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雷安ing
安清是心里的白月光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文:@雷安命。
绑画:@樱桃树桩

世界第一卷吹
爱我请先爱卷老师

关于

【德哈】Expecto Patronum 4

>上章戳我





「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魔鬼。」




『罗恩·韦斯莱』

罗恩伸手推开了破釜酒吧那扇摇摇欲坠的大门,引得正在低头擦杯子的汤姆从吧台后面探出头来。

“这么早就来了?”

“今天没有训练。”

轻车熟路地坐到以往的位子上,要了最爱的啤酒和黄油面包。坐在靠窗的地方不经意地随意看着,这里的清晨还算宁静,毕竟在这里潇洒的老酒鬼都是夜行生物,早餐除了汤姆几乎看不到别人。空气中弥漫着酒吧独有的糜烂气息,罗恩在老汤姆的一瘸一拐中接过了他的东西。

“嘿罗恩,你总是一大早就喝酒,赫敏肯定又要说你。”老汤姆皱了皱眉头。

抬手就是一大口啤酒下肚,酒精的麻痹感渐渐蔓延至全身。罗恩享受着这种毒品般的快感,不经意地挥手打法着老汤姆,“得了吧,我都被她说烦了。”


不同于哈利的英雄牺牲主义,罗恩很怕死。所以在毕业的时候,他没有像当初说好的一样选择成为一个傲罗,理由也是拿着母亲舍不得这个蹩脚借口搪塞过去。虽然母亲真的不愿意。失去孩子的痛苦让她日渐苍老,罗恩经常能看见她偷偷翻看着双胞胎小时候的照片,然后躲在角落里抹眼泪。

但尽管如此,罗恩依旧知道自己内心的想法。他怕死,他不想死。或许这也是为什么哈利会成为救世主,而他终究只能是个救世主的跟班吧。思想上的差距足以让他望尘莫及。

罗恩喜欢镁光灯,其实他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想要关注,想要赞美,想要被聚焦。其实这样想想是很自私丑陋的,被无限放大的虚荣心让罗恩无法逃遁。他这么的讨厌自己的本性,又不得不承认这些根深蒂固的东西。就像个不知满足的魔鬼,无限地索取,却妄图拒绝回报。


“所以说你还没决定好什么时候结婚?”老汤姆现在似乎很闲,也端着一杯啤酒晃悠悠地坐到罗恩的对面。

慢慢撕扯着盘子里的面包,罗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怎么不知道你以前这么八卦?”

“这是人之常情好么。你看你和赫敏也不小了,而且你俩交往那么久了,也一起经历过战争,难道还不准备结婚么?”

把面包放进嘴里,黄油慢慢融化,奶香味四溢。“我还没准备好。”罗恩说这句话的时候没看着老汤姆,而是把目光放空向窗外看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所有人都在翘首盼望着这场早就注定的婚礼。共同度过的学生时代,以及战争时期的出生入死,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两人在一起了。他们是那么的熟悉彼此,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默契得像是对老夫老妻。可是对于罗恩来说,他还没准备好。

战后的赫敏大放光彩,她以一种强硬的姿态进军魔法部,凭借着过人的智慧和杰出的口才,短短两年就当上了副部长,可谓是风头正盛。尽管这个过程中有曲折,有这个稚嫩姑娘没有考虑到的地方,但她是那么的聪明。

而相比于罗恩·韦斯莱,像个落魄的战争英雄,逃难般的躲进魁地奇的尖叫中,不敢再拿起魔杖。

是的,他还没有准备好接受舆论铺天盖地的评论,没有准备好如何和赫敏厮守终生。因为一生太长,他还没有准备好。


“那我先走了。”

喝完最后一口啤酒,罗恩再度披起斗篷推门走了出去。就在他准备幻影移行回去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眼前掠过。斗篷下露出来的一点点铂金发色,以及匆匆的步伐,罗恩突然感觉呼吸一滞,梅林,这人怎么看起来那么像马尔福。

