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安清】杀死汝爱 06

史密斯夫妇梗

双杀手设定





前情提要:05





06

“砰——!”

子弹从枪膛内被大力推出,金属质地的头部与空气发生剧烈摩擦,沉闷的响声过后,在靶子上留下一块不大不小的印痕。大和守安定没去多看那不尽人意的成绩,只是沉默地继续填装着下一枚子弹。上膛、扣板、射出、填装,如同机器人一般重复着一系列的动作。护目镜下的眼眸看似波澜不惊,但真正的狂风暴雨只有他自己清楚。

其实大和守安定深知,情绪不稳定时是最不应该让手上拿着枪的,这是干他们这一行的大忌。但此时此刻,他却只能用这种不恰当的方式去宣泄内心的波涛汹涌。

距离上一次的任务已经过去整整一天,而发现加州清光的真实身份也已经有了二十四个小时。大和守安定甚至不知道那晚是如何从楼顶撤离回归大部队的,和泉守跟他唠叨任务怎么会失败什么的他也没心思去听,大脑混乱着任由药研藤四郎帮忙清理了伤口,待到旁人提醒,他才发现到了各回各家的时候。若是放在以往,这无疑是一天中最令人欣喜的时刻,然而眼下,却成了煎熬。大和守安定知道按照加州清光的性子,那晚断不会回去的,自己不会有与那人碰上发生冲突的危险,可闷头胡思乱想了半天,最后还是不顾和泉守的吱哇乱叫,蛮横地霸占了友人的卧室。

我应该生气的,大和守安定想。大发雷霆最好,出离愤怒最佳,而且按照道上心照不宣的铁律,若是身份暴露更应该在第一时间就杀人灭口。若是放在别人身上,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开枪,可那却是加州清光,一个能让素以冷静著称的他失了方寸的家伙。这是十分严重的,对于早已满手血腥的他来说,明明每个毛孔里都充斥着死人味,却依旧会留存有因为某个人而产生开枪的犹疑。如果这个人是个正常公民到也罢,可偏偏却是个同类,正是因为深知这片黑暗里的人心险恶,才会对本已做好的决定产生质疑。见多了这种藏匿身份的卧底,对于两人曾经深信不疑的感情,大和守安定发自内心的感到胆寒。

难道当初的偶遇都是一切计划好的?自己的身份到底暴露了多久?这长达五年的共处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一次的任务暴露身份也是早有预谋?以及……加州清光对他是真的么?

这些疑问像是汽水里的泡沫,不断地膨胀爆裂开来,炸得大脑内神经生疼。

那一晚大和守安定几乎是一夜未眠,耳边是和泉守在睡梦里的呢喃梦话,期间还夹杂着粗重鼻息导致的呼噜声。大和守安定就这么把脑袋枕在胳膊上,抬头遥望着百叶窗缝隙外的缥缈夜空,任由思绪纷飞,脑袋是空前的清醒。不过好歹是在道上跌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人,有时为了任务两三天不闭眼都是常有的事,所以即便一宿未睡,隔天清晨大和守安定依旧能把床上呼呼大睡的某人给一脚踹到地上,随后整了整衣服赶往总部。

但一夜深思并未让他感觉好受多少,毕竟眼下情况仍然堪忧,他总不能躲在和泉守家一辈子,总要去面对加州清光,去做个了断。大和守安定不敢告诉别人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虽说明面上大伙一团和气像个大家庭,可牵扯到黑道铁律,是否还能这般友好可就不得而知了。然而这样忧思不得纾解的结果只能闷着头跑到训练场,用着昏沉的大脑也不管子弹到底有没有飞到靶子上,固执地一遍遍重复机械般的动作。他甚至不敢在组员身边多待一秒,生怕下一刻就有情报人员跑来问他昨晚自己的男朋友是不是出现在了任务现场。

