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23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22






23

六月份临近,除却不断逼近的盛夏热浪,伴随而来的,还有令无数学子叫苦连天的期末考试。

雷狮再聪明,也无法做到在不上课不看书不做作业的情况下凭空考高分;所以就算再不情愿,他也不得不在期末倒计时的催促下,跟着大批同胞一起挤进图书馆里临时抱佛脚。但不管怎么说他还有脑子好使这点可以自豪,这才能在旁人没日没夜的刷题啃书中偷得片刻闲暇。

一踏入六月,安迷修就似乎更忙了。经管系大楼同实验室大楼相距十万八千里,除了深夜踩着月光回家睡觉,雷狮基本上人影都碰不着。

他起初以为这个枯燥的六月应该就这么过去了,心下刚萌生倦意,结果就在偶然一个下午,在去图书馆的路上和刚结束交班的安迷修撞了个脸对脸。

很难形容当时的心情,像是好好铺在桌上的寡淡白纸,被猛然间泼洒上五彩缤纷的色泽。直叫人又惊又喜。惊得是逮到人了,但喜的……喜的又是什么呢?

雷狮来不及细细思索,就见安迷修匆匆朝他笑笑算打过招呼,然后又急哄哄地抱着一堆资料逐渐走远,只留下雷狮一个人憋了一肚子的话,却愣是没找到宣泄的出口。

人的本性总是有点欠。越是得不到,越是想去拥有。雷狮旁敲侧击着打听了下安迷修的动向,好在这家伙的人气对得起那张俊脸,在一众校园论坛的表白墙里,有人透露出这个学期安迷修在图书馆兼职管理员的信息。

这下子不用靠着期末考试的催命了,雷狮自己每天在图书馆蹲的时间都比以往长了将近一倍。而这一切的源头竟然都是为了一个男人?!雷狮发誓,这辈子除了对游戏,他还从没对谁这么上心过。

他现在仿佛被困于一种僵局中,心脏被剖成两半:一半拼命拖拽他的目光不停地聚焦在安迷修的身上,一半则犹疑惊诧那半边的心脏为何要这么做。

为什么呢。雷狮始终在问自己。

他并不觉得这会是一个很难的答案,不能比解一道高等数学题更难了。可答案始终被一张薄薄的窗户纸掩盖,雷狮想去戳破,却又更希望窗户那边的人自己把纸掀开来。他保证,不会去做没有把握的事。

观察安迷修这件事比他所想象的还要顺理成章。

雷狮起先给自己做了不少预先心理建树,他知道这有点奇怪——哦,或许很奇怪,对一个同性有兴趣什么的。他在历届好哥们里挑选半天,也没能找出再有一个同安迷修一样带给他如此新奇感觉的人。并不是仅仅想着去一起打游戏、一起撸串、一起抽烟喝酒。他想和对方生活,同住一片屋檐下,一起烧火做饭,一起插科打诨,哪怕有斗嘴有冲突,但那都不算事儿。隐秘的征服欲与好奇心混杂在血管里,它们吸附在每一枚细胞上,破壁侵入,直至霸占他的大脑。所以很快雷狮就发现,这太容易了,太容易去将他的视线放在安迷修的身上了。倒不如说他的视线已经实质成了磁铁,牢牢紧贴着那个人,如影随形。

雷狮找了个不错的位置——幸亏手下得力小弟一堆,不需要他一大早就跟一群人抢座位。他翻开课本,开始背定义。得到图书管理员的排班表不算难,没过五分钟,雷狮就看见安迷修挂着工作牌,一脸微笑地走了进来。

上一个值班的是位小姐姐。果不其然,安迷修老毛病又犯,明明下午一点就要上岗,他愣是和小姐姐聊到了一点十分才把人送走。期间雷狮几次不屑地哼气,额前垂下的碎发不停地被他吹得上下飘动。

眼看安迷修已经坐下来开始整理图书,雷狮也顺势低头,继续背他的课文。

但以往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很快告罄,雷狮几乎每背个三四分钟就要抬头瞄一眼安迷修。

他看着对方低头写字,嘴里还会小声地嗫喏。他看这家伙撩妹(或许在雷狮眼里安迷修只要跟任何一个年纪超过三十的女性说话都是在撩妹),明明还一本书只需要几十秒,安迷修却和女生说了将近三分钟;雷狮磨磨后槽牙,开始思考在图书馆的意见本上写管理员不能上班公然调情的可行性。

这简直堪比寻宝,每次抬头都会有新发现。他甚至在安迷修从包里掏出眼镜时才知道这家伙原来是个近视,难怪平时在家里看电视,安迷修总是眯缝着眼,看上去活像是个眼神不好的老年人。可他又是什么时候近视的,近视多少度了。这些问题一个接一个冒出,像是附带的连锁反应,一个接着一个没有停歇。

