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安清】杀死汝爱 07

史密斯夫妇梗

双杀手设定





前情提要:06





07

尽管加州清光的事情让人焦头烂额,但翻翻日历,大和守安定依旧没有忘记几天后一个重要的日子。

七月八日,恩师冲田总司的生日。

大和守安定很少跟人提起他的过去,哪怕是组织里的人也都只觉得这家伙仿佛从最开始就在那,至于非要追究起根源来,竟是谁也说不清。所以自然也没人知道这位传闻中的神枪手,小时候不过是个被捡回道场的孤儿罢了。

幼年时候的记忆大多已经随着年纪逐渐褪色,大概是被丢弃的太早,在大和守安定的印象里,甫一睁眼,那个笑容温和的男人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见到的第一个人。尽管没了爹娘,大和守安定却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个不幸的人,冲田总司的存在,几近弥补了他童年生活中的所有空缺。

由于自小就在冲田总司的道场里长大,还不认识几个字就已经学会了怎么用木刀把人打趴,那时候的大和守安定打遍小巷无敌手,是个当之无愧的孩子王。好不容易被冲田总司折腾进了学校,没几天又因为打架斗殴给退了回来。冲田总司几度想发火,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觉得这孩子或许真的没有学习的天赋,早早丢给在社会上混得还不错的朋友,希望这小子能寻找到自己的出路。

然而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社会还没混,倒是把骨子里的暴戾给激发了出来,被大和守安定现在的头给看中捡了去,发掘出了狙击上的天赋。

不过这些,冲田总司都是不知道的。大和守安定伪装得好,他老人家还以为这小兔崽子改邪归正真成了为未来努力奋斗的上班族了。这也是为什么大和守安定能在这么多年里都没能让加州清光发现其真实身份的原因,毕竟熟能生巧嘛。

为了营造出一种长年在外打拼现在才归家的沧桑感,大和守安定硬是一天一夜没睡,熬出了俩熊猫似的黑眼圈。看着他为了做伪装还预定了一系列的机票和酒店,和泉守在一旁看了啧啧称叹。

“我说安定,你这苦肉计玩得溜啊,怎么不见你对你家那位也这样。”

正在给自己挑衣服的大和守安定抬起头,不屑地哼了一声,“那也要清光站在那让我尽情施展才行。”

“不过你家那位还真的挺会躲,我感觉我都快把这座城市给掀过来了都没给找到。”

“那是,不然怎么是我家的。”大和守安定对着镜子整理着领口,有些骄傲地说道。

“哟哟哟,现在到开始得意了,也不知道前天我去接人的时候,那个站在捷豹边上一脸跑了媳妇的是哪位?”和泉守探过脑袋来,语气十分欠扁地回道。

“你少说点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大和守安定被哽得手上动作一顿,伸出手把损友的脸往边上一推,一脸嫌弃道。

少了和泉守的插科打诨,大和守安定很快就穿戴整齐好,习惯性地在腰带上绑好匕首、配好手枪,在装第二只枪时他有些犹豫。毕竟自己这回见的是师傅,要是枪带多了难免会出现差错,思量半天,还是放了回去,跟和泉守打了声招呼便推门准备出发。

因为房价关系,冲田道场在早些年搬过一次家,从市中心处给移到了偏远郊区。大和守安定驱车大约一个多小时,这才堪堪瞧见不远处道场的标牌。不知是不是因为即将见到自己从小仰慕至今的那个人,大和守安定没来由地勾起了嘴角。

这是一种旁人无法比拟的感情,哪怕再怎么喜欢加州清光,但冲田总司的地位始终是在心里无法替代的。从初到这个世界的惊鸿一瞥,到童年间无微不至的照顾。尽管冲田总司总是喜欢笑眯眯地提着木刀到处教训不听话的大和守安定,但他知道那份腹黑下是浓稠到化不开的爱意。这也是为什么在走上这条不归路多年,大和守安定宁可每次都花费巨大的功夫隐瞒身份,也不愿与冲田总司断掉来往的原因。若说加州清光是他前行路上相伴的明灯,那冲田总司便是走上这条路之前那点代表初心的火苗。