抖动魔杖给自己来了个幻身咒,罗恩紧了紧斗篷瞧瞧跟在那个人影的后面。

那个人影看起来小心极了,左转右拐地从破釜酒吧的后门溜了进去,一个闪身让罗恩差点跟丢。随后那个人从斗篷里拿出魔杖,那根笔直短小的棕色魔杖更加让罗恩确信这个人就是马尔福。

棕色魔杖在墙上随意点了几下,墙壁就应声裂开。压抑的黑魔法气息扑面而来,不同于对角巷的明媚阳光,翻倒巷黑暗诡异的街道让人心生怯意。就在罗恩惊讶马尔福要去翻倒巷做什么的时候,那个人影径直走了进去。

要不要跟进去呢。罗恩很是纠结。但他真的很想了解这个曾经的“战友”,想用自己的双眼去评定他。于是在墙壁关上的下一刻,罗恩也一个闪身走了进去。




『卢娜·洛古夫德』

“嘿卢娜,你的耳环怎么了?”

女人诧异的声音这才惊动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卢娜,她眨巴着烟灰色眸子,略微凸起的金鱼朦胧得像是伦敦昨天刚下的雾气。纤细的手指抚上自己的耳垂,触到不知为何断掉的耳环,少女发出一声短暂的惊呼,像个受惊的小鹿。

“一定是蝻钩把胡萝卜给吃掉了。”卢娜这么说着,用着飘忽不定的语气惋惜着自己最喜欢的胡萝卜耳环的逝去。


战后的卢娜跟着父亲一起发展《唱唱反调》,顺便挥霍着大把时间在她喜欢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上。虽然有的时候她会把玩着手里的啤酒塞子项链,回想起曾经与好友一起战斗的日子。

朋友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从上学就一直被叫做疯姑娘的卢娜几乎没有朋友,或者说拉文克劳的人很多都没有朋友。他们大多都是疯狂的学者或是癫狂的魔法师,整日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们自命清高,不想与那些愚蠢的人有过多的接触。所以在卢娜也就只和还算比较好讲话的秋·张说过几句。但她也知道这个小姑娘并不能理解自己。

后来她遇到了哈利,遇到了很多人,很多朋友。他们就像戈迪根茶一样让卢娜喜欢。

但快乐的日子总有尽头。虽然逃亡的日子很苦,被抓住的感觉更不好,但卢娜依旧觉得那段日子过得比她以前所有的时光都有意义多了,那种和朋友在一起的感觉,无往而不胜。毕业后的大家各奔东西,虽然有想要聚一聚什么的,但时间想要统一却是很难。卢娜有的时候会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魔杖,想起曾经的日子。


“嘿卢娜,那个人又来找你了。”一起工作的同事冲着她挤眉弄眼,笑得贼兮兮的,“他看起来真的痴情极了哈哈。”

卢娜放下盘在椅子上的双腿,光着脚从办公室往下看。纳威·隆巴顿正显得有些焦急地站在门口,乱糟糟的棕色头发以及露出来的大板牙都让他看起来搞笑极了。

“或许我应该下去一趟。”卢娜喃喃自语。


纳威·隆巴顿的追求是让这个终日恍惚的姑娘措手不及的。面对着男孩结结巴巴地告白话语,以及因为涨红的面颊更突显出来的雀斑,都让卢娜突然意识到原来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但显然和卢娜这样的姑娘谈情说爱是及其难的,虽然卢娜有表达出自己根本不懂恋爱这种事情,可是纳威依旧不由分说地缠着她,企图用毅力感化这个姑娘。

“卢,卢娜!”看着光着脚就出来的小姑娘,纳威连忙走上前去,像是早有准备似的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双鞋子,“你的鞋子。”

