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20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19






20

选修课结束,外面的天早就完全漆黑。安迷修和雷狮顺着放学的人潮一道被拥出教室,两个人心头都难免还沉浸在刚才的电影中,难得没有吵闹,一边并排着下楼,一边还在聊着刚才的剧情。

这座城市的夏天总是来得又快又急,前些天还稍有点仲春的料峭,最近就已经彻底步入盛夏的炽热。尤其今晚还格外有些闷热,潮湿的水汽挥散不去地弥漫在空气中,燥动、沉闷,是明显下雨的前兆。这样的天气里即便有风,也格外容易出汗。从教学楼出来没走几步,雷狮就已经拿手给自己扇风,大呼着好热。时不时周围还有恼人的蚊子,安迷修下楼梯的时候胳膊肘被咬了一口,此刻也正烦躁地给自己挠痒。

“靠,这才几月份就这么热……喂,你要不要喝水啊?我请客。”雷狮捏着自己的短袖领口不断往里面灌风,正当他在为收效甚微而恼火时刚好看到不远处的小卖部。他偏头叫了声身旁正因为不小心挠破了包而痛得龇牙咧嘴的安迷修,瞧对方这蠢样又下意识地有点想笑。

“啊?不用了,我自己买就行。”安迷修诧异地抬头,想也没想的就赶紧拒绝。他倒不是说要跟雷狮客气,开玩笑如果能宰雷狮一顿他当然毫不客气。只不过……安迷修一时半会还没能接受这家伙眼下如此自来熟的语气。他回忆起刚才两个人难得友好的观影氛围,然后再到现在一起下楼要去小卖部买水的场景,总觉得有点不太真实,就好像——

就好像他跟雷狮是多好的朋友似的。

这样的想法瞬间如一盆冷水把安迷修从头到脚浇个彻底。明明是在炎热的晚上,他却如坠冰窖。他还记得高一时两个人相约打DOTA的快乐,也记得自己曾经暗戳戳以为和对方搞好关系的暗喜;但他更记得后来雷狮那句轻飘飘的“不会”,记得自己在自主主张地疏远关系后雷狮依旧无动于衷的模样。

是他逾越了。雷狮怎么会把他当朋友呢。

一旁的雷狮哪里知道面前这人心里九曲十八弯的心思,他好不容易屈尊降贵请个客,结果还被拂了面子。雷大爷这下不乐意了,你不让我请我非要请!他强行把安迷修拖到小卖部前,给自己要了瓶冰可乐,张口问安迷修要喝啥这人又在那婆婆妈妈,大爷大手一挥,也要了瓶冰可乐。就这样两个人一人一瓶汽水,晃晃悠悠地回家了。

经过这档子事后,雷狮心情舒畅,越看安迷修也越觉得对方顺眼。他一直觉得男人之间的友情嘛,就像是股龙卷风,往往不打不相识,不骂不了解。可能是安迷修爽快的态度,也可能是那杯大家都懂的蜂蜜水,总之雷狮觉得这人还行,就擅自在心里把他拉进了自己的小圈子里。

雷狮没有直接冲到安迷修面前抓着他的手说什么咱们就是好兄弟了啊这种沙拉吧唧的话,但作为大概是世界上除了雷狮爸妈以外最了解雷狮的人,当安迷修在第二天的公共课上看到最后一排的偷懒黄金专座上大大咧咧坐着个人,并且这人还朝自己挥手时,他就知道雷狮肯定又在瞎编排他的兄弟情了。

迎着周围人一众好奇的视线,安迷修如芒在背地走向雷狮。公共课是全年级的必修大课,一个阶梯教室一百多号人,再加上雷狮和他都算是比较有名的人物,听着四周不断响起的窃窃私语,安迷修不难想象等会的校园论坛上会是怎样的光景。

他这边担心,雷狮那边则一点被当焦点的反应都没。他看着安迷修走过来,反而一脸“看我给你占了个好位置吧还不夸夸本大爷”的表情,看得安迷修又好气又好笑。

“这位置不好抢,全教室最佳睡觉角落。”雷狮翘着二郎腿,一个人愣是坐了两个位置,直到安迷修走到他面前,这才把屁股挪了挪。

“我没你这么有理想,一般情况下我都是坐第一排的。”安迷修无奈地摇头,放下包坐到了雷狮边上。

“哟,不愧是学霸。那看来我还帮你占错位置了。”雷狮撇撇嘴,漫不经心地转着手上的圆珠笔。

听他这语气安迷修就知道这位大爷又不爽了,他从包里翻出课本和笔记本,习惯性地给大爷顺毛:“不敢不敢,能让雷大爷帮我占座,是在下的三生有幸。”