把最后一颗子弹填装上膛,大和守安定深深吐出一口胸腔间的浊气,抬手瞄准向靶心。

不知是因为神经长时间紧绷还是太久没能得到休息,一时间眼前景象变得有些模糊,大和守安定眨了眨眼,原本圆状的靶子那里竟仿佛出现了加州清光的面孔,神色一如逃跑时那般矜傲不可一世,目光灼灼,明亮摄人。半晌大和守安定才像骤然回神似的面色一变,手一抖就给扣了扳机,一声枪响过后,竟然是打脱了靶。

大和守安定不免有些懊恼,脱下连着耳罩的护目镜,带着枪与弹夹一起随意都在一旁,抹了把额头渗出的细密汗珠,有些颓然地跌坐在身后的椅子上。

这真是太糟糕了,他想,那个昔日威风的大魔王究竟哪去了。

 




“我要跟他分手——!”

“不对,不止分手,我还应该下通缉令追杀他!居然敢骗我这么久!”

“也不对,不能下通缉令,这种人就应该我自己手刃!不能让给别人!”

“不对不对,看到那家伙的脸我肯定就心软了,应该让别人帮我了解了这个混蛋!”

堀川国广一脸无措地看着在房间内满脸愤懑地踱着步子的加州清光,嘴里骂骂咧咧个不停,一张清秀的面容都因愤怒而扭曲着。

他知道让搭档现在变成跟爆竹似的一点就炸的模样,其始作俑者都是对方那位传闻中的男朋友。虽说小动物一般的直觉告诉他那人肯定有些不对劲,但也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如此的身份,也难怪加州清光一回来就暴跳如雷,光逮着他控诉大和守安定的罪状就有好几个钟头。

“或许你也应该想开点?”堀川歪了歪脑袋,有些不确定地开口道,“上次你不是和我说他是你的假男友嘛,在一起只是为了任务方便打个掩护,那肯定就说明你不是真的喜欢他呀。这样的话,干掉的时候也就不会怎么伤心了吧。”说罢,堀川还觉得自己十分有理似的点了点头,认为定能安慰搭档不少。

然而,他却忘了加州清光这人的傲娇天性。果不其然,原本正气在头上的某人闻言一听忍不住喉头一哽,似乎这才想起来当初因为不坦诚而脱口而出的气话,好像居然被当真了,一时间骑虎难下。但要是真的承认那也就不是加州清光了,他连忙收敛好慌乱的表情,立马又恢复成义愤填膺的样子,实则内心十分不情愿地说道:“是啊,反正我也不是真的对他有意思。”

“我就说嘛,不愧是咱们最优秀的清光,怎么会真的喜欢上这种人呢!”堀川还以为这人是真的看开了,笑眯眯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对了,不如我帮你发通缉令吧,这种大骗子就不需要清光来动手了。”

“啊,这,不太好吧,多麻烦啊!”加州清光哪想到堀川会如此实诚,他总不能说刚才那些话也只是气话吧,连忙扑上去阻止。头一次,他如此地痛恨自己为何总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两个人鸡同鸭讲地纠结了半天,脑电波明显不在一个平台上,最后拗不过堀川的固执脾气,说什么都要为好朋友出口恶气,把大和守安定的名字给挂到了通缉榜单上去。而身为好朋友的加州清光则一个头两个大,他像是忘了到底是谁适才在那说着大和守安定的坏话,身为一个杀手,却是连人道主义都给扯了出来,这才让堀川稍稍妥协,给大和守安定改了个极低的悬赏金。加州清光看着那个明显低到没人会接的价格,又想了想那天大和守安定矫健的身手,自忖应该没人会去找不痛快,挂上去倒也看着挺解气,也就随堀川去了。

虽然他明显忘了干他们这行的,哪里会有人用真名去进行刺杀行动。

做完这些,加州清光觉着心情舒畅了许多,拉直双臂伸了个懒腰,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好像还在堀川家里。

