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21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20






21

接到卡米尔的电话时,安迷修刚跟学生会长吵完架。说吵架好像又有点言重,除了雷狮,他基本很少怼人,都保持着一贯如沐春风的骑士修养。但奈何学生会长脑洞大到突破天际,不过是很早很早以前无意中搭救过他女朋友一次,都能被这家伙幻想成安迷修苦恋他女朋友未果而出此下计,从而记恨到现在。虽然这之中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他魅力太大引得会长女朋友连连夸赞,但一直被排挤安迷修也不会觉得舒坦到哪去。

不过这样的苦日子马上就要到头了。为了全身心投入保研事业,安迷修已经决定大四退出学生会保平安了。一想到这他就浑身舒爽,再加上最近研究生那边的教授一直对他赞不绝口,一个得意忘形,安迷修就“不小心”在会议上跟会长吵了起来。虽然吵架不太好,但管他娘的呢!他爽了就行!

安迷修哼着小曲走出会议室,出门前还顺了瓶没开封的矿泉水,一边走一边拧瓶盖。卡米尔的电话就是在这时候打来的,毫无预兆,甚至在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名字时安迷修还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

在高一他擅自断了同雷狮的关系后,安迷修基本就没和卡米尔讲过话了,再加上本来卡米尔也就不像个会聊天的人,实在难以想象为什么他现在会给自己打电话。

但手的反应比脑子快,安迷修左手拿着刚拧开瓶盖的水,右手就已经下意识点了接通。

“喂,安哥吗?”话筒那头,传来卡米尔一如既往冷淡的声音。

安迷修握着手机的手一抖,听这冰渣似的语调难免有点后遗症,他勉强咳嗽一声,这才慢慢开口:“卡米尔啊,好久不见,有什么事吗?”

“我大哥前几天从你那搬出去了吧?”卡米尔直白的说话方式同雷狮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安迷修刚想就这个问题做回答,就听卡米尔下一秒又来了一句:“能让我大哥再搬回你那吗?”

“啊?为什么?”安迷修顺着走廊绕到一个拐角,扶正了下耳边的手机,“你哥很讨厌我哎,他走的时候还特凶。”他故意在凶那个字上咬重几分,听上去有点像在告状。

“他不是故意的,今天下午他还打电话说想回去住,因为他跟室友处得不好。”卡米尔丝毫没有出卖自家大哥的心虚,被雷狮严重警告不准说出去的事也直接倒了出来。

安迷修一听就乐了,他整个人歪在角落的瓷砖上,笑得乐不可支:“什么?雷狮居然这样说过?哈哈哈哈我的天,他肯定警告你不准说出去吧?啧啧啧,那小子自尊心恨比天高呢,肯定觉得很丢人。”他乐了一会,又停下来,盯着矿泉水的瓶口,慢悠悠地说道:“但我不觉得我有那个义务去收留他,我想你家大哥也是时候学会该如何收敛点自己的狗脾气和人相处了。”说完他自觉挺帅气,勾着唇喝了口水。

结果水还没咽下去,卡米尔的下句话就差点让他喷出来。

他说:“安哥,你不喜欢我大哥了吗?你忍心他在外面受欺负吗?”

一句话说完,半晌安迷修都没反应过来。该吐槽的地方太多,他竟然不知道从何说起。他下意识吞咽,好歹是把水给咽下去了,而不是让它从嘴里喷出来。安迷修靠在角落边一会想蹲下一会想站着,他像是被勘破秘密的孩子,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可过一会缓过来后安迷修又大骂自己没出息,反正喜欢雷狮都是多少年前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现在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谁心里还没个朱砂痣白月光啥的,就算喜欢雷狮又怎样,反正那都是过去式了!这么一想安迷修又觉得硬气起来,他清了清嗓子,脑子组织了好半天词句,这才缓缓开口:“我……我不想在这件事上做纠结,反正都过去了,你提这个也威胁不到我。”

