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安清】杀死汝爱 08

史密斯夫妇梗

双杀手设定





前情提要:07





08

藏匿于暗处的狙击手并未给两人过多的拌嘴时间。大和守安定刚想接着说些什么,就只觉得耳边生风,下一秒就被加州清光一脚从原地踹开,整个人狼狈不堪地扑了出去。正当他觉得眼前这人绝对是来谋杀的时候,子弹破空而过的声音紧随其后,眨眼之间,方才他跌坐的那块木板处就多了道裂纹。

有暗杀!而且似乎还是冲他来的!

一系列的想法立马在大和守安定的脑海内翻涌,多年的逃命经验让他立刻就做出了反应,一只手捂着被踹得还有些火辣的面颊,一只手一把拽住身旁的加州清光,根据以前对冲田道场的房屋构造记忆,几个健步就顺着走廊找到个堆放杂物的空档,拉开纸门就掩藏进去。

然而一进去,大和守安定就立马甩开了拽着加州清光的手,面色阴晴不定,原本有些调笑的样子彻底收了起来,眼底尽是阴鹭。他不是傻子,杀手和加州清光同时出现在这里,这其中必定有什么缘由。尽管他很喜欢眼前这个人,但也决不能唯一的亲人受到伤害。

加州清光瞧着大和守安定冷得快要掉冰渣的脸色,也自知理亏,先前的矜傲收敛了许多,有些无措地摸摸鼻头,不情不愿地开口道:“其实……那就是前段时间一个玩笑。”

尽管他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深知他脾性的大和守安定早已在脑海里补完了整个事情的全过程,无非就是什么很生气要挂个悬赏、妈啊悬赏真的被人接了、不行不能让这家伙死在别人手里这种无趣又俗套的剧情。大和守安定有些被气笑了,他揉了揉抽搐的太阳穴,咬牙切齿道:“我从来都不知道傲娇还能危及生命。”

“那还不都是因为你——”加州清光条件反射般地就要反驳,随后又在大和守安定快要化为实质的摄人目光中嗫喏了几句,也不知在抱怨着什么。

这要是换了别人大和守安定觉得自己估计早就要气得掏枪了,但偏偏碰上了自己的克星,估摸着还能克他一辈子的那种,那扳机自然是怎么都扣不下去的。他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随后抬头对着加州清光说道:“他们有几个人?别这么看着我,就你那点小心思,耳朵里塞的是无线电吧,快把现在的情况说下。”

加州清光在大和守安定看不见的地方默默翻了个白眼,但还是乖乖扶正了耳朵里的接收器,小声地跟堀川对话起来。

这边加州清光在那嘀嘀咕咕,这头的大和守安定也没闲着。但谁能想到只是来参加下恩师的生日居然会发生这种事,饶是大和守安定此刻也有些措手不及,眼下全身就只有一把匕首和一把枪,擅长的武器一个没带,也不知道敌人的动向,可谓是两眼一抹黑。他有些烦躁地按亮手机看了眼时间,距离晚饭开席还有三个小时,他一定要在这期间把那些杀手给消灭掉。眼珠子转了几圈,最后视线又落到了倚靠在门边的加州清光的身上,大和守安定霎时间脑子就有了想法。

“敌人只有三个,一个狙击手两个贴身的。”加州清光刚说完,就见面前的大和守安定此刻已经换了个神色,仿佛冰山消融,笑得如沐春风。但与他相处了五年的加州清光此时心中是警铃大作,他不留痕迹地后退半步,随时准备拉开纸门冲出去。

“讲道理啊清光,这次的事情可都是你惹出来的。”大和守安定像是没察觉他的小动作,依旧笑眯眯的样子。

“是又怎么样?”加州清光不为所动,抬了抬眉毛以示不屑。

“所以我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啊,你无线电那头的搭档肯定能帮上不少忙,也不用多,你只要帮我勘察好情况,我自己出手干掉他们。”

“哼,你怎么就这么笃定我会帮你?不如让他们打死你这个渣男我才更开心。”加州清光听完立马冷哼一声,仿佛这人在说个天大的笑话。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急匆匆地往我这跑,也不知道是谁刚刚被冲田先生拽走的时候还红了耳朵,也不知道是谁一把拽着我的衣领生怕我被子弹打中,也不知道是谁……”

“鬼知道那是哪个傻逼!”加州清光越听脸颊越红,到最后实在受不了怒吼出来,竟是连耳尖都染上了粉红。他气哼哼地一把拉开纸门就要往外走,大和守安定连忙站直身子就要追出去。

“喂喂喂,往哪跑啊你。”

“去给傻逼探查情报!”