卢娜微笑得看着纳威,结果让这个本来就紧张的小伙子更加红了脸。她接过纳威的鞋子,慢吞吞地穿上,像是欣赏艺术品一样看着鞋子上的胡萝卜,“我好像又找到了一个漂亮的胡萝卜。”

“哈利的病情怎么样了?”卢娜欣赏完了鞋子,抬起头问着纳威。

“应该还在观察中,不过有马尔福在应该也没那么危险。”

“那就好。”

随后两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一个是因为紧张得不知道要什么,另一个则是根本就没什么要说的。

“卢娜,我可以请你吃饭么?”纳威看着眼前朦胧如月光般的女孩,有些期待得问着。

卢娜转头看着他,手指不自觉地玩着脖子上的项链,“好啊。”




『德拉科·马尔福』

德拉科一直很在意布雷斯那天说的诅咒。他翻遍了家里仅剩的所有藏书依旧没有找到更多关于那个诅咒的信息,他甚至有再去过丽痕书店的二楼,可是除了寥寥几字的诅咒效果介绍,其他却没有更多了。

赫敏·格兰杰依旧致力于带着救世主找寻丢失的快乐,以至于哈利好几天都躲在圣芒戈想躲过自己可怕的朋友。于是在大家的束手无策中,哈利终于连一点点白色雾气都释放不出来了。他的脸色愈加苍白,开始出现黑眼圈,看起来像是没睡好。可是无论德拉科问再多,脸色板的多么难看,那个该死的疤头像个木头一样什么话都不说。

直觉告诉德拉科,哈利一定在掩盖着什么。

仿佛那天圣诞节两人状似亲密的称呼以及友好气氛都是幻觉,没过几天两人又恢复了马尔福和波特的冷淡语调,德拉科嘲讽式的话语也根本就没有停下来过。

“该死的圣人波特,你以为自己像个英雄一样死去很伟大么?看起来就像是可笑的孩子妄图向大人证明自己,看来战争也没能让你成熟到哪里去!”

“得了吧马尔福,你又每天板着那副面孔给谁看,如果你肯把你那没有任何用处的贵族尊严给丢掉的话你也就不会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

德拉科努力平复着自己混乱的气息,可是眼中的怒火依旧无法熄灭。对面的哈利似乎也是一样,像个牛一样喘着粗气,碧翠的眼眸狠狠地瞪着他,仿佛下一刻两人就要抽出魔杖上演六年级盥洗室的那场对决。

德拉科不断地告诉自己那是哈利·波特,是个至少还算救了自己的人。可是他依旧无法原谅哈利的那些话。像是残忍地重新揭开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让德拉科觉得自己就像个没有穿衣服的人,暴露在镁光灯下。


救世主是不会懂得。他所唾弃的贵族尊严,纯血荣耀,是对于德拉科·马尔福这个人来说所剩无几的东西。

他没了钱财,没了父母,没了家族,甚至差点没了性命。可是只有那些尊严,让德拉科像最后的守财奴一样,守着自己最后的东西。

如果连这些都要丢掉的话,不如当初就不要救他。


当然这些话德拉科并没有说,他只是平静地看着哈利,然后用冷到掉渣的语气命令着,“出去。”

哈利也在这一刻意识到自己的话有多过分,但他同样无法原谅德拉科对自己信仰的亵渎。哈利梗着脖子看着德拉科,眼眸里尽是挣扎。德拉科也就这么看着哈利,两人就这么互相对视着,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

其实他们都知道,只要有一个人说一句类似于对不起的话,一切都迎刃而解。但他们的骄傲不允许。

最后哈利消失在了门的那一边。德拉科深深地叹了口气,像是累极了一样把脸埋进双手间。


果然如德拉科所料,哈利没有再来了。看着空空荡荡的办公室,德拉科觉得自己的心也空空的,少了什么东西。

不会再有人偷偷摸摸地进门,不会再有人像个无赖一样天天在他的办公室无所事事,不会再有人每天催着他出门,不会再有例行的诊断,以及那张淡淡的笑容。

烦躁地翻着手里的文件,但他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诅咒了,被一个名叫“哈利·波特”的咒语诅咒了。


“博金博克?”