“我没想威胁你。”与安迷修的如临大敌相比,卡米尔则要淡定许多,“只不过跟大哥生活这么久,我第一次听他说想住到谁那里去。”

时值放学,卡米尔说这话时刚好教学楼里打了下课铃。其余几层楼的教室里熙熙攘攘走出来不少学生,他们高亢地叫喊或者低声地谈话,叽叽喳喳的,聒噪程度堪比外头的知了,形成了一片吵闹却又奇异安逸的背景音。在这样的声音下,卡米尔的声音反倒显得更响亮了,清冷的嗓音通过话筒,如一根针,准确地戳进安迷修的命脉了。

他听见卡米尔笃定地开口,说:“我只是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罢了。”

说罢,利落地挂掉电话,只留下还直愣愣缩在拐角的安迷修。半晌,他才动了动身子,哭笑不得地在心里骂了句“你可真他妈是个小机灵鬼!”。

 




被卡米尔戳穿某个一直以来逃避的真相后,安迷修也并没有觉得赧颜。他甚至还蹲在那思考了会现在去找雷狮会不会有点趁人之危,可卡米尔那番话,又像是十万只蚂蚁爬在他心头,挠得人心痒。

罢了罢了,安迷修挫败地想,权当是学雷锋做好事,免得那家伙流落街头吧。

他抱着喝了一口的水,晃晃悠悠地顺着走廊往楼梯挪动。这期间他想先给雷狮打个电话,但嘀嘀了半天却是一阵忙音。安迷修不好意思发短信,他不想自己看起来像是认输什么的,可一时半会又不知道去哪找人,便这么漫无目的地一直走到了楼梯口。

看见雷狮就是在这样一个巧合下发生的。说来也神奇,这样的角度,这样的人,安迷修总觉得在哪见过。他看着楼梯口的窗户处直对着的篮球场,雷狮一个人抱着球,在一个猛跳后奋力将球灌进篮筐内。此时太阳西沉,附近的流云被争相点燃,恍惚间他好像看到十五岁的雷狮,也是在这样明亮又耀眼的黄昏时刻,穿着短袖短裤,露着胳膊和长腿,喷薄的生命力从他的四肢百骸中涌出,明明一个简单的灌篮动作,却好像慢放似的不断在安迷修的眼中被拉长、停滞,最后成为永恒。

他又想起卡米尔刚才的话,忍不住轻笑出声,再无奈地摇摇头。

他真讨厌这一家人啊,每次都要他快放弃的时候助攻一把。

安迷修下到三楼的时候又想起来自己没拿资料,只好再度回头,又跑上去抱着资料再跑下楼。他一路上组织着该如何对雷狮说话,比起他邀请,能听到雷狮的渴望反而是他更想要的。这就好像是一个证明,虽然在旁人看来无关紧要,但对于一直维持着雷狮跑安迷修追的状态来说,前面的人知道停下脚步,这真是后面的人做梦都能笑醒的事情。

今天的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闷热,天气预报播报了几天的大雨迟迟没有降下来,空气中的水汽饱和到了一定的程度,滞重地沉在人的肩头。安迷修有预感今晚就要下雨了,他抱紧怀里的资料,大步向篮球场走去。

等快走到篮球场时,安迷修身上已经出了不少汗。因为今天学生会有事,他还不得不穿得正式一点。此时衬衫后背基本上全都汗透了,牛仔裤也因为沾了汗水,皱巴巴地黏在腿上。

安迷修一开始还不太确定雷狮有没有看见自己,因为这时候的夕阳实在是晒人,即便远处已经彻底被暗云覆盖,唯独太阳在的这一边还通红透亮着。他背着小半个世界的晚霞走过去,原本喝了一口的水还没舍得扔,垛在怀里的资料上。安迷修靠得越近步子就移得越慢,他甚至脑袋里还在天马行空地想着卡米尔是什么时候知道他喜欢雷狮的这件事,越想越是好奇,以至于雷狮朝他大声吼过来的时候,安迷修一下子还没听清。

他傻傻地站在原地,被头顶的夕阳冲刷着,眼前是大汗淋漓的雷狮,那双绛紫色的眼珠不知是不是因为被汗水洗过,显得格外透亮摄人。安迷修楞了楞,问:“你刚刚说什么?”