安迷修今天的排班是四个小时,雷狮也就这么反反复复保持着抬头又低头到最后干脆一直光明正大抬头的动作直到五点。

期间他看着安迷修一会坐在位子上,一会站起来绕着书架走几圈,然后再坐回位子上,如此周而复始。短暂的五个小时内鬼知道雷狮到底经历了什么,说出来旁人一定啼笑皆非,他居然聚精会神地看着一个男人看了五个小时,比他任何一次复习功课都要来得认真。

他甚至觉得五个小时后的安迷修有什么不一样了。他瞧着那人穿着最简单的短袖牛仔裤,脚上的运动鞋还是骚包的亮红,一头棕发被随意扎了小辫子垂在脑后,鼻梁上架着一副细框眼镜,可能是工作日志太难写了,便拿嘴咬着笔头,清俊好看的眉眼微蹙着。

那不过是个最普通的男人,可能长相是帅气了点,但也帅不过他雷狮。但就是哪里有些不一样了。像是一枚晶莹的珠玉,仔细瞧了,硬是看出一份圆润的可爱来。

可爱?天哪,怎么会有这种形容词?

雷狮一时间只觉得有点五雷轰顶。他尚且沉浸在自己居然觉得安迷修有点可爱的混乱中,再一抬头,就见一个头扎冲天辫的漂亮女孩朝安迷修走了过去。他低头一看手机,原来已经五点了。

这不过是一次换班,雷狮想。但比起之前那个女生,安迷修却看上去跟这个红毛丫头更熟悉点。雷狮再定睛一瞧——WTF?安迷修居然还有点脸红?他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但的的确确出现在他视网膜上的,是安迷修白皙的面颊,以及面上挥之不去的浅红。

那一瞬间雷狮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者说他从很久之前起就搞不清自己在想什么了。总之比起脑子思考,他的腿已经大步朝两人的方向迈了过去,步伐里夹杂着莫名其妙的怒火,以至于当安迷修诧异地看向他时,雷狮都还没反应过来收敛起自己快要炸开的毛发。

“雷狮?”安迷修神色莫名地看着眼前的人,对方眼中的火气大得快要喷薄而出,他不大明白自己做了什么让人恼火的事,反正雷狮也经常喜怒无常惯了,但礼貌起见,他还是率先打了招呼,“你在这复习?好巧啊。”

安迷修的声音很快让雷狮找回自己的理智,他迅速收起眼里的情绪,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安迷修身边的女孩。红头发、矮个子,皮肤倒挺白,可惜并没有多好看。

雷狮清咳了一声,故意视线暧昧地在安迷修和这个女生间逡巡,语气戏谑道:“巧啊。怎么,这是你女朋友?”

“天!不是不是,这是我的学妹——”

“啊?谁跟安迷修是恋人啊?!”

两个人同时出声,尽管场面有些乱七八糟,但雷狮还是在倏然间就感到了愉快,甚至连带着这红毛丫头脸上的雀斑都觉得顺眼了几分。

“这是我的学妹,艾比小姐。”看着艾比不满地叉腰,安迷修连忙继续解释。他抬头看向雷狮,却又突然发现这家伙的眼神变得同之前不一样了,仿佛雨过天晴,目光都变得轻盈。他在高兴个什么?安迷修半天摸不着头脑。

“雷狮。”雷狮高冷地吐出两个字,随后没再看艾比,而是继续盯着安迷修,“喂,我要借书。”他颐指气使道。

“我下班了啊。”安迷修有些无奈地耸耸肩,他收起自己的工作牌,背着包走到雷狮边上,“要想借书找艾比就是了,接下来是她值班。我晚上学生会有聚餐,今晚晚点回去,记得给我留门。”说完他仿佛赶时间似的,没理会雷狮快要杀人的眼神,步履匆匆地走出了图书馆。

“喂喂喂,你要借哪本书啊?”看着雷狮半天都盯着安迷修消失的方向没回头,艾比不耐烦地嚷嚷。

却听下一秒,这人语气冰冷地撂下一句:“不借了。”随后头也不回地往阅读区走去。

留下坐在位置上瞪大眼的艾比,“什么鬼,你耍我呢?”

 




雷狮拒绝了晚上狐朋狗友的包夜邀请,早不早就回了出租屋。

他先是抱着自己那台外星人狂打DOTA,直到连输五场后才堪堪住手合上电脑。随后他又去厨房转悠。这地方一直是安迷修打理,雷大爷十指不沾阳春水,除了出神入化的下方便面技巧,其余烹饪技能约等于零。他回家回得急,忘了从小吃街带点吃的回来。不过幸好安迷修预先在冰箱里准备了饭菜,上面专门贴了“以防某人饿死专用”的小标签,看得雷狮又好气又好笑,但最后还是顶不住不断嚎叫的胃,在美食的诱惑下屈服了。