昨天的一切现在想来还是如梦一般不真切,上一秒还在想着要和大和守安定分手,下一秒那人就已经持枪闯入到他的视线内,神转折得宛如小说情节。尽管很不想承认,但他加州清光那时候的确是怂了,所以他选择了扭头就跑。当被陆奥守吉行伸手从软梯上给拉过去在直升机内坐稳时,他都还有些恍惚出神。

大和守安定举着手枪对他大喊的模样还犹记在心,加州清光自己自然是不惧那把武器的,他怂地不过是大和守安定本人罢了。嘴上说得再狠绝也不过是纸老虎瞎逞威风,到了现实则成了缩头乌龟不敢吭声。因为那些不过都是口是心非,不过都是用来掩藏内心真正想法的借口,他知道若是真的对峙上了,以大和守安定的聪慧,自己的这些小心思定是裹藏不住的。而此时他却不知道那人的真正想法,假象被拆穿,以前笃定的一切都成了未知数。加州清光不敢赌,因为他知道自己其实早已成了输家。

怀着这样的心情,当晚定是不能回家住的,或者说在有勇气说开之前,都是不能回去的。虽说堀川好心将他收留,但住在别人家并非长久之计,更何况面子上也过意不去,加州清光还是决定回家一趟取点必需品,然后找个地方住一段时间。

“真的不用我陪?”堀川有些担忧地站在门口,看着蹲在玄关处穿鞋子的加州清光。

“放心好了,按那家伙的性子肯定不会回去的。”加州清光把鞋尖在地上抵了抵,回头朝搭档展颜一笑,“而且就算遇到了,以我的身手,你还不了解么。”

“那随时保持联络,我保证随叫随到。”堀川点了点头,握着拳头说道。

“OK!”

 




大和守安定刚把钥匙插进锁孔里,就敏锐地察觉到了屋内有人。他并不确定那是否就是加州清光,还是前来调查他俩的其他人。若是前者倒还好说,若是后者,则说明两人身份都已经暴露,那就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悄无声息地推开半掩着的大门,大和守安定右手拿着伯莱塔手枪,拉开保险栓,猫着腰沿着门缝溜了进去。屋内的摆设似乎与他原先走时并无两样,环望四周,就连桌上的水果都还是几天前买好的。大和守安定站直了身子,觉得其他人来的几率下降了很多,毕竟若是那种调查,肯定每一个角落都会被翻个底朝天。这么说的话果然……他敛了敛眼睑,将手枪插回腰间,放轻了步子向卧室走去。

没到门口,就已经能听见里面的动静。搬东西的叮铃咣当声,某个人哼的不在调上的小曲,不小心撞到脑袋时发生的惊呼,大和守安定深吸一口气,这才把手放在门把上,缓缓转动开来。

一时间,万籁寂静。

屋内的加州清光似乎还有些不可置信,微张着嘴开着站在门口的大和守安定,一双绯红眸子瞪得硕大。他穿着最简单的短袖长裤,额前的碎发因为汗液而黏腻在脸颊上,双手还保持托着一堆衣服的搞笑样子。未等大和守安定准备开口,加州清光这才像猛然反应过来似的,手里衣物一扔,长腿一迈就往窗口窜。

“清光——!”

大和守安定没想到这人会反应如此巨大,连个说话的空档都不给。一转眼,加州清光就已经手脚并用地准备从窗口往外跳。预备自由落体之前还不忘狠狠地瞪了眼大和守安定,随后身子朝外一探,就这么直挺挺地落了下去。大和守安定吓得连忙跑到窗台口往下望,待看到那家伙借着墙壁轻巧地落地后,才放心般地松了口气。随后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面色一变,也赶紧学着刚才加州清光的动作一跃而下。

顺着水管落到花园内,大和守安定刚稳好身形,就见一旁一辆银白色捷豹从树丛间冲了出来。怪不得来之前没发现,原来是被那家伙给藏了起来。大和守安定咬咬牙,目测了一下对方的车速,头一扭就往花坛深处跑去,打算抄近路把对方给拦下来。