那边雷狮险些气个半死,要不是自己手里抱着资料,安迷修都怀疑这家伙会不会把球直接扔到他头上来。

“我要回去啊!”雷狮又说了一遍,声音洪亮,震得安迷修耳朵疼。

他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这时候篮球场上没什么人,不然他和雷狮这仿佛隔空告白的场景,被人看到准被误会。安迷修挺佩服自己这时候还在胡思乱想,他在好啊行啊这几句肯定的话之间挑选半天,那边雷狮等得都快不耐烦了,安迷修这才回过神来赶忙点点头。

他又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感觉脸上有凉意,安迷修腾出一只手抹了抹脸,才发现是水。那头雷狮瞧他这动作,一脸震惊地说:“卧槽你不会是哭了吧?!”

听得安迷修直接一脚踹他腿上去,“傻逼!这是下雨了啊!”

果不其然没过三秒,原本零碎的几滴雨立刻汇聚成水流,仿佛倒灌似的从天而降。

这下也不用再说什么了,得赶紧想着避雨了。谁都没想到夏天的雨来得如此迅猛,不给人丝毫准备机会。安迷修勉强赶在雨水扩大之前把资料藏进了怀里,他弯着腰试图保护,没一会就发现头上突然多出个东西。

是雷狮的背包。

安迷修抬头,就见雷狮已经被雨水淋得眼睛都有点睁不开。其实头顶的这个包也没什么卵用,但看着雷狮固执地撑在自己头顶的模样,安迷修抽抽鼻子,居然真的有点想哭。

“靠!你还在楞什么啊!老子都快被淋死了!”雷狮见安迷修呆呆地看着自己,当即气不打一处来。

此时太阳彻底落下,天空被浓重的乌云笼罩,偶尔银白色的闪电划破长空,反倒让应该黑暗的晚上看上去亮若白昼。雨水仿佛是有人站在天上拿桶浇下来似的,不出一秒,两个人基本上全成了落汤鸡。周围都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暴雨而大喊大叫的人,雷狮拿包护着安迷修,安迷修又拿身子护着坏里的资料。两个人维持着这种搞笑的姿势,一路往小区狂奔。噼里啪啦的雨滴跟倒玻璃珠似的砸在地面上,一朵朵水花瞬间迸裂,灌进两人的球鞋里。

安迷修几乎不记得他是怎么回家的了。因为这个搞笑的姿势,他仿佛是被雷狮圈在了怀里,被对方的力道带着,一路小跑。因为背包的缘故,周遭的一切声音在安迷修的耳边都显得朦胧而遥远,只有他和雷狮两个人的呼吸与心跳,在嘈杂的背景音下,被圈在这静谧的一隅里。雷狮因为刚打过球,身体热得像个火炉。安迷修冰凉的身子稍微靠近,就如同在冬日取暖般舒适。

他低头看着两个人被雨水浇透的鞋子和凌乱的步伐,头顶雷狮似乎还在骂骂咧咧说些什么,但此刻安迷修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要是这条路永远没有尽头就好了,要是这场雨永远不会停止就好了。他不想去思考苦涩的曾经或者是迷茫的未来,他只想拥有现在,拥有这个为他挡雨的傻小子。

 




耍帅帮忙挡雨的结果就是一回家雷狮就发烧病倒了。他的体质本不该这么差,但可能是因为刚出过汗又着了凉,总之就是病倒了。

好在一开始不算严重,安迷修趁着人还没烧糊涂前给他喂了药,扔进浴室里洗了澡。洗澡的时候安迷修还一直守在浴室外头,生怕雷狮摔个跤起不来什么的。一切弄完,他就直接把人扛着扔到床上塞进了被窝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背包的缘故,安迷修反而没生病,怀里的资料也只潮了个边角。他看着雷狮吃完药窝在被子里呼呼大睡,这才放下心来,又去厨房煮粥做饭。