为什么这么笃定呢,大概就是因为知道你有这么喜欢我这件事吧。

 




加州清光有些别扭地动了动身子,身旁的人就立马扭头,眼眸里写满了无奈。为了保持自己是个专业人士的身份,加州清光只好继续猫着腰,维持着蜷缩在大和守安定身旁这种奇怪的姿势,愤懑地瞪大了眼注视着前方。

这当真不能怪他跟得了多动症似的不得安生,实在是跟身边这个人合作冲击力太大,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毕竟就算以前这家伙再怎么腹黑爱逗弄人,好歹看上去都是个品德优良三观正直的好青年,平时扶扶老人谦让小孩,结果一转头就成了在黑夜里奔波的死神,让加州清光不由地疑惑以前吵架的时候这人是不是也会想做出些什么可怕的事。脑洞越开越大,要不是无线电里堀川的高声叫喊,估计少儿不宜都能给脑补出来了。

“好像那个狙击手和另外两人分开了,他们身上应该带着反侦察设备,屏蔽了卫星信号。”一通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后,是堀川略显焦急的声音。

因为说好了这次要暂时合作,加州清光又任命地把原话再给大和守安定重复一遍。两人蹲在庭院深处的灌木丛间,大和守安定沉思半晌,随后下定决心般地开口:“既然这些人都是冲我来的,那么就由我来当诱饵引开那两个已经潜入的杀手,清光你去把狙击手做掉随后再过来跟我汇合。手枪消音器带了吧?切记别让冲田先生发现了。”

“我当然带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蠢。”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似的,加州清光从衣服里掏出格洛克18,娴熟地装好消音器,打开保险栓,炫耀似的冲大和守安定挥了挥。

“是是是,加州清光世界第一聪明。”大和守安定耸耸肩,十指翻动间也同样把手里的伯莱塔处理完毕。打开手机里面是加州清光分享的卫星实时定位,代表敌人的红点闪烁跳动着,大和守安定内心估算了下此刻冲田先生和其余客人的位置,附耳到加州清光边上给他报了个汇合位置。

没想到大和守安定会突然靠那么近,尽管深知此时情形,但灼热的气息迎面扑在耳尖上,还是让加州清光忍不住心猿意马起来。上、上一次和这家伙亲密是什么时候来着?啊不行不行,该死的加州清光,脑袋里成天都在想些什么!

大和守安定几句话讲完,刚想问下对方意下如何,却见加州清光涨红着脸像是仇视着阶级敌人一般瞪着自己,然后滑到嘴角的话又给咽了回去,尽数变成了一句“待会请小心”,他又哪里知道自己刚才的一番举动,到了加州清光的眼里都成了不怀好意。

拍了拍落在身上的枝叶,加州清光蹲着身子准备往外窜,起跑动作都准备好了,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是稍微偏了偏头,对正在低头查看手机里地图的人小声说了一句:“你也小心,笨蛋。”然而大和守安定依旧低着头仿佛没听见一般,直到加州清光鼓着腮帮子愤愤地跑了出去时,他才发出一声低笑,在心底小小地回答了一声。

嗯。

 




暂别加州清光后,没了对方那位暗中提供情报的搭档,显得有些举步维艰,偏偏今天又为了打扮好看穿了身西装革履,虽然在加州清光的一通暴力下已经有些褶皱,但依旧不能掩盖这身衣服不方便行动的事实。大和守安定深知暗中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要是发现他身边有旁人肯定也会无差别攻击,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寻个僻静地方自己动手。

也幸好剩下这两人都能被卫星监测住,大和守安定整了整衣服从草丛里走出来,佯装正经地在走廊上漫步,手上却拿着手机密切注意着对方的动向。果不其然下一秒那两人也有了动作,跟预想的一样跟了过来。大和守安定不敢怠慢,一个转身经过走廊拐弯处,之后直接两腿一迈就开始狂奔。

他与加州清光约定的是在后山一座废弃训练场,那是小时候大和守安定最爱去的秘密基地,虽然破旧不堪但却范围空旷,后来被冲田总司封了起来打算推倒重新盖个训练场可又苦于没资金一直没动作,现在看来正好是最佳搏击地点。因为不知道加州清光有没有动作迅速地把狙击手给处理掉,大和守安定虽然看上去跑得慌不择路,但其实一直在寻找各处掩体,努力不让自己的身形暴露于视野中。