跟百米跨栏似的冲过各式栏杆小径,大和守安定卯足了气力狂奔起来,在经过几个花盆的磕绊,冲破一堆栅栏猴,终于在岔口出跟加州清光的车子遇了个正着。车内的那人一看他横冲直闯过来,明显是慌了神,手上打方向盘速度飞快,生怕撞到他。大和守安定把握住对方的这种心理,几个大步,再一个起跳,身手矫健地趴到了捷豹的车前盖上。

面对车前玻璃上一张放大的人脸,加州清光倒吸一口气,一个分神一脚踩下了刹车,车轮与地面剧烈摩擦发出刺耳尖啸,陡然停下的车让大和守安定因为惯性作用差点被甩了出去。

“嘶——痛死我了。”大和守安定依旧维持四仰八叉地扒在车前盖上的搞笑姿势,一张俊脸因为疼痛而微微扭曲着。

加州清光见状不免有些心疼,但一思及对方的身份,又立马沉下脸来,没好气地拍了拍玻璃,大声喝道:“你给我滚下去!”

大和守安定死死地抓着捷豹的两把雨刷,生怕自己滑落下去,尽管样子已经如此狼狈,但他还是不忘扯高了嗓子回了一句,“我就不!”

“那你就等着被我甩下去吧!”加州清光冷笑一声,左脚狠狠地往油门上一踩,车子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猛地向前冲去。因为这股冲力,大和守安定的双手也明显有些抓不住雨刷,高高束起的马尾肆意飞起,拍打在白皙的面颊上。一个踉跄,竟是险些真的被甩了下去。

加州清光瞧他这样,明显有些不忍,但抬头对上那家伙的眼眸,却发现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他的双眼也依旧沉静如水,心下一沉,觉得心绪上就输了一筹,放在刹车上的右脚悬在空中迟迟没有落下。

而正在车外经受狂风肆虐的大和守安定显然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主,他咬紧牙关,双手拼尽全力,一时间胳膊上青筋爆起,一个翻身,就沿着车前盖滚到了车顶盖的把手前。他鼓足了气力,双手奋劲一拉,就将车顶窗给掀了起来,纵身一跃就跳进了车内。

“该死的。”加州清光回神想赶紧阖上车顶的盖子已经来不及了,惊慌之下方向盘脱离了手的掌控,车子在街道上歪歪扭扭地向前滑行着,车胎与地面硬生生地给擦出了一道S型。也幸好这片区域鲜少有人经过,才不会让如此荒唐的一幕被人发现。

好不容易跳到车内的大和守安定被这突如其来的飘移给颠了个头昏脑涨,他左手手撑着车窗努力维持着身形,同时右手猛地向驾驶座上的那人探去。

“我说清光你冷静点!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我谈你个大头鬼!”

加州清光猛地把他的手一拽,直接拉开了车门,也不管车速一个翻身就跌了出去。粗糙的石砾把脸颊硌得生疼,不用想就知道肯定会多了好几道红痕。吃痛地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加州清光这才稳住了身子,喘着粗气看着不远处飞驰出去的捷豹,看着车子一头栽进了灌木丛内,他这才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皱着眉头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踉踉跄跄地向街外跑去,边跑边拿出手机赶紧给堀川打了个电话。

另一头的大和守安定则连人带车冲进了灌木丛里,也幸好最后加州清光在跳车前踩了一脚刹车,又有树木的缓冲材不至于受伤。他跌跌撞撞地拉开车门,只觉得五脏六腑都仿佛移了位置,想要呕吐的感觉让他头晕眼花。背靠着车门休息了良久这才恢复过来,支起身子四下环视,果然加州清光早已跑了没影。

大和守安定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决定是时候计划个方案好好把那家伙给逮住,两个人正儿八经地聊一下了。他只是这样打算着,却没想到机会来得要比他预想的还要及时。




-TBC.

你们要的合作马上就来啦!


顺便打一发广告,我的安清本《曾几何时下雪之日》已经开始预售啦,CP20 DAY2 首发,第一个安清本还求多多支持!

本宣→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1)
热度(221)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