一通土味骚话,总算是把这毛撸顺溜了。

哪怕身边坐着个昔日暗恋多年的对象,安迷修也依旧背挺得笔直,坐在雷狮口中的“最佳睡觉位置”上听课。他这么认真,倒弄得雷狮不好意思一开场倒头就睡了。他从兜里摸出手机,打开微信群,果然海盗团那俩人聊得正欢。

临近大学四六级考试,雷狮和帕洛斯两个有智商的自然是不担心,可偏偏佩利的体校也要求至少过四级,这可把从小到大就没背全过26个字母的他给急坏了。

【我他妈就不懂了,我一个学体育的为什么还要学英语,难道是为了在比赛场上跟对手来句how are you的友好交流吗???】

【不,我觉得是为了让你输掉比赛之后能对那群人说句fuck you】

【有点道理啊】

雷狮看得差点笑出声,点开聊天框开始打字:

【说什么骚话呢,我看佩利不学英语都会fuck you这句】

【哇老大!靠,我哪有这么粗俗,我会直接揍他的好么?】

【哈哈傻狗。老大,你最近跟安迷修处得咋样啊?你不是说跟他吵架了吗?】

【还行,现在和好了。感觉他人还不错】

【???啊?你说的是我认识的那个安迷修吗??】

【额……他其实人是还好,只不过有点烦啊你不觉得吗老大?这家伙从小学开始就想着伸张正义,一直到现在,我也是很佩服】

【反正就还行吧】

看着帕洛斯对安迷修的评语,雷狮皱皱眉,他下意识就想反驳,顺便挪列几个安迷修的优点。可转念一想又觉得奇怪,他只不过觉得这家伙还行而已,再多说下去就好像多在乎一样,听着有点奇怪。他抓抓头发,决定把这点莫名其妙的心情扔到一边去。

【不说他了,今天下午我没课,一起排位去啊】

 




除了第一天和第二天的争吵,雷狮在安迷修那借住的后面几天都挺正常。其实安迷修本来就是个好脾气的人,只要雷狮不作天作地踩他的底线,基本上对于雷狮那些小脾气,安迷修权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雷狮觉得安迷修“还行”,是个上道儿的人,也没再做出什么两点以后姗姗归家的事情。本来他也就不是那么爱晚归,比起坐在网吧僵着身子通宵,雷狮觉得还不如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玩手机的爽。

没有争吵的日子里,两个人搭伙过日子还算挺顺畅。安迷修做得一手好饭菜,常常为了那顿早饭,雷狮闻着味儿都能从床上爬起来。他当然不会白吃白喝,但直接给钱又觉得侮辱人,雷狮便自作主张地带着安迷修玩。可怜安迷修这么多年没怎么碰游戏,难得玩一回DOTA,还得被雷狮追在屁股后面喷。雷狮这人平时还讲点礼貌,一遇到游戏就六亲不认,上一秒对安迷修信誓旦旦地说带你躺赢,下一秒就指着安迷修的鼻子破口大骂。一时间仿佛梦回高中,又让安迷修想起那段陪着雷狮打游戏的又欢乐又痛苦的日子。

他们偶尔还会一起约着晚上看电影——那堂电影鉴赏课过后,雷狮就仿佛被触碰到了什么开关,搜集了各种资源,非拉着安迷修一起蹲在电脑前。当然“蹲”只是个形容词,自从雷狮住进来后,这间出租屋内用来装饰的壁挂电视与沙发总算派上了用场。他们把几个经典的魔幻系列都看了一遍,尤其是加勒比海盗,雷狮甚至一边看一边还要挥舞着自己与杰克船长的同款海盗帽。

共同的话题通常会迅速增进两人的友谊,尤其是现在安迷修不再像小时候那般畏缩,不论说话还是行为都放开了许多。他会像最普通的好兄弟一样陪着雷狮喝酒看电影,一起吐槽剧情一起插科打诨。脱去暗恋枷锁的安迷修更加自然大方,他看着雷狮时就仅仅是在用眼睛看着对方,里面充盈着快乐、兴奋,却独独少了那抹曾经浓郁到化不开的炙热。