“对啊。”电话那头传来布雷斯欢快的声音,“我听说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而且你不是一直都在怀疑么?正好啊。”

德拉科沉默不语,眼神晦涩不明,他转着自己的魔杖,像那个人最喜欢的那样。

“好,我明天去一趟。”


德拉科小心翼翼地看着四周,他披了一件大斗篷,因为不想让人发现自己。比起让黑巫师发现自己,他更怕那些像臭虫一样的记者和只会胡言乱语的政客发现。

推门走进博金博克,德拉科没有四处观望,而是径直走向柜台。

店主博金先生似乎早就知道他要来,咧着嘴看着他,一股恶臭味让德拉科忍不住皱眉。

“看来马尔福先生在鄙人的小店有所需求啊。”

懒得理会这个奸商,德拉科压低声音,“你知道我需要什么,我想布雷斯应该已经告诉你了不是么?报酬我有的是,那我们能不能不绕弯子了?”

博金先生笑得更开心了,德拉科都能看见他牙缝里的污垢。弯腰从柜台下面拿出了一个盒子和一叠纸,德拉科见状就要拿,博金先生一个后退让他扑了个空。

“马尔福先生这就不对了,咱们讲究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先生这么急性子可不太好。”

德拉科愤愤地瞪了他一眼,从斗篷里掏出一个袋子放到台子上。博金两眼放光就要摸过去,德拉科魔杖一指,按在他的手掌上。“博金先生,另一手还要交货呢。”


德拉科裹紧斗篷,神色匆匆。他能感觉到身后有人在跟踪他,这种情况经常有,毕竟这里可是翻倒巷。

就在德拉科转身要走进另一个巷子时,常年战斗带给他的预警性让他一个急转身躲过了从后袭来的咒语。

该死的。德拉科忍不住咒骂,同时抽出了魔杖。

黑暗中走出来的人有不少,将近五个。他们不怀好意地靠近德拉科,贪婪地看着他怀里的盒子。德拉科不断地向后退,一刻也不敢放松警惕。他知道在下个巷口就可以幻影移行走了,只要撑到那时候。

但显然这帮人也知道德拉科的想法,为首的人直接抬起魔杖。

“Expelliarmus——”

“Protegos!”德拉科抬手挡掉了攻击,在下一道咒语来临时直接撒腿就向后跑。无数颜色的咒语在他身后响起,有的打在了石墙上,击碎的石块跌落在他面前,让德拉科一个踉跄扑倒在地。

“Avada Kedavra——!”

耀眼的绿光闪过,德拉科在这生死的一瞬间想到的居然不是自己就要死了,而是觉得这颜色像极了哈利的眼睛。璀璨,摄人心魂。

“该死的马尔福,你是被石化了么!”就在德拉科恍惚之际,巨大的拉力让他堪堪躲过了死咒,随后他看到了罗恩·韦斯莱那头曾经被他嘲笑过无数遍的红发,“快跑啊马尔福!”

罗恩一把抓住呆愣地德拉科,拼了命的向前跑去。两人的步伐凌乱,却也根本顾忌不了那么多。一直跑到翻倒巷的外围,没了那群人的尾追,两人才气喘吁吁地靠着墙喘息着。

“呼……韦斯莱,虽然……你今天救了我,但是,你也要解释下你为什么跟踪我。”

罗恩愤懑地瞪了他一眼,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抽了才会想救这只臭鼬。




『哈利·波特』

哈利一直在跑,他觉得如果一旦他停下脚步就会被无尽的黑暗给吞没了。他怕极了,手心里不停冒着冷汗,魔杖被他攥得生疼。可是这条路看起来根本没有尽头,哈利不知道自己要逃到什么时候才好。