七拐八绕后,目光所及之处也已经能看见那块训练场的封条。可大和守安定还没欣喜多少,就听身后脚步声愈加响亮,内心电光火石间估算下距离,不带一丝犹豫,膝盖弯曲,原本直立的身体下一秒就矮了下去,虽没有听见枪声,但子弹划过带过的热风却能被明显得感触到,再一抬头,前方的柱子上就已经是多了个弹坑。

大和守安定快速地一个侧滚,单手勾枪,稳下身形后直接抬手扣下扳机。可对方也不是吃素的,黑影一闪就动作迅速地躲了过去,子弹噗噗两声尽数没入房梁。大和守安定还想开枪,却猛然意识到眼前只有一人,另一人不知所踪。

左右包抄的想法一闪而过,大和守安定不再恋战,威胁似的再放一枪后转身就跑,边跑边迅速地掏出手机,手指飞快点着屏幕,顺便不忘时不时偏个脑袋躲下身后的攻击。屏幕上两个光点果然已经分开,快速闪烁的地方正好是下一个即将到达的路口,大和守安定也顾不得在心里又把加州清光给骂了个狗血喷头,手机揣回兜里,眼看没有双枪,只能拿匕首抵挡一二了。

心里倒数着秒数,一二三。

拐角处还没显现人影,大和守安定就已经预判似的左手腕发力,一个躬身,全身肌肉紧绷,右脚重重向前一踏就把匕首投掷了出去!

“啊——!”

下一秒就是一声惨叫,拐角处冲出来的杀手还维持着准备射击的姿势,但大腿处被横插的一把匕首显然让他不能进行接下来的动作。

一看一击得手,大和守安定立马冲了上去,俯身一个横踢就把对方撂倒在地,喷涌出的鲜血染脏了西服裤脚。反手一个卸劲就要去夺那人手上的枪,眼看就要到手,却是一声轻微枪响吓得他立马收回了手,而原本倒在地上的人也忍着剧痛一个翻身就要把大和守安定制住。来不及多想,大和守安定手握成拳直接击打在这人腹部,只听一声闷哼后又双手发力把那人向后扔去。然而他想法是好的,却不料人算不如天算,为了躲避身后那人的子弹一脚不甚直接踩了个空,整个人向后跌了出去。

草!心里头一直憋得那句脏话终于爆发出来,急中生智间,大和守安定只能松开手上拎着的人,手掌抵上地面,缓冲掉跌倒的惯性,但原本占据的优势也荡然无存。狼狈地一个翻身躲过一连串的子弹,一不小心却把西服裤里的手机给掉了出去,来不及去捡,下一秒就只听“啪啦”一声,被子弹贯穿了个彻底。

“草你知不知道那是和清光的情侣款啊——!”

 




正趴在屋顶的加州清光突然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有些疑惑地嘟囔了句“难不成感冒了么”。

“清光你在说什么?”无线电那头的堀川问了句。

加州清光连忙摇摇头表示没什么,继续蹲着身子寻找着那不知道躲在哪的狙击手。那边的堀川正用着热成像搜索,这边的加州清光只能瞪大了一双眼,依靠最原始的探索设备进行搜寻。其实他到现在都还有些没进入状态,耳朵上的热度半天没能褪去,脑子里迷迷糊糊的都是大和守安定低沉的嗓音以及垂着眉眼时的认真模样。完了完了,他想,真是中毒太深不能自拔了。

“有了有了!清光我找到了!”

“啊?啊!”加州清光连忙甩开脑子里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顺着房檐跳到地面上,按照堀川的指示开始行动。

本以为会有一番多么激烈的战斗,事实证明能作为一个狙击手把近身格斗玩这么溜的,大和守安定的确算是个奇葩了。简单一个绕背,拔枪射击,唯一费劲地就是把人从房顶给踹下去顺便处理尸体,加州清光力气其实并不大,大部分玩得都是技巧,拖这么一个虎背熊腰的成年男子还是气喘个不停。

“该死的,就那家伙事多,又不能有枪声又要处理后事,啊啊啊气死我了!”加州清光把人往草堆里一扔,愤懑地拍拍手,心想这些都留给那个混蛋自己收拾去吧。

因为不识路,汇合地点又要靠着堀川这个人形导航仪来指路。可走到半路,四下基本已经没什么人,按照大和守安定的原话来说这里已经是块废弃之地,但微微侧耳,很明显就能听到不远处的争斗声。

加州清光眼皮一跳,几乎是立刻拔腿就冲了过去。入眼是躲在墙体后面不住喘息的大和守安定,平日里的淡定做派不在,衣衫凌乱,马尾歪在一旁,裤子下摆全是干涸成暗红色的血渍。似乎是注意到了自己,加州清光刚想问你是不是受伤了,就见大和守安定一个躬身就扑了过来,两个人在石子铺成的小径上滚了一遭,加州清光满脸是灰地抬头,就见原先位置留下了一排弹坑。

“你还没收拾掉?对面还剩几个?”被大和守安定拽着拉到了柱子后面,加州清光也顾不得此时窝在对方怀里这种暧昧的姿势,仰着脑袋就着急地问,“还有你这血怎么回事?你受伤了?谁打伤你的……不对,你这家伙怎么这么菜!”