随着车子行驶,道场的整个轮廓逐渐显现,大和守安定眼尖,隔得老远就瞧见了那个在门口翘首等待的人。

大和守安定有些激动得一个刹车,把车子撂在门口就急匆匆地跳了下来,要不是冲田总司连忙抬手制止,估计他都能把人抱起来转个圈来。

“冲田先生,我回来了!”大和守安定笑得灿烂,那样子仿佛他不是道上杀人于无形的神枪手,而不过是个结束忙碌好不容易归家的小伙子罢了。

“安定。”冲田总司笑得温和,慢慢走上前来,就在大和守安定以为对方要抚摸自己的发顶时,冲田总司右手合成手刀一把劈在他的脑门上,有些咬牙切齿道:“你停在门口让人怎么出门!”

大和守安定有些委屈巴巴地再度爬上车去重停,刚一转身,就听到身后那人有些叹息般的声音。

“欢迎回家,安定。”

 




大和守安定跟在冲田总司的后面穿过道场的曲折回廊,沿途遇到不少在这学习剑道的小孩子,一见着冲田总司,纷纷叽叽喳喳凑了上来,各个好不欢喜。

“冲田先生还是一如既往讨小孩子的喜欢啊。”大和守安定看着被孩子们围在中间的冲田总司,摸了摸鼻子,似是有些怀念道。

“不过他们现在都可听话了,没你当年的那股顽皮劲。”冲田总司挨个说了两句,最后像是想起以前面前这人的种种恶行,有些好笑地瞪了他一眼。

“哎呀那不都是小时候不懂事嘛。”大和守安定吐了吐舌头,嘿嘿笑了两声。开玩笑,现在的他那哪是小时候能比的。

大和守安定一出声,这些小萝卜头似乎这才注意到这里还站着着个人,放过了冲田总司,又如潮水般像大和守安定涌来。

“大哥哥以前也是道场里的么?”

“大哥哥是不是很厉害呀!”

“大哥哥你也有被冲田先生打过手心嘛?”

“大哥哥……”

小孩子们七嘴八舌的问话绕的大和守安定脑袋晕,但那孩子王的天性依旧蛰伏在心底,即便被闹腾得停不下来,他却仍不嫌烦,反而笑嘻嘻地蹲下来跟小萝卜头们娓娓道来自己以前的丰功伟绩。

“哎呀!我当年可厉害了,打遍道场无敌手!而且别说被打手心了,好几次冲田先生绕着道场抓了我好几圈,愣是没逮到我。你们猜后来冲田先生想了个什么办法?”

“什么办法?”小萝卜头们纷纷睁大了眼睛。

“他在食堂门口堵我,因为冲田先生知道我那天没吃饭!”

“哈哈哈哈……”

看着被逗得乐不可支的孩子们,一旁的冲田总司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面上却也带着怎么都挥不去的笑意。

闹也闹过了,接下来自然是要准备正事。冲田总司不想铺张浪费,况且到他这个年纪也不兴过什么生日,不过是找个能让大伙聚在一起的借口。邀请的人不多,除了几个比较亲近的弟子,大都是当年和冲田总司一个道场出来的同辈,虽然后来大家各自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但每逢这时,即便不远万里也依旧会赶来。

大和守安定也没闲着,和小孩子们玩了一会就被冲田总司拎过去待客,但毕竟这些人都是长辈,自己又身份特殊,说不上几句话,他就找了个借口溜了出去。

接待客人们的地方是道场后面的日式和屋,拉开纸门便是一片被精心照料过的庭院。难得不用出生入死,大和守安定坐在走廊边,看着庭院内摆放不一的植被,一呼一吸间尽是花草的芬芳,心情明媚如这头顶骄阳。

但这份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多年形成的警觉性告诉他,有人正在暗中偷窥。大和守安定几乎是立刻凛下心神,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四周。要怪就要怪这庭院实在大得过分,四周又是层叠的和屋,很难准确抓住视线的来源。