雷狮偶尔会觉得少了些什么,但他记忆力有限,实在想不起高中时候安迷修的模样。如今二十岁的安迷修的形象在他心里愈加深邃,像一块橡皮擦,逐渐涂抹掉了对方十五岁的光景。

作为朋友来说,安迷修是和佩利还有帕洛斯甚至是卡米尔都是不同的。在一众损友中,安迷修难得拥有稳重品质,他不调皮捣蛋,也没有油嘴滑舌,甚至心思还出奇的纯真质朴,明明是以往雷狮最嗤之以鼻的那类人,可偏偏相处起来又意外的合拍。像是早上吵着架出门,中午就会互相发消息一起吃午饭,下午再吵架,然后晚上一起回家看电影。

这是雷狮从未有过的交友体验,他感到新奇,并且难得心生珍惜。

但不论如何,借住的时间仅有七天。当雷狮在第七天时候接到宿管那边的电话时,他第一反应居然是有些怅然。明明他同安迷修熟起来也没有几天,可竟然会有不想从对方家里搬出去的想法。雷狮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要不然就是这个世界不正常了。

他抱着这样纠结的心理收拾行李,刚好安迷修下实验课回家,也一同帮他收拾。不过什么事只要安迷修插了手,那基本上就是雷狮在一旁干瞪眼看着安迷修做事,因为他每次都会被嫌弃碍手碍脚。于是雷狮又再一次被“罚”站在墙边,看着安迷修抱着自己的衣服游戏机等各种杂物跑前跑后;他看着对方身上还没来得及脱下的白大褂,看着那几缕棕色的头发伴随着身体主人的脚步一颠一颠地晃动,雷狮突然就想说些什么,他张了张口,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而此时正好安迷修也收拾完了,微笑着提着他的行李箱站在自己的面前。雷狮瞧他那样儿就没来由有点恼火。他当然知道自己是在无理取闹,毕竟安迷修收留他又帮助他,这家伙真的是圣父心爆棚,所以怎么都应该不会有看起来很高兴送自己离开的心情。

但雷狮就是不爽。他一不爽就摆在脸上,看得原本正在笑的安迷修一阵莫名其妙。

“要不要走之前搓一顿?”安迷修提议道。

“不用了!”雷狮凶巴巴地吼回去,但刚吼完他就后悔了。他看着安迷修有些受伤的表情,想道歉,可那句对不起却死死卡在喉咙里。

“好吧。”安迷修很快调整好表情,淡然地耸肩,像是习惯了雷狮每次的翻脸比翻书还快,“下次用电器注意安全,可别再烧着了。”

“……”雷狮看他恢复那么快更加不爽了,他留了一句“我又不是傻逼!”便怒气冲冲地拖着行李箱走了出去。留下一脸被凶的摸不着头脑的安迷修。

但雷狮一冲出出租屋所在的居民楼就后悔了,他觉得自己不该这么凶,更不该连句再见都不好好说。可他在门口踌躇了一会也不见安迷修追出来。想来也是,安迷修都被冲了还出来做什么,他又不是抖M。可雷狮就是觉得要是以前的安迷修肯定会冲出来哄他。这样的想法没来由的让他有点委屈。

但委屈也没用,安迷修就是没有追出来。

 




雷狮又搬回了自己的宿舍,七天的时间在漫长的大学岁月里不值一提。很快他的室友也回来了,他又开始跟帕洛斯和佩利厮混,仿佛借住安迷修的那几天就跟不存在一样。

但那只是想象,事实上在雷狮回宿舍住的第一天就跟室友大吵了一架。

他同室友关系不好不是一天两天了。雷狮自小性格傲慢,大爷范儿十足,喜欢他的人觉得这很气派,不喜欢他的人就觉得这是装逼。很不幸室友都属于不喜欢的那一派,而且三人中还有一个勤奋学霸,老早就看雷狮一天到晚不学习还考高分的样子不满很久了。雷狮不小心烧了寝室那天室友都不在,等另外三个人被告知寝室无法住人时雷狮也早就溜之大吉。他们三个人有自己的小群,并没有加雷狮,这事一出,自然是在群里把雷狮骂了个底朝天。平时只能在网络上泄愤,这次雷狮回来住,有个多嘴的又不小心把心里话给讲了出来。那自然不是什么好听的话,雷狮瞬间勃然大怒,当场就和人大吵起来,最后要不是隔壁寝室出来劝阻,估计还得打进医务室。