坐在餐桌上吃完安迷修做得饭,雷狮这才觉得心里的郁气稍微消了几分。

可只要一闭眼,安迷修那难得赧颜的表情就会浮现在眼前。他见过那么多样的安迷修,生气的,高兴的,懵逼的,认真的,可偏偏就是没有这一种:带着少年人的羞怯,而微微涨红的面颊。

而这样一种表情是对那个学妹表现出来的。雷狮只要一想到这,就觉得太阳穴在突突跳个不停。他不明白这股怒火从何而来,可它烧得又快又急,几乎顷刻间就吞没了他的全部理智。雷狮像头暴怒的狮子,焦躁地在客厅里来回踱步。

他想见到安迷修,现在立刻马上就要见到。他这次一定要问出那些话,关于感情,关于男女,关于很多很多,甚至是关于他自己。雷狮从来都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他只觉得自己内心的那颗躁动的细胞此时顽皮到了极点。它跃跃欲试地攀在他的喉头,试图在他每一次开口时,都伺机而出。

他知道它想去撞破那层薄薄的纸。他之前不愿意,但现在却有些迫不及待。他需要安迷修回来。

想到这,雷狮立刻就从兜里翻出手机。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他快速地在联系人里找到安迷修的名字,没等他按下去拨号键,就听门铃突然被按响。

雷狮心头一震,他甚至有点紧张。他一步步走到玄关处,一把拉开了门把手——

然后他看到两个陌生又年轻的面孔,以及两人肩上挂着的已经醉到不省人事的安迷修。

雷狮一愣,还没明白这是什么情况,搭着安迷修左肩的小伙子已经快速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他说自己是安迷修的学弟,学长在聚会上被灌醉了,他奉命把人给抬回来。

雷狮视线扫过安迷修因为醉酒而通红的面颊,他很快向后退一步,让这两个学弟把安迷修架了进来。

“您是雷狮学长吧?早就听闻您的大名了,没想到您居然和安学长住一起!”两个学弟都挺话唠,并且看上去格外崇拜雷狮和安迷修,左一句右一句的恭维。要不是说的话的确好听,雷狮早都不耐烦地把人给轰出去了。

“他怎么喝多了?”雷狮蹙眉看着睡死在沙发上的人,面露不悦。

“啊……这要怎么说啊……”其中一个学弟接话,语气有些支吾,“会长似乎跟安学长关系不太好。这次是学生会最后一次聚餐,两个人之前开会时候闹得不愉快,所以这次会长就——”

“就给他灌酒了?”雷狮先一步抢过话来,就见学弟抓抓脑袋,慢慢点了点头。

“哈。”雷狮发出一声气音,“他是傻逼吗?别人那么意图明显都不知道拒绝啊?”

“额,学长您别这么说。”那个学弟赶忙摆摆手,面露愧色,“安学长一直都是这样的,他人特别好,也很……很正直!其实中间好几杯都不是给安学长,是给我们几个的,但学长知道我们不太能喝,就都接了过来,结果一不小心就这样了……”

两个小学弟解释半天,雷狮也基本上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他睨了眼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的安迷修,心里暗骂一句白痴,随后起身去厨房给他准备蜂蜜水。

雷狮没下逐客令,两个学弟也不知道该不该走。两个人坐得有些无聊,免不了悄悄咬耳朵聊起天来。

起初他们都说雷狮果然跟外面说的一样脾气恐怖,没想到居然跟安迷修住在一起云云。可说着说着话题就变了走向,让本来端着蜂蜜水准备走出来的雷狮脚步一滞,顿在了那里。

“我一直以为安学长喜欢的是凯莉学姐来着,没想到真不是啊……”一个学弟开口,语气里难掩失望。

另一个学弟也顺着对方的话点点头,“是啊,他俩从入学就一起,据说还是青梅竹马,多配啊。”

“不过当时学长说多少年来着?七年?居然喜欢一个人七年,也是很了不起吧!”

“忍着七年不告白我是挺佩服的……果然学长平时都是假象吗,居然这么痴情。”

“不过这绝对是个大八卦吧……”

两个人叽里咕噜说得正起劲,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凉意,一回头,是雷狮阴沉个脸站在客厅。

“时间不早了,你们俩早点回去吧。”

明明话语毫无破绽,可瞧着那阴鸷的视线,两个学弟连一个不字都不敢说。他俩赶忙起身,一个推搡着一个出门,并且后面一个还不小心绊了一跤,踉踉跄跄地跑了出去。

两只麻雀一走,屋子里彻底静了下来。雷狮把手上的蜂蜜水放在茶几上,缓慢转身,眼神不善地看着侧躺在沙发里的安迷修。

他想过许多种,有艾比,有凯莉,有其他任何人。但他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藏了个这么深的,认识这么久了他居然一点都不知道。多少年来着?七年?

草,究竟是哪个混蛋?!






TBC.

雷:如何干掉七年前的我,在线等,急!




目录:

评论(46)
热度(1013)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