。

选修课是电影鉴赏,纯粹打发时间的。估计教授自己也知道大家都是混学分的,眼见明明一个阶梯教室都没坐满,但签字表上却签得满满当当也没说什么,抖了抖小胡子就开始给大家放电影。

今天放的是哈利波特第三部,照着这位教授一口气把魔戒系列全放完的尿性,不难猜测这学期剩下几门课都要在魔法学校里度过了。

有的人签了到就借着昏暗的教室从后门偷偷溜走,有的人趴在桌子上打个哈欠就开始睡觉;安迷修还蛮喜欢这个系列,他同剩余的极少数一样坐直了身子,精神地看起了电影来。

安迷修坐在倒数第三排。这个阶梯教室很大,再加上教授又十分通情达理地坐在第一排,所以即便有人进出教室也基本都不会被察觉。但做这种偷偷摸摸事的大部分都是些小情侣,把这节课当作私人影院,做些在这个气氛里格外适合的事情来。

所以当雷狮摸着黑一屁股坐到安迷修边上时,他发誓自己真的是拼尽了这一辈子的忍耐力,才没有当场在教室里叫出声来。

“……”安迷修阴恻恻地看着丝毫没有自觉并且还在龇牙笑的雷狮,动作比脑子先快一步,右脚直接狠狠地剁在了对方的脚掌上,配合着电影里的惨叫,正好踩得雷狮闷哼出声。

“痛死了……妈的安迷修!”周围都是看电影的人,雷狮声音也没太大,但毕竟刚才被狠狠踩过一脚,声音都像是从牙缝里漏出来似的飘渺。他疼地倒吸一口气,手上也毫不犹豫地捣了安迷修一拳。

“嘶——”安迷修被打得往左边歪了歪,好在附近没人注意到,他趁着电影猛然高亢起的音乐,顺势又想踩雷狮一脚。可惜这家伙学精了,一脚落了空。

“哈哈,傻逼——我日,疼!”

“你才是傻逼!”

两个人你推我搡大半天,直到身旁一位小姐姐递来不善的眼神,安迷修连忙停了动作,他抱歉地垂着脑袋,顺带也一巴掌接住雷狮的拳头,瞪了这家伙一眼,就着这么个别扭姿势停止了争斗。

“喂喂喂,你握着我的手干嘛?我靠,这样看上去好gay啊!”雷狮被安迷修攒得浑身不自在。他浑然忘了自己过来的初衷,满脑子都是“卧槽我现在是不是看上去像个基佬”的想法。

听他这么一说,安迷修立刻松了手。他故作嫌弃地甩甩手,单手撑着下巴睨着还有些不在状况内的雷狮,“你没选这门课吧?”

安迷修一句话很快把雷狮从是不是基佬这个漩涡里提溜出来,他立马想起自己来这儿的目的。雷狮清了清嗓,觉得和人商量时候语气应该要委婉,虽然他大部分时候都对委婉有一个错误的定义。

“没办法,有的人把我微信和电话都拉黑了,我只能来教室里逮人了。”

“……你不是自作自受吗?”安迷修嗤笑一声,挑眉看着他,“能对一个男的说你会是一位好母亲的。雷狮,我真的很怀疑你是怎么顺利活到现在的。”

“那当然是想揍我的都先被我揍趴了——不是,你别转移话题好吧。我那本来是想道谢的,额,就是那杯蜂蜜水。”雷狮烦躁地抓抓头发,那个谢字卡在牙缝间,拼了吃奶的劲才说出来,“好吧我承认我说话方式是有点问题,我道歉!所以你能先把我从黑名单里拉出来吗?”

安迷修狐疑地上下打量着他,像是第一次见到雷狮,“我可不觉得你雷大爷会在意我有没有把你放进黑名单里。”

“废话,我当然不——啊不是,我最近在攒钱买几个游戏啊,万一你跟我妈告状了,那不就都凉了。”雷狮刚想说这不废话吗谁在意你啊,话到嘴边一瞧安迷修冷冷的表情又连忙咽了回去。他最近手头紧,又着急几部快要发售的游戏,面对安迷修这尊阎王爷,只能咬咬牙低个头。

“我都道歉了啊!喂喂喂,给个面子吧。”

安迷修也是第一次见能把伏小做低给做成如此理直气壮的,明明嘴上说着给个面子,但那不断握紧的拳头,仿佛要是他不同意下一秒就能招呼到自己脸上去似的。不过事已至此,安迷修倒也挺爽,他难得让雷狮吃瘪,还眼巴巴地跑到学校来“求”他。虽然语气和动作十分不符,但这放在几年前,倒真是怎么都想不到的。

“好啊,给你个面子。”安迷修当着雷狮的面掏出手机,几下把人从黑名单里放了出来。做完这一切他就又懒洋洋地收起收起,后背靠在椅子上继续看电影。

瞧他这悠闲的样,倒把本来准备了一肚子威胁人话的雷狮给弄得愣住了。他以为这是块硬骨头,没想到比骨髓还软和。安迷修没要挟也没提出什么额外要求,正直得雷狮都难得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是不是太过分了……雷狮第一次下意识反思着。

不过很快这一点小心思就被丢在了脑后。他本来想着找完安迷修就去哪个网吧打游戏去,但看着身边人看电影专注的神情,再加上这部片他也不讨厌。雷狮也不知道自己是搭错了哪根筋,打算走人的念头居然一下子就被熄灭,也学着安迷修的坐姿,靠在椅子上看起哈利波特来。

“……你滚啊,你根本不是这堂课的。”

“这么小气干嘛,大学开放的课程都是随便进的好吧。”

“那我换个位置去——”

“换个屁啊,你走来走去多影响别人的观影体验。”

“我真他妈惊了,你也会思考别人的观影体验?”

“好了闭嘴吧,别打扰我看电影。”

“……我靠?到底谁打扰谁了啊!”






TBC.

哇我居然日更了!还不赶紧夸夸我!【叉腰】

马上这篇文就要十万字了,不知不觉居然写了这么多……我第一次写这么长的连载。好几次都以为自己要坑了,但每次一想到这么多人喜欢它还在等待它,就咬咬牙继续坚持下来了。真的很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不嫌弃和喜欢,我会努力让它变得越来越好看,也希望你们可以一直陪着我w爱你们!



个人归档:


评论(51)
热度(997)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