这一通闹后,雷狮跟室友的关系彻底降至冰点。他想换寝室,但偏偏这个节骨眼没有寝室有空床位,爸妈又忙得不见人影,打电话也只有两个人秘书尴尬地回应。雷狮一甩手机,气得拉着帕洛斯上街撸了一百多块的串串。

他想搬回到安迷修那里去,可临走才吵架,他怎么都拉不下面子。雷狮不小心喝多了,跟卡米尔打电话时候说了这事。向来一声不吭的弟弟这回难得发言,他先是沉默了会,最后跟自家大哥说安迷修肯定不会在意这些的。

这话意思很明显,就是让雷狮厚脸皮点。

但雷狮是谁,让他低头简直比登天还难!卡米尔说完这句就没再说了,估计也明白自家大哥那破性格,有的话点到为止就好。

雷狮不得不再度捡起手机,他一手快空了的啤酒瓶,一手是手机上显示的安迷修的聊天界面。肚子里来回打了无数遍腹稿,可到最后手指虚晃,还是什么都没有发过去。雷狮一扔手机,气闷地继续喝酒。

他知道有点迁怒,可为什么明明走之前发火了,安迷修还不发短信过来。

雷狮不知道安迷修这几天为了应付那个烦人的学生会长一直忙得脚不沾地,不过就算安迷修不忙,估计也不会给正在气头上的雷狮发消息。开玩笑,他又不是抖M。

人一生气就想做点什么。雷狮在大一大二时候入了篮球社,不过大三嫌麻烦就给退了。他本来想着后面不应该混社团了应该考虑考虑未来,可眼看周围的人考研的考研实习的实习,大三都快过完了,雷狮还是不知道自己该干嘛。

他仿佛一直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小时候顾着玩,初高中又在闹叛逆期,好不容易到了大学,结果连选专业都是闭着眼瞎填的。他拥有许多人不曾有的东西,比如聪明,比如家境;但又没有许多人有的东西,比如正常的朋友,能够陪伴自己的父母。他前二十年过得顺风顺水,无忧无虑,什么东西一学就会,响指一打追随的人也有一大堆。可雷狮并不觉得多快乐。

他没来由地想到那七天同安迷修的相处,想到自己飘忽不定的未来,想到青春期朦胧的过去,想到好像自己自始至终都没有真真正正地想要些什么过。

他的野心,他的欲望,他真正喜欢的一切。这些雷狮都没认真去想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烦心事太多,雷狮不想待在寝室,也不想叫帕洛斯和佩利玩。他久违地抱着篮球,像高中时那样一个人在天色渐暗的球场里练习。他觉得自己脑子里的东西多得快炸了,但转念一想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雷狮愤愤地一个跃起,把球灌进球框内。剧烈的力道使得球框与篮板一道震颤着,雷狮在进球的愉快中弹跳着落地。他满脸都是汗水,连眼睑上都沾染不少。周围的世界在这几滴汗液中模糊,朦胧间,雷狮看到有个人抱着书本走过来。他猛然觉得这样的场景很是熟悉,像是在不久之前的黄昏,也是这样空荡荡的球场,他独自打篮球,而不远处,正有一个人逆光向他靠近。

那光太刺眼了,像是平白给来人镀上一层金边,亮闪闪的,刺得雷狮睁不开眼。他下意识抬起手遮住夕阳的曝晒,在恍惚中,终于看清了来人的身影。

然后他陡然萌生出一股冲动,冲破近日来的苦闷,像是迫不及待破闸而出的洪水,轰然间席卷整个心房。他不知道那算不算是一种想法,但的的确确,是他头一次如此强烈地想要做这件事。

他看着站定在自己面前的安迷修,抬手一抹碍眼的汗珠。他大喊,语气理直气壮,却又小心翼翼。

他说:“我要回去啊!”







TBC.

我来啦我来啦!



个人归档:

评论(65)
热度(1170)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