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03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02







03

对于当时年仅七岁,再过一个月就要八岁的安迷修来说,冲击无疑是巨大的。他的世界单纯又童话,爱憎分明,喜恶都写在脸上。他也像所有普通孩子一样是个视觉动物,因为对方美好到毫无瑕疵的外表就轻易交付信任,在剥开糖纸后发现其实内里早已爬满蛀虫而郁郁不欢。就像现在发现雷狮其实会做和帕洛斯、佩利一样让他讨厌的事情时,一种油然而生的被欺骗感不断涌上心头。

“但这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不是么?”凯莉听完这一长串的絮絮叨叨,总结前因后果,如此下定论道。她摆弄着自己的蓬蓬裙,在裙角的小亮片快要被揪下来之前堪堪停了手,有些无奈地双手环臂,看着眼前萎靡不振的好友。

“我说啊,说不定他就是这样的人呢?讲真我从看到这人第一眼就觉得不太对劲,就像……啊对,就像你爷爷常跟你说的那种恶党的气质一样!就算外表再怎么掩人耳目,本性还是难移呀。哇安迷修,我刚刚是不是用了个成语?”

“是,语文老师要是听到一定得感动得哭出来……”安迷修把脑袋闷在书缝里,有气无力道。

“就你话多——”凯莉没好气地哼哼两声,一个手刀劈这人头上,力道不重,只让呆毛晃荡了两下,“别在这要死不活了,不就一个雷狮么?能别弄得跟失恋一样好么。想想你的隔壁班花王二丫,老师上节课才说过做男人不能始乱终弃……”

眼看凯莉越说越扯,安迷修赶紧草草打断,推着小姑娘的后背,把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给送回自己位置上。准备回自己座位时刚好碰上迎面走来的雷狮,这人似乎刚从外面疯完,校服衬衫前后都被汗液打湿,深一片浅一片像是什么涂抹不均的色块,头发凌乱着,脸庞因为喘着粗气而面带绯红。

雷狮此刻正迫切地想要回到自己座位上休憩找水喝,拿手一会擦汗一会扇风,试图降低皮肤表面的温度。埋着头一路小跑,结果没成想走到一半前面横挡了一座“墙”,恼怒抬头,才发现原来是那个傻子邻居。但他虽心里骂骂咧咧,面上却只是抿抿嘴准备打招呼。可他又哪里知道自己早就在安迷修这暴露得一干二净,所以当这个只要自己一说话就乐得仿佛久旱逢甘霖的人完全当没看见他似的漠然走过去时,雷狮自己都愣住了。他莫名其妙地转头看着对方瘦小的背影,皱了皱眉,心里或许想到了些什么,但这些也很快就在铺天盖地的热气中被蒸腾殆尽。

安迷修起初还有些不信邪,他性子执拗,什么事都喜欢一探到底。这回也不例外。

一开始他还担心不和雷狮讲话会不会让对方起疑,过了几天才发现这压根就是白操心。瞧着一下课就拽着书包和帕洛斯、佩利两人冲出去的雷狮,模样兴奋得活像冲出牢笼的小兽,哪像以前自己下课邀请他回家时那满脸的不情不愿。安迷修有时候的确有点这个毛病——家里从小教育他要乐于助人,他便成天满腔热血帮这帮那,也没问别人到底愿不愿意。眼下雷狮这前后对比鲜明的样子,安迷修就算再傻,也能看得出这人压根就不想和他玩。

但那时候雷妈妈会常常私下来找安迷修问问雷狮近况,顺便翻翻那个小本子。一般小屁孩的思路都是你不和我玩我也不要和你玩,可偏偏到安迷修这行不通。他性子软,再加上雷妈妈又是一副不能照顾好孩子泫然欲泣的慈母形象,再怎么不乐意,安迷修还是认命地天天拿着纸笔追在雷狮后头。

好在雷狮玩得疯,又和帕洛斯、佩利两人成立了个什么雷狮海盗团,压根不会注意到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尾巴,这才能让安迷修这么一记,就是十多年。

 




在认清雷狮的恶劣本性后,安迷修就早早丢弃了曾经要当对方骑士这种可笑念头。秉承着铲奸除恶的信仰——虽然那种小屁孩根本算不上恶,安迷修有时甚至会跳出来制止雷狮欺负人的嚣张行为,试图伸张正义。