大和守安定蹙眉,装作伸懒腰似的站起身,嘴里装模作样地嘀咕了句“忘了刚才冲田先生说的话了”,随后拍了拍坐皱了的裤腿,佯装有些着急地往走廊另一头走。那人估计也是专业的,见大和守安定都快走到走廊尽头都没移动。但大和守安定也不是吃干饭的,更何况他对这些屋子了如指掌,小时候玩捉迷藏几乎每个旮旯逢都钻过,手指敲了几下纸门,很快就找到了个不会被人发现的地方扭头藏了进去。

他躲在门后面,果然没一回就听见了有脚步声。但那步子落得极轻,要不是他经验老道估计都会给糊弄过去。大和守安定默默地在心里数着秒,看到门前有黑影掠过,立马拉开纸门如饿狼一般就扑了上去,手上一个发力就把人拖进了纸门后面。

慌乱中大和守安定只顾着制服手下的这个人,可随着视线逐渐清晰却越发觉得这人有些眼熟。随后当那人头顶的鸭舌帽在挣扎中掉落,展露出来熟悉的面容让大和守安定立刻没了动作。

“清,清光?!”

 




加州清光觉得心里苦,非常的苦。大概真的是天要亡他,所以才会让麻烦接二连三地向他冲来。

好不容易从大和守安定手里逃脱,结果没几天又一噩耗传来,那个当初开玩笑只是为了泄愤的通缉令居然被人接了!加州清光眼前一黑,差点就要栽倒在堀川身上。而且接的人是个杀手组合,还算小有名气。加州清光在心里无数次地给自己暗示大和守安定是个骗人又出轨的渣男,但最后还是没能拗得过心底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抓着堀川的手让他使出一切手段监控好大和守安定最近的举动。

虽然大和守安定那边也派人有再追踪他,但按照堀川的话来讲,那技术实在是菜得可以,自信满满的小技术员随便弄了几个反侦察设备,就把那人绕了个晕头转向。所幸大和守安定前几天都比较安分,没到处乱跑,加州清光正想松一口气,结果一翻日历,差点把大腿拍肿。

大和守安定的确很少提及他的过去,但加州清光仍知道对方每逢七月八日都要消失一天这个习惯,放在以前自然是随他去,可到了现在这简直是晴天霹雳。

加州清光把堀川给的地图导到手机里,伪装武器全部收拾好,出门前嘴里还不停地对大和守安定进行着人身攻击。

其实以前加州清光就好奇过,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也无权干涉。后来有了出轨那件事,他就把这一天划成了大和守安定和他的小情人幽会。可今天看了眼堀川给的地址,他又有些纠结。

冲田道场……这怎么看也不像个女孩子会待的地方,难道大和守安定喜欢男人婆?酷爱彪悍型?不会有什么那方面的爱好吧?

加州清光被自己的想法吓得一哆嗦,连忙扶正了方向盘,向冲田道场驶去。

当然这车肯定不能堂而皇之停进去的,但这道场附近又是荒郊野岭,好不容易找到个能停车的地方,再一看,还得步行个二十分钟才能到达目的地。加州清光忍不住又在心里把大和守安定骂了一遍。

潜入对加州清光来说简直是轻车熟路,而且今天似乎这个道场正在开办什么活动,门口停了不少车辆,加州清光猫着腰,伴随着又一位宾客的下车跟门口的人寒暄时,连忙窜了出去。在这偌大的道场里要想找到大和守安定不是件容易事,好在有堀川这个神队友,让加州清光避免了两眼一摸黑到处瞎晃悠的麻烦。

其实按照加州清光的本意,他是想暗中保护下这家伙,顺便把来的杀手给做掉,不让任何人发现,深藏功与名。然而,现实总是大相径庭。加州清光很明显忘了大和守安定是和他同等级的选手,在被对方拽进纸门后面按在地上时,加州清光由衷地骂了一句自己是傻逼。

这种人哪里需要他保护啊?求人一枪子把他干掉吧!