卡米尔之后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是他一贯的风格,上面只有一句“大哥住过去了吗?”。安迷修捏着煮粥的长柄杓有点想笑,最后只回了卡米尔一句住进来了,而关于更多的却并没有再问。

雷狮这种平常身体素质过硬的人,往往都是不病不要紧,一病要人命。

隔天早上安迷修过去叫人起床,就见雷狮哼哼唧唧地把头埋在枕头里,嚷嚷着头好疼什么的死活不愿意起来。好不容易把人哄起来,安迷修又到处找药给他量体温。他看着雷狮蔫蔫地含着温度计倒在被子里,无奈地坐在床边,笑骂了一句:“让你装逼学拍电视剧。”可惜雷狮真的病得难受,连反驳的话都懒得说。

雷狮吃了药,喝了点粥,没过多久药效发作,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安迷修早上有个重要的实验,没办法只能收拾收拾赶去了学校。下午的课不算重要,他便让格瑞帮忙签到,在凯莉起哄的嚷嚷声里奔回了家。

安迷修始终认为雷狮是因为他生病的,那说什么的他也得担负着照顾对方的责任。而且生病时候的雷狮跟平常还当真不太一样,整个人无精打采,说什么都只用哼哼来回答。让吃药就吃药,让做什么就做什么,难得乖得出奇。就是伙食方面有点娇气。因为生病时人的味觉总是不太灵敏,可偏偏雷狮又是特爱吃咸辣。一碗粥安迷修吃都快被齁死了,雷狮反而吃得津津有味。

“你不问我为什么要回来住啊?”晚上吃过饭,雷狮半死不活地歪在沙发上看电视,他还有点淌鼻涕,说话都瓮声瓮气的。他伸出一只脚蹬了蹬坐在一旁的安迷修的小腿肚,对方正聚精会神地看电视没理他,雷狮不爽,又蹬了他一脚。

“啧,多动症啊你?”

“问你话呢,靠,你怎么这么不知道照顾病人的心情!”

“我看你心情挺好,都能顶嘴了。”安迷修白了他一眼,继续看自己的电视。

“我跟我室友吵架了。”见安迷修不搭理自己,雷狮就自说自话。他鲜少生病,这回一不舒服,那些稀奇古怪的感觉又像沸水里的小泡泡似的,咕噜噜冒了上来。“贼烦啊那群人,一个个都以为自己是谁啊。尤其是里面还有个觉得我天天不学习还成绩好的傻逼,哈,我不学习也能考得好,这不就证明他智商低呗!”

雷狮叽里呱啦说了一堆,他很少说这么多话,像是在诉苦似的,也不知道到底想谋求些什么。他基本上从不说这些,不论是对爸妈还是对海盗团甚至是对卡米尔。但安迷修身上就有这样神奇的气质,让他像倒豆子似的哗啦啦全说了出来。说了一会发现安迷修居然还看着电视大笑了起来,雷狮额头青筋直跳,抬腿又是一脚,蹬得安迷修差点从沙发上掉下去。

“你大爷的,雷狮!”

“对,雷狮就是你大爷。”

“妈的智障。”安迷修给他比了个中指,继续看他的快乐电视。

雷狮窝在沙发里,闭上眼睛。耳边是电视里演员的说台词的声音,偶尔夹杂着安迷修的笑声,最后又都融入进了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里。他刚刚吃过药,药劲儿又有点上头,那些声音忽远忽近,搅和在他的脑袋里,像一团浆糊,但却不觉得难受。

没过一会,他睡着了。






TBC.

我来啦来晚啦!



目录:

评论(48)
热度(1106)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