结果正义有没有得到伸张他不知道,他和雷狮反倒因此结下了不小的梁子。

其实若是换个别人,要想治一治雷狮完全可以在那个本子里打小报告让雷妈妈回家抽他屁股。可安迷修非要认为这种做法太过小人,本子上记录的毫无意外也只是日常琐碎,那些什么砸玻璃、塞虫子的坏事一件没提,顶多来句上课不专心,完全无伤大雅。

从那之后海盗团的日常整蛊就从旁人大部分转移到了安迷修身上。但因着两家大人的关系,雷狮整安迷修从来都不是以往的那一套。他绝对不会在安迷修身上留下任何肉眼可见的伤害,甚至在到安迷修家做客时还笑眯眯地称兄道弟。雷狮脑子灵光,不用怎么学都能轻松考个满分,他知道安迷修是个死读书的,于是大部分时候都是从心理上来刺激对方。一会假借安迷修名义传个情书,一会故意拿着满分的卷子在对方面前晃悠,总之怎么气人怎么来。

安迷修嘴笨骂又骂不过,打的话更是一挑三毫无胜算,只能憋了一肚子气拼命在本子背后写咒骂雷狮的坏话,可最后又觉得这样做有辱骑士道,那几页纸还给撕了藏到文具袋里。

凯莉本来想帮忙,可安迷修怕雷狮他们欺负女孩子,说什么都不让。反倒是在一次次挑衅中心性愈加沉稳,任由雷狮怎么弄面上都面无表情,当然——除了手里的那支笔还在小本子上记个不停。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高中前。由于都在一个学区内,从小学到初中,身边的几张脸都没变过。好不容易熬到了中考,省内公认最好的市一中是必须通过考试进去的,安迷修满心欢喜以为终于能跟雷狮说再见,结果忘了这家伙成绩也丝毫不逊于自己,开学第一天走进教室就瞧见坐在最后一排敲着二郎腿的雷大爷。

尽管很不想承认,但雷狮那时候真的很帅。他本就皮相好,脱去了幼时的白嫩精致,五官线条利落如斧磋,剑眉桃花眼英气逼人,再加上如树苗般抽条的颀长身材,甫一进校,就吸引了无数目光。

雷狮原本正坐在动漫中独属于主角位置的椅子上无聊地看着窗外风景,就感觉到一股灼热视线,微微偏头恰好看见安迷修正百感交集的站在门口瞧着自己。雷狮也不是当年的小屁孩了,早在上初二不久他就停止了捉弄安迷修的行为。说来也奇怪,两个人从小认识,扳手指算算也能算是竹马成双,可偏偏彼此连手机号或者任何社交账号都没有,除了在各自家长面前逢场作戏装作关系不错,平日里连句话都懒得互相搭。雷狮和他的海盗团厮混,安迷修则捧着书本继续当他的好学生。

这一次视线交汇也是。雷狮只是默默把目光收回,继续偏头看着窗外放空。安迷修也没想过什么友好地打个招呼,随便找了个位置放下包拿出课本就开始温习准备开学后的入学考试。

但安迷修并没有看进去多少,他选的座位靠后,眼睛往后一瞟就能看见雷狮。几乎是多年的习惯作祟,看见雷狮开始趴在桌上打瞌睡,安迷修第一反应就是从包里掏出个已经有些老旧的本子。

其实雷妈妈自初中以后就很少来看过这个小本子了,她也没说要不要继续记录,安迷修想大概是事业太忙早忘了这一茬。可当某些事情成了生活中每日的必修课,要想改变,还是很难的。就像他现在已经习惯了去观察雷狮,去分析他一举一动背后的含义,去揣摩他做这件事的动机。说来荒谬,他就算对哪个女孩子都没这么上心过。

除了雷狮,凯莉也考到了安迷修所在的重点班。昔日蓬蓬裙里的小公主现在出落成了青春靓丽的美少女,刚满脸欣喜地跑到安迷修座位前,他就明显能感觉到自己收获到了不少隐含敌意的针刺目光。

认识格瑞也是这个时候。作为同样相貌出众的帅哥,一下课,格瑞座位旁就围满了叽叽喳喳的女生。奈何属于冰山系,冷冷的一句“请不要打扰我学习”就直接吓退了一众女生。安迷修本以为这么高冷一定不好相处,但在分到同一个兴趣小组后,两人简短了交谈几句安迷修就发现似乎这人并没有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漠。