“停停停!”大和守安定连忙打住加州清光这机关枪似的问话频率,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都被这人冲淡了许多,毕竟看着满脸写着担心却死活嘴硬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想笑。

“这不是我的血,看清楚了,别在那瞎操心。”

“谁……?!”

“好了不跟你扯这些了。”大和守安定好笑地摇摇头,拿枪口指了指不远处的矮木丛,“两个人,一个被我扎伤了腿,但这两人准头都有点厉害,我实在不敢近身就只好等你来了。”

最后一句话明显取悦了加州清光,他有些得以地扬扬眉,身后要是有尾巴估计都得翘到天上去。

大和守安定装作没看见,继续低声说着自己的计划。“所以既然你来了,那么接下来就是……”说到最后话音越来越低,嘴唇附到了加州清光耳边,厮磨了半晌,才晃了晃脸色已经有些涨红的加州清光,“听清楚了吧。”

“废,废话!你凑那么近,傻子才听不清!”加州清光连忙和这人拉开距离,一副“别忘了我们现在可是死对头”的样子。

“这个计划挺考验配合的,清光你可别让我失望啊。”大和守安定耸耸肩,转身又看了眼外头,准备伺机而动。

“要不是这次情况特殊,谁要和你配合……”加州清光碎碎念了几句,但最后也还是乖乖地把脑袋凑了过去,时不时打两枪试探情况。

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大和守安定轻声说了句,“走!”随后俯下身子,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加州清光不敢怠慢,连忙紧随其后。

这次的计划其实很简单,一个当诱饵一个去伏击,既然对方是冲着大和守安定来的,那自然没人比他更适合诱饵这个角色。话虽如此,但看到那家伙只身一人冲进枪林弹雨里,自己却只能为了不被发现而不断换着掩体躲藏,心里头还是有些不爽。

切,自己逞什么英雄,他以为自己是热血男主角么?人家有不死光环,你个笨蛋又没有。

正在酣战中的大和守安定显然没听到这人的碎碎念,多年形成的经验让他能精准预判到对方下一秒的动作,一手执枪,一手格斗,每一次偏头侧身都是上万次出生入死所得的结论。加了消音器的手枪没有轰然作响的枪鸣,但那细微到轻不可闻的声音却更能撩拨人的神经。因为只要出了一点差错,下一刻就是血流满地。最后一个翻滚,嘴叼着换下来的弹夹,眼眸沉静,屏住气息,扳机下扣,教科书般的近身枪斗术将那名原先腿部受伤的敌人击中倒下。

可还没等他放松一会,身后突然响起加州清光陡然拔高的声音,死亡的逼近让大和守安定几乎汗毛倒立。

“安定——!”

糟了!忘了刚才被踢翻的那个人!

细密的汗珠从鬓角滚落,紧绷的神经让大和守安定瞬间觉得这一秒过得尤为冗长,他似乎能听见枪膛里花火迸裂的声响,自己脉搏的跳动,以及不远处随着加州清光的奔跑而愈加靠近的呼喊。

“清光——!”也不知道哪来的气力,大和守安定全身的肌肉都绷紧到了极致,他奋力地大喊着,整个人向加州清光的方向扑了过去,左手五指张开向前探去。仿佛心有灵犀般,加州清光直接把自己的格洛克18掷了过去。拿到枪的那一瞬间,大和守安定立即侧滚,单膝跪地稳住身体,抬手压枪,一击毙命。

看着倒在自己身前的敌人,以及距离自己脚边不足五厘米的弹坑,一种劫后重生的庆幸从头浇到尾。大和守安定看着冲过来着急地晃着自己的加州清光,脑子里已经没了别的思考能力,他只知道他现在很想做一件事。然后他就做了。

大和守安定把加州清光死死地按在怀里,在对方愕然的眼神中,捧着那张蹭了灰的面颊,狠狠地吻了上去。



-TBC.

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马上就要期末了,非常忙,更新会很不稳定,求见谅qwq

《曾几何时下雪之日》在DAY2 F82,不要跑错啦!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6)
热度(282)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