就像是七年级的那场逃亡,毫无目标性。未知的恐惧笼罩着他们,收音机里播放的一连串的死亡名单,无休止的追杀以及他人的背叛。到底该相信谁呢?邓布利多教授么?可是当哈利看到斯内普的记忆时,却发现自己记忆力里那个慈善的教授根本不是那样的。他冷血,为了达到目的不顾一切。可是他曾经又是那么慈祥的一位老人。

所以我们究竟要如何评判一个人是好是坏呢。哈利疑惑着。

脚下的踉跄让他停下来逃跑的步伐,哈利低头,却是呼吸一滞。那是一个骷髅,还带着些许血肉,看上去像极了塞德里克。

“塞德里克……不。”哈利惊呼着,充血的眼睛涨得生疼,他颤抖着抬起头,却发现这条路上布满了骷髅,有的已经化成白骨,有的还能看见当初的模样。

这是一条修罗路。


“啊——!”

哈利从梦中惊醒,房间里布局整齐的书本昭示着他仍在自己的房间里。他粗重地喘气,刚刚那一幕幕炼狱场景依旧回荡在梦里,挥之不去。

都过去了,哈利,都过去了。

他在心里不停地安慰着自己,可是双手却一直颤抖着。哈利痛苦地把自己埋进被子里,无尽的噩梦缠绕着他,苦不堪言。那么多的姓名,那么多的人。哈利害怕看到这一切,因为看到这些的时候,就会有一个声音在心里低吟。

是你杀了他们,哈利·波特。


“哈利,你今天不去治疗么?”看着下了班依旧在跟文件奋斗的哈利,金妮奇怪地问道。

“……不去了。”哈利迟疑了半晌,复又开始唰唰唰的写着什么。

“好吧,那我先走了哦。你别太累了。”

金妮离开后,办公室终于就剩他一个人了。哈利放下笔,神色莫名地看着那些蝌蚪般的文字。

是了,他以后都不用再去了。不用再见那个人了。


那天的吵架是两个人都没有想到的。像是一直压抑着的东西在那一瞬间被释放,然后一切都向着无法控制的方向发展。无意识地吐露出的伤人话语,狠绝语气。直到那个人用着受伤的眼神看着他时,哈利才知道自己说了多么残忍的话。

是啊,对于德拉科来说,也就只剩下那些可笑的尊严了吧。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失去一切,从一个骄傲少爷变成现在的落魄贵族。

可是他依旧不能原谅德拉科对自己信仰的亵渎。救世主对于他,已经不再是一个简单名号,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东西。如果小的时候的哈利,或许还会不屑于当所谓的英雄,觉得他们都是笨蛋。但当真的站到这个位置,并且牺牲了无数人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回头了。从第一个人为他而死时,他就知道了,他已经是救世主了。

德拉科他,一定是不能理解的吧。


-TBC.

_(:з」∠)_首先我要先道个歉,最近发生了很多事,马上也要期末了没什么时间写文。其次我还想说,最近心情一直很糟糕,也不仅仅是生活上吧,关于写文这方面也有不少事让我难受。其实最初只是因为想找点事做,然后就想来写文吧。并不想写多少,或者多有名。可是虚荣心这种东西每个人都有,所以当我开始写的时候,我就发现我也开始在意起了评论在意起了热度,这让我很郁闷。因为我并不喜欢这些东西,真的很影响心情。

而且有的时候也会很愤懑,觉得很多不错的文章都被埋没,而不怎么样的文章却热度那么高,大概是粉丝效应吧。其实说这些也不是想怪什么,我只是也想承认自己的虚荣心,我在乎这些热度评论,很低的时候我也根本没动力写下去。果然我,也不是什么圣人呢。哎,对不起。

大家圣诞快乐,提前元旦快乐。

评论(9)
热度(87)
  1. Moon老Mercury. 转载了此文字
    等更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