真正熟稔起来还是因为开学的一个月后安迷修碰巧捡到了格瑞的学生卡,本来是想好好瞧瞧这究竟是谁丢的,结果刚把卡从卡套里拿出来就发现正好一张照片也跟着飞了出来。后来交给格瑞时才知道原来照片里那个笑容仿若午后灿阳的小少年正是对方从小玩到大的竹马。

安迷修当时心想巧啊,竹马我也有一个,正准备和他说说自己跟雷狮的孽缘时,格瑞的下一句话就让安迷修直接把剩余的没说出的话都给咽回到肚子里去。

格瑞说,他一直暗恋着自己的竹马。

 




如果说七岁那年雷狮本性的暴露是对安迷修幼小心灵的一次巨大冲击,那么十五岁这年格瑞毫不隐瞒的恋情相告便是第二次。

作为一个传统了十五年一直以为男女才能相爱的正常男性,安迷修第一次听说男男也能恋爱,并且还依据情况从明到暗分了不同阶段后,着实吓得不轻。但吓归吓,为人着想的美好品德让安迷修当即强忍下内心受到的冲击,平稳着心神直面上格瑞的视线。

这一看,他反而呆了呆。与七平八稳的声音不同,格瑞此时紧抿着唇,目光闪烁,也像是在紧张的样子。他略显不安的看着安迷修,捏着照片的五指紧缩。

这下子,安迷修彻底反应过来了。他立马摆摆手,面上恢复起以往的笑容,拍拍格瑞的肩膀,故作八卦地把脑袋探到跟前,揶揄道:“哇,这得暗恋多久了?格瑞居然这么专情,怪不得对那些女生们都置之不理呢。”

轻快的语气让格瑞很快放松了下来,尽管表面上依旧是神色寡淡,但从那逐渐舒展开来的眉眼看,倒的确带着几分如释重负来。

“谢谢。”他语气陈恳地说道。

不知是不是因为保守秘密并且顺利接纳的关系,那之后他们的关系比以往好了更多,再加上凯莉时不时凑过来,三个人常常结伴出现在一起。

因为凯莉跟安迷修是从小长大的,什么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当格瑞第一次见到安迷修记得密密麻麻的小本子时,他几乎是诧异地眨眨眼,脱口而出道:“安迷修,你喜欢雷狮?”

“噗——”正在喝水的凯莉直接喷了出来,她咳嗽着到处找面纸,好不容易缓和过来,整个人都笑得前仰后合。

“没,没有啊!怎么会这么说啊格瑞。”安迷修目瞪口呆地看着一脸冷漠的少年,连笔什么时候从手里滚落都不晓得。

“这是……怎么说这是一种习惯,总之就是很复杂来着……要细说的话,总之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安迷修慌乱地手舞足蹈,一会指指自己一会指指本子,那样子似乎是拼了命地想和雷狮撇清关系。

然而一旁的凯莉就爱拆台。她笑开心了就翘着腿跟格瑞说着安迷修以前的糗事,并告诉他这人每天是怎么跟踪雷狮尽职尽责当着记录员的。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安迷修你偏不听,看看格瑞这下戳穿了吧。简直就是当了这么多年的跟踪狂好么?这都没点感情我根本不信。”

“拜托我跟他话都不说一句的……”安迷修眼看再怎么费口舌都没用,哭丧个脸揉着眉心,“再说一个恶党我有什么好喜欢的,喜欢他欺负我么?”

“恶党?”格瑞奇怪地看过来。

“哎呀,就是安迷修骑士道那一套,他管坏人都叫恶党,这么多年了还是中二病没治好。”凯莉摆摆手,一脸没救了的表情。

“你才中二病——”安迷修一脸愤懑,但这位霸道的小魔女面前权当没听见。最后只能任由凯莉拉着格瑞贼兮兮地分享着自己对为什么安迷修暗恋雷狮这个问题的分析,只剩下可怜的当事人缩在角落默默在心里反抗着。

真的是太扯了,骑士怎么可能会喜欢恶党么?安迷修撇撇嘴,捡起扔在一旁的小本子揣进怀里。更何况他第一眼见到那家伙,就确定自己肯定讨厌他了。

对,一定是这样的。




-TBC

赶上了我的妈,圣诞快乐!!!

捡起来这篇更新了起来,虽然估计你们早就忘掉前面讲啥了噗。


个人归档: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25)
热度(988)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