“你……”

大和守安定看着从地上爬起来,满脸怒气瞪着自己的加州清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亏得他前段时间还满世界找,结果今天就自己送上门来,明明是他自己做贼偷偷摸摸跟在后面,被抓住了还一脸生气的表情,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然而还没等大和守安定继续问下去,门外就传来了冲田总司的声音,大和守安定刚想回答,就见加州清光立马戴上帽子就要找地方钻,他连忙眼疾手快地把人给拽住生怕再给跑了,结果动静太大,纸门被“嚯——”的一声拉开,一时间三脸相对,彼此懵逼。

“安定,这位是……”也不能怪冲田总司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实在是现在这两人的动作太过不堪。大和守安定一把抓着对方的手死活不放,而另一位则涨红了脸要把手抽出来,再加上两人有些凌乱的衣饰,让人想不误会都难。

“冲田先生,听我解释啊!”

“啊,就是你去年说的那位男朋友吧?”大和守安定话说到一半,冲田总司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右手握拳敲了下左手心,随后他面上带着慈祥的微笑,抄起纸门后面的废报纸就打在了大和守安定的头上。

“都说了要对自己家的人好一点,你看你都快把人弄哭了!”

于是加州清光就在大和守安定的哀嚎声中,被冲田总司拉了出来,那亲切的样子让他没来由地打了一阵寒战,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丑媳妇见公婆。

呸,他一点都不丑。

 




但要是能预料到接下来的事情,加州清光当初是说什么都要挣开大和守安定的束缚找个缝钻进去的。他以前最怕自家那个上司过来捣乱,可现在跟这位冲田先生比起来,加州清光头一回如此的想念他的调皮上司。

“清光多大了?”

“二,二十四。”

“那是什么时候跟安定在一起的呀?”

“五年前。”

“怎么在一起的?”

“……”

总不能说是为了掩藏身份在一起的吧?!

加州清光简直一个头两个大,偏偏冲田总司还笑眯眯地等着他的下文。加州清光瞥了眼身旁同样坐立不安的大和守安定,发现这家伙也正好在给自己打眼色。

可这眼色打得也太糟糕了吧!是眼角抽搐了嘛!根本没有默契!

“怎么?不能说么?”

“啊,没有没有。”加州清光连忙摇头,脑子里瞬间多出一堆方案,但他怕就怕在待会冲田总司还要问大和守安定,两个人都没事先对好台词,万一穿帮了可怎么办!

“其实吧……就是……在某个夜晚……”加州清光编得异常艰难,他用余光瞄着大和守安定,偏偏这家伙这回又装乖起来,腰杆挺直得跟个小学生似的。

这个该死的混蛋。

“我们俩在……”

“哎哟!我的脚好疼!”

加州清光话还没说完,旁边就传来大和守安定一声嚎叫。只见这家伙抱着自己的脚丫子在榻榻米上疯狂地打滚,要不是一旁冲田总司担忧地跑了过去,加州清光觉得自己都差点笑出声来。也亏得这人能想出这招。

虽然冲田总司很想继续问,但他一开口大和守安定就叫得更大声,实在没办法,只好让加州清光扶着他去卧室找点药来抹。加州清光看似乖巧地扶着“无法走路”的大和守安定,在冲田总司千叮咛万嘱咐下坚决保证了自己一定会好好照顾这家伙的,随后在扶着大和守安定走到了看不见冲田总司的地方,立马手一松,把大和守安定给扔到了地上。

“嘶——你好歹轻点好吧,谋杀亲夫呢。”

加州清光瞪了他一眼,转身就想走。身后大和守安定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就要拽人袖子,结果一个手滑拽成了裤腰带,两个人又像历史重演般跌坐在了走廊上。

“你这个——!”加州清光回头就想骂人,结果刚一回头,就听到耳朵的无线电里传来堀川的高声提醒。果然,下一秒就见一点熟悉的红外瞄准在大和守安定的脊背上移动,顾不上这家伙的吱哇乱叫,加州清光直接拎着他的衣领,两个人直接滚作一团。

“你……”

大和守安定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加州清光一个眼刀扫过去,冷冷地开口:“再逼逼,我就跟冲田先生说你当初诱【哔——】未成年。”

“你当时不是说你成年了么!”

“按身份证上来说还差一天。”

“Shit!”



-TBC.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见家长吧。下一章就能夫夫携手同心其利断金啦【bushi】


广告时间:安清本《曾几何时下雪之日》本宣→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8)
